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淞滬抗戰-40】淞滬抗戰歷險記(藍中民 時任第廿一集團軍第一七〇師第五〇八旅第一〇一六團第三營第十連排長,第一營第二連連長)

七七蘆溝橋事變後,八月間,我團奉命由廣西河池出發,經柳州到桂林集中,首先步行到湖南衡陽,乘粵漢路火車到漢口,再乘平漢路火車出武勝關入河南,經信陽到鄭州。由鄭州轉乘隴海路火車經開封徐州到連雲港佈防,這是1939年9月間的事。

 十月初,我團奉命開赴上海參加對日作戰,即由連雲港乘火車到徐州轉津浦路經南京到鎮江,改步行到常州,住一晚,繼續向上海前進。我第七軍全部到達上海後,在南翔車站分配先上大場參戰。敵機群,大砲對我陣地猛烈轟炸掃射,坦克配合敵地面部隊向瀏行藴藻浜一帶友軍陣地猛攻,企圖突破我方防線,戰鬥至為激烈,我友軍傷亡慘重。我第七軍不顧一切危險,即於十九日白天增援友軍,在前進戰鬥中,受敵機狂轟掃射,濃煙蔽天。我軍旅長龐漢禎,秦霖,夏國璋三人犧牲了,我團團長黃法浚受傷了。這時全軍憤慨,都抱著與陣地共存亡的決心,與敵血戰到底。

 第廿一集團軍提升我團第一營營長謝志恆團長職,兼第一營營長。於當天下午三點,我第五〇八旅急進到達瀏行藴藻浜一帶部署戰鬥任務。我團第一,二兩營為第一線,第三營為團總預備隊。開始挺進時,敵飛機大砲猛烈轟炸掃射,第一,三兩連長和我連黃排長受傷了。部隊雖傷亡慘重,但仍不顧一切前赴後繼沖上火線,和友軍協同對敵戰鬥。黃昏後,友軍奉命撤回後方整理,有我旅負責固守陣地。

 次日(廿日)上午七點左右,敵氣球升上空中,觀測我方情況,繼用飛機大砲狂轟濫炸,不斷的摧毀我軍陣地。至下午兩點鐘左右,敵用坦克三輛掩護步兵向我陣地猛攻。當時我第二營營長王有清,見敵坦克三連掩護步兵向我陣地猛攻。當時我第二營團營長王有清,見敵坦克衝來,後續部隊未到,即指揮全營官兵向敵坦克逆襲,結果被敵坦克上面小鋼炮擊中犧牲,全營動搖。第三營趕上增援,中途被敵砲火和飛機用機槍掃射攔阻,第三營官兵不顧一切,前赴後繼,傷亡慘重。第二營官兵潰退下來,陣地失守。該營左翼第一二六團連長吳漢強(上林人,我軍校同期同學)陣亡,該連陣地同時失守。我陣地前面幸有一條小河,天然障礙,敵坦克衝不過,陣地未失。敵佔領第二營陣地後,受我營火力側擊,再不敢深入。但敵機仍在我陣地上敵空掃射,使我部隊不敢抬頭,我惱火了,令士兵除對地面敵人射擊外,其餘步槍輕重機槍對空射擊,敵機才不敢再敵空威脅我們。當時我第一七一師擊落敵機一架。

 黃昏時,謝團長和第三營黃營長到前線來,我把當天戰鬥經過情況向謝團長匯報。謝團長說:“羅旅長隊今天戰鬥很不滿,他說我們第七軍在國內外素有鋼軍聲譽,守這個陣地不到兩天就失了,成什麼樣子。今晚如不把第二營陣地奪回來,從炊事兵到團長都要殺光。”黃營長當時答復:“我們一定想辦法收復陣地。”謝團長說,第二,三兩營今天官兵傷亡和被沖散了很多,集中起來不知有多少?我團三個營十二個連長已傷亡九人,只三人倖存。第一二六團吳連一個周排長,帶兩班士兵(廿多人)到我處說:”該連吳連長陣亡,陣地失守,怕羅旅長怪罪,特來匯報,看如何發落我吧。“我說不會的,你暫時安心在這裡,待我團長回後方,用電話與你團聯繫,通知你再回去,我連剩的飯菜你們拿去吃,就地休息。黃營長也把第二,三營官兵集合到我營附近。這時,謝團長說:”我們現在決定,第一營陣地由黃營長指揮,第一,三連,機槍連和第一二六團周排長負責防守。今晚,由藍連長率領本連及指揮第二,三營現有官兵向敵夜襲,收復第二營陣地,不准任何人畏縮不前,違者軍法從事。問我有什麼意見,我說軍人以服從為天職,絕不推辭,不成功便成仁,以報答國家民族的期望,回去請旅長放心。

 團長和黃營長各自回去後,我即問各營有多少人,歸哪個負責。第二營有個排長說,我營現在尚有七十多人,武器全,暫由我負責。我說,你暫編為六個班,你自己負責指揮三個班,選一個上士班長負責指揮三個班,六個班統由你指揮。第三營有兩個排長,士兵九十多人,武器全。有個排長說,我們統歸李排長(名字不記得)指揮吧。我說,那你們可以編兩個班,現在我們就要部署進攻。進攻時,要注意幾點:(1)要肅靜,不准發出音響;(2)要注意聯絡;(3)要聽指揮不准擅自後退。第二營在右,第三營在左,我連在中間,部署定後,排成一線匍匐前進。

