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淞滬抗戰-52】空軍 中華戰鷹,殊死報國(王倬 時任空軍第五大隊分隊長)

 1932年下半年,我時年19歲,考入筧橋中央航空學校肄業,原屬第二期,後來以過去中央軍官學校所辦航空班為一期,所以改為第三期。1934年年底畢業,留校任空軍少尉飛行教官。1936年航校在廣州和洛陽兩地設立分校,我被調任廣州分校飛行教官兼考試官。1937年春,在南昌成立空軍司令部,我赴南昌任第五大隊第廿四中隊分隊長。同年,八一三戰役發生,即參加空戰,直至上海陷落。現將親身經歷和所見所聞,追記於後。事隔四十多年,有些地方記憶不清,請知情者指正和補充。

  1. 初戰告捷,擊沈敵艦

 盧溝橋事變發生時,國民黨的飛機都集中在江西南昌青雲譜飛機場,大約有二百五十家。這些飛機來自三個方面:(1)原有的舊式飛機;(2)為祝賀蔣介石五十壽辰而捐獻的飛機,計有一百架;(3)兩廣事變後陳濟棠的廣東空軍飛機。在南昌的空軍共分九個大隊,下設中隊,中隊下有分隊。

 1937年七月底,南昌報紙以《空軍為何還不北上抗日》為題,公開對空軍提出質問,迫使空軍不得不令第一大隊(大隊長為張廷孟)和第四大隊(大隊長高志航)離贛北上,準備進駐察哈爾的陽明堡機場,參加抗日戰爭,實際上只到河南周家口機場就停留了下來。

 八月四日,第五大隊第廿四,廿五中隊被調往揚州機場,第廿八中隊調往句容。揚州機場設備簡陋,沒有住房,我們住在西門外一座小土地廟裡,既無床鋪,桌椅,又無被褥,好在天氣還熱,我們便席地而睡。土地廟附近沒有飯館,只能派人進城買大餅,油條充飢。後來與南京方面聯繫,才解決了吃飯問題。

 八月十三日午夜,我正在隊部值班,突然接到蔣介石從南京打來的電話:“在長江中的日本五十艘軍艦和輪船,正在向東逃跑。你們大隊立即帶上炸彈,於拂曉前出動追擊,加以殲滅,但已經停在黃浦江裡的,則不准轟炸。”我馬上向大隊長丁紀徐做了回報。

 蔣介石要我們在拂曉前轟炸,事後得知其中原因是:上海虹橋機場事件發生後,蔣介石在南京召開軍事會議,參加者有汪精衛嗎,白崇禧,何應欽等人。會議決定,如果上海發生戰事,立即封鎖長江,不讓日艦逃走。當時做記錄的行政院機要秘書黃浚是個內奸,把這消息告訴了日軍,日軍連忙將長江內的船隻全部撤離。為此蔣介石大發脾氣,將漢奸黃浚槍決,並於十三日深夜下令第五大隊予以追擊。

 大家聽到出戰的消息,情緒非常激昂。丁紀徐命令中隊長劉粹剛率領十八架霍克-II式驅逐機,各載五百磅炸彈一枚執行任務。參加這次作戰的有梁鴻雲,王倬,雍沛,袁葆康,董慶祥,姚傑,余騰甲,胡庒如,董明德,張偉華,宋恩儒,劉依均,鄒賡續等人。

 我們這批飛機越過江陰要塞,沿著長江向東搜索前進,但敵艦都以跑完了。失望之際,遙見吳淞口東白龍港尚有日艦一艘,長機立即下令改變隊形,一架接一架的向下垂直俯衝投彈,第一枚炸彈沒有擊中,第二枚是副隊長梁鴻雲投的,正中敵艦尾部,濃煙瀰漫,逐漸下沉。其他各機也陸續投彈,把日艦炸得無影無蹤,艦上的侵略者全部葬身魚腹,我們懷著喜悅的心情安全返抵揚州機場。