 我連前進到一個水塘附近,利用三個墳堆暫時休息,派傳令兵向第二,三營聯絡。回來說,第三營與連距離四五十米,中間一段無人,第二營官兵集成一堆停止在一個窪地內不動。我便親自過去對他們說,我們今晚的任務要向敵人襲擊,收復第二營陣地,如果作一堆停止在這裡,不但不能完成任務,還可能被敵人殲滅,請大家起來排好隊伍,取好聯絡,共同前進,你們向左延伸同我連聯繫。我匍匐回原地,再令第三營官兵向右靠,與我連聯繫,一同在棉花地匍匐前進,前進一段停止一會兒。聽取情況,觀察地形。當我軍匍匐前進距敵不願時,天差不多快亮了。不能再猶豫不決,我即發出衝鋒口令,撼天動地沖上敵陣,投擲手榴彈,用刺刀與敵人拼搏。衝到敵壕時,碰著一個敵隊長,他用左輪手槍向我射擊,彈由我左邊耳朵飛過,我手槍同時發射,彈從他小腹穿過,他倒地了,我士兵在他身旁拾得左輪手槍一枝,戰刀一把,又從他身上搜到未婚妻及他妹妹相片,手錶等東西。敵人經過我軍這樣猛攻衝殺,天亮時,狼狽逃竄。我們即用火力追擊,奪回了第二營陣地。

 在戰壕內外,見敵我陣亡官兵屍首混在一起,血流遍地。我王營長(友清0屍體,胸部受刺多處,慘烈之狀,目不忍睹,淚水不禁奪眶而出。

 當時,我派傳令兵去通知黃營長,即用電話報告團部,吿以第二營陣地已奪回來了,但士兵傷亡過多,速增派援兵,否則很難守住。團長嚴厲的回答說,無論如何要固守,絕不能再放棄,現只能先派團特務排增援。增援時,該排跑到半路,被敵機轟炸掃射,僅有一班人一挺機槍到前線增援,余皆傷亡或被沖散了。敵反攻激烈,正在危急,再報請團部派兵增援,否則功虧一簣。答稱由第一二六團派一步兵連趕來增援。該連來時,途中又被敵陸空砲火截擊,結果來了一排人,輕機槍兩挺。激戰至下午兩點鐘左右,敵再次用飛機大砲坦克掩護敵地面部隊向我陣地猛攻。我方官兵傷亡殆盡,斯時無法支持,所余殘兵潰退下陣來,鎮壓不住,我撤出戰壕,敵彈如雨,紛紛飛過身旁頭項,我左手受了傷,劇痛難堪。士兵跑到原第一營陣地前跳下小河,得第一營火力掩護爬上河岸。我當時已力竭,加上河邊滑,爬不上,幸得一名士兵把一根竹竿放到河邊,我拉著竹竿爬上岸。稍微休息後,查點人員,我連有兩個排長都犧牲了,幸村士兵49名,第二,三營特務排和第一二六團倖存的也不多。黃營長先帶第二,三營特務排殘部回團部,第一二六團由周排長率領該團少許殘兵歸回原部。我仍率領第一,三兩連和機槍連守原陣地,監視敵人。到半夜才接團部命令,把全部帶回後方休整,陣地由友軍重新部署作戰。我撤退時,就有不少士兵哀求說,我腿斷了,走不動了,請求連長設法帶我們回去吧!不然就給我們加一槍,免得受苦。我難過的對他說,我自己背不上你們,各弟兄們都帶有彈藥武器,怎能扶你們走,請你們安心在此,待我回去請團部派擔架抬你們回去吧!此時真有”古來征戰幾人回“之感,後來有沒有擔架去救他們,不得而知。

 我回到後方時,就有很多同事來為我祝賀,有的把我擁抱起來,說:“你幾天來日夜在戰場上和敵人肉搏拼戰,今得安全歸來,真是萬幸。你連上人員武器損耗,由特務長調查報請團部處理。”大家熱情的勸我找個地方休息,同事們要我把戰場上親身經歷的情況談談。我說戰場的事,慷慨悲歌,一言難盡,可以簡單談如下幾點:

(1)敵人對我們作戰,是有計畫有步驟的,每次對我們進攻,都利用白天進行,敵陸海空機械化部隊配合作戰,發揮其優勢。每日上午八九點鐘,先用氣球升上空中觀測我陣地,後用飛機大砲狂轟濫炸,儘量摧毀我方陣地,繼用坦克掩護其步兵向我方陣地猛攻,如被我方強有力還擊,敵方不得逞時,即迅速撤退,停止攻擊,到夜間,又使用照明彈照明傘探照燈等光帶交織四射,照耀天空,如同白晝,然後陸空配合不斷轟炸我陣地。