2. 杭州上空,戰鬥激烈

 八一三事變的第二天,杭州上空也發生了激烈的戰鬥,擔任這項戰鬥任務的是原來駐在河南周家口的空軍第四大隊。

 第四大隊大隊長高志航知道上海已經打起來了,急不可待的單獨駕了飛機到南京,向空軍總指揮部請纓殺敵。空軍總指揮部是國民黨於七七事變後成立的,周至柔任總指揮,毛邦初任副總指揮,張有谷位參謀長。周至柔批准了他的請求,命第四大隊飛杭州筧橋機場待命。高志航就以:”十萬火急“的電報打給周家口第廿一中隊中隊長李桂丹,轉達這道命令,並囑咐金安一把高志航的座機一併飛往筧橋。第四大隊有三個中隊(第廿一,廿二,廿三中隊),接到大隊長的電報後立即起飛。這天天氣很壞,雷雨交加,但為了參加抗戰,依然冒險航行,在廣德加油後,就向杭州進發。到了溧陽上空,在雲堆裡發現九架日本轟炸機,有飛行員準備給以截擊,那時飛機之間無法通話,便搖晃機翼向中隊長黃漢光請示,黃以未奉上級命令,不敢下令行動。因此,這九架日機在我們眼皮底下溜走了。

 高志航先到杭州筧橋,剛下飛機,即有空襲警報。當時機場上只有一些教練機,不能作戰,第四大隊的飛機尚未到達,而從台灣新竹出發的日本海軍木更津航空隊即將到來,高心急如焚。

 在敵機來襲的前幾分鐘,李桂丹率領的第廿一中隊和毛瀛初率領的第廿三中隊先後著陸。高志航叫大家不要下飛機,立即起飛,自己也跨進座機,飛往空中。經過一番空戰,旗開得勝,首先打落敵雙發動機的重型轟炸機一架,這是日軍的帶隊長機。這場戰鬥共擊落敵機六架,狠狠打擊了日本侵略者的氣焰,也打破了日本木更津航空隊不可戰勝的神話。事後得知,木更津航空隊隊長因而自殺。

 十五日,敵方木更津航空隊再次襲擊杭州,第四大隊當即起飛迎戰。從十四日下午至十五日上午,高志航僅僅休息了一兩個小時,體力不能支持,但仍英勇作戰。在戰鬥中,第四大隊又獲大勝,打落了好幾架敵機。至此,全大隊的飛行員都有了打落敵機的記錄,一般是一架,而以分隊長樂以琴打落最多,一口氣擊落了四架。但第四大隊也有傷亡,高志航被擊中一彈,右臂受傷,吳可強光榮犧牲。樂以琴對大家說:“我們今後要永遠紀念他,要為他報仇。”

 杭州居民聽到第四大隊戰果輝煌,非常高興。市長周象賢來到機場慰問,講了一些鼓勵的話,並送來了大批慰勞品,有麵包,汽水,水果等。同時,南京空軍總指揮部宣布,凡參戰的飛行員,八月份薪水一律發雙餉,今後飛行員的伙食由國家供給,每月每人位法幣三十元。

3. 瀋崇海,任雲閣,閻海文壯烈犧牲

 杭州空戰後,我軍又頻頻出擊淞滬,與敵機殊死搏鬥,沈崇海,任雲閣,閻海文英勇犧牲,尤為悲壯。

 沈崇海清華大學畢業後投考空軍,入第三期轟炸科,畢業時名列第一,平時總以盡忠報國自勉。當時他為第二大隊第十一中隊分隊長,接到出擊任務,偕第六期畢業的轟炸員任雲閣,駕駛諾斯落潑雙座輕轟炸機,率機六架從廣德機場起飛。飛至長江口發現敵艦,這時飛機突然發生故障,他決定繞道浦東,命令後座任雲閣跳傘在我軍陣地降落,自己則駕機撞毀敵艦。但任雲閣堅決表示與瀋同生死,於是瀋開足馬力,推下機頭,穿過敵人高射砲火網,帶著一枚八百磅的炸彈俯衝,與敵機同歸於盡。後來拍了一部電影《鐵鳥》,就是敘述這件事跡的。

 閻海文是航校第六期畢業,在第廿四中隊當見習官。從抗戰開始那天起,他就天天盼望接受任務去痛快殺敵。

 八月中旬的一個早晨,指揮部命令第廿四中隊派機六架,各帶一枚五百磅炸彈,轟炸上海天通庵日軍司令部。本來每天出任務的名單和飛行位置都寫在黑板上,閻沒有排上號,他感到心焦,不斷請戰,甚至流下眼淚,不得已允許他擔任我的二號僚機。

 我們到達目標上空時,敵人高射砲火猛烈,我們機身震顫,但絲毫沒有影響殺敵的決心,三千磅炸彈全部命中目標。閻海文的飛機被高射炮打掉一個翅膀,被迫跳傘,降落在敵軍陣地天通庵公墓。敵人四面包圍而來,他就臥倒在地,偽裝死去。等到敵兵快到身邊時,他翻身而起,抽出自衛雙槍,左右開弓,當場擊斃敵兵七名,然後用最後一顆子彈,射向自己的太陽穴,殺身成仁。

 瀋,閻壯烈犧牲,不但受到全國人民的尊敬,即使敵人也備加敬仰。閻海文犧牲的第二天,日軍的白川大將在匯山碼頭向全體海軍陸戰隊訓話時說:“過去在日俄戰爭時,大和民族勇敢不怕死的精神安在?現在已被中國的瀋崇海,閻海文奪去了,這值得我們欽佩,對這個英雄,我現在命令用我們大日本帝國的海軍軍禮進行禮葬!“他隨即派軍艦一艘,在閻海文遺體上覆蓋中日兩國國旗,駛往黃海禮葬。

4. 分批襲擊登陸日軍

 經過好幾天的戰鬥,日本侵略軍依然進佔不了上海,便電請東京增加援兵。到八月廿一日為止,已經增援了廣島第五師團,善通第十一師團,久留米第十二師團,合計兵力約五六萬人,戰艦也有三十餘艘,集結在吳淞口和張華浜的江面上。廿四日,他們在張華浜,藴藻浜,獅子林,羅店,瀏河等港口登陸,並以飛機大砲為掩護,向我軍陣地進攻。

 空軍總指揮部得知這個情報後,命令揚州,筧橋,句容三處的飛機分批前往轟炸和掃射。我們揚州的空軍首先起飛,計有十八架,我也參加了。每架飛機各掛有三秒鐘爆炸的炸彈十二枚,並帶有大小機槍各一挺。我們飛到上海的時候,太陽剛從東方升起,日軍正在強行登陸。,我們低飛掃射,日軍立足未穩,成批成批的倒了下去,估計敵人傷亡在一千人以上。我們十八架飛機丟完炸彈以後,凱旋返航,沒有任何損傷。一回到揚州,受到了當地居民的熱烈歡迎,揚州縣是個小縣,全縣只有二十五瓶牛乳,他們自己不吃,全部犒賞給我們,以表達他們的心意。

 正當我們慶功之際,機場突然遭到六架日機偷襲。事先並無警報,等到我們聽到嗡嗡你的飛機聲,立即起飛時,日機已經到達我們頭上了。第廿五中隊副隊長董明德及時追趕,將一架日機擊落於天長縣境內。我方飛行員藤茂松正在機場上準備起飛,被日機炸死,身上沒有傷痕,顯然是因空氣震動致死的。

 第二批轟炸上海登陸日軍的任務,是由筧橋空軍承擔的,那裡駐有三個中隊,屬於第四大隊。廿四日上午,他們駕著廿架飛機到張華浜和藴藻浜上空投彈掃射,使日軍遭受重大傷亡。但我們也損失了攻擊機五架,傷亡十一人,其中張俊才犧牲。

 第三批是從江蘇句容出發的第三大隊,大隊長劉超然,副大隊長石友信(石友三之弟),他們所駕駛的是新從美國購進的超低空攻擊機。日軍吃了我們第一批第二批空襲的虧,早已布陣迎戰,於是在吳淞西面展開了激戰,拼搏十分激烈。我們的戰果並不理想,傷亡了一些人,也損失了一些飛機。蔣介石得知最近購進的超低空攻擊機受到損失,大為震怒,親臨機場,對劉超然和石友信狠狠訓斥了一頓。

5. 集中南京,繼續戰鬥

 八月下旬,空軍總指揮部命令揚州的第五大隊,筧橋的第四大隊和句容的第三大隊全部集中於南京光華門外大校場機場。其原因是:第一,淞滬戰