(2)不管敵人如何猛烈攻擊,但我官兵在戰場上都很勇敢,視死如歸,每次上火線,與敵砲擊,飛機轟炸,仍不顧一切,前赴後繼,向前直衝,有的攀上敵坦克投手榴彈,以血肉之軀和敵優良武器搏鬥,悲壯激烈,撼天動地,充分體現了他們忠勇愛國的崇高精神品質。

(3)戰場上我方後勤工作太差,簡直不見一個醫務人員為傷員包扎,擔架隊也寥寥無幾,有很多重傷官兵丟在戰場,沿途流落,任其自生自滅。“傷無人抬,死無人埋”的怨聲,不絕於耳。

(4)我方飛機大砲居於劣勢,白天不敢出動,飛機有時夜間出擊,但大都盲目投放,收效不大。

(5)雲南部隊王甲本副師長在前線視察陣地,經過我連防地時,和我交談彼此戰鬥情況。我說幾天來,我廣西部隊損失很大。後來王副師長說,他們的部隊傷亡更慘,將士屍體,填滿戰壕。

(6)由江灣大場藴藻浜瀏杭至羅店一帶,一百幾十里戰場上,所有村莊廬舍,皆被敵機大砲轟炸摧毀,夷為平地,一片焦土,人民流離失所,淒慘之狀,罄竹難書。

 我和大家交談到深夜,各自入睡,而我一閉眼,仍然為戰場上那種慘狀盤縈腦際,輾轉不能成寐。我旅經此次戰役,傷亡大半,兩團人編成不足一個團。十一月九日,上海戰局全面轉移,我第七軍沿太倉公路撤退,第五〇八旅於九日下午八時行動,隨軍部轉移,令我連九時後待全軍撤完,在後收容落伍人員跟進。但我部隊一接到撤退命令時,爭先恐後,於八時許已經撤完。到嘉定附近時,遇著一群由嘉定跑出來的老百姓,說嘉定日軍已進了城。我們轉移到太倉公路時,見各部大軍潰退下來,凌亂不堪,軍民擁擠,毫無秩序,此時已找不見第七軍部隊了。落伍士兵說,到瀏河橋(木板)上,見中央工兵部隊(大概一個營)安放幾十桶煤油準備燒橋。該部隊長說:“不管你們哪一部,過得過不得,我奉命一到時間就燒橋。”大家都憤激的齊聲大喊:“你現在若燒橋,不給我們通過,先把你殺掉再講。”於是大家做戰鬥姿態,擁搶過橋去。有的把馬匹趕下河,拉著馬尾過,但多數馬匹及各種輜重和個人行李,過不了河的都丟了。過了太倉,天剛亮,幸得濃霧蓋天,敵機未出動,人山人海,在公路上田野間,紛紛亂跑。到上午八時左右,雲消霧散,天氣晴朗,敵機成批飛來,對我潰退軍民狂轟濫炸,敵空掃射,隊伍更凌亂不堪,無法掌握。我即令全連官兵自行分散,跑向左前方有棵紅葉樹村莊附近集合。我同三位見習官和幾名傳令兵沿公路走,敵機投彈,我即滾下路旁水溝,躲避炸傷,兩名見習官和一名傳令兵,但勉強能走。我趕到指定集合村落時,全體官兵已先到達。想不到,這時還有老百姓送來稀飯給我們吃,這稀飯飽含著同胞骨肉之深情,真使我們感激不盡。吃完後,我把錢給他們,他們都堅決不收,我一再感謝他們的好意,灑淚而別。

 傍晚到達常熟附近,團部派人在路口等我們。常熟街中被敵機轟炸,房屋多處倒塌,商品散落滿街,人民生命財產損失無數。出西門到虞山附近宿營。十三日天亮時,團長謝志恆責任心強,又很關心前線官兵,親臨視察慰問。謝團長剛走上便橋兩步,遭敵機掃射,他腹部中彈倒下,衛士把他從小河拖上岸背回來,他臨終說了幾句話:“我完了,望你們繼續努力殺敵,報仇雪恥,挽救國家民族危亡,爭取最後勝利。”抬到後方急救無效,他光榮犧牲了,把他安葬在江蘇省常熟縣虞山上,今憶往事,隱痛猶存。

 當天下午七時,我第七軍向無錫撤退。半夜,到無錫時,因部隊太多,互相混雜,在黑夜中找不見第七軍部隊,緊跟大軍向西行動。沿途經過村莊,聽見不守紀律的部隊(中央軍和各省部隊也有)一到村邊就放冷槍,嚇走老百姓,趁機進村宰雞殺鴨,翻箱倒櫃,無所不為。他們經過大街小店,搶吃搶喝,群眾反感極大,是抗日革命軍人之大恥。十四日上午八時許,到達常州(武進),我連官兵奔走一夜,疲勞飢餓,走不起路,我決定在車站附近做飯,又遭敵機轟炸,敵機過後,我們繼續向鎮江疾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淞滬抗戰-39】第廿一集團軍(中央軍) 寸土不讓,尺地必爭(瀋治 時任第廿一集團軍第七軍第一七〇第五〇八旅第一〇一六團團長)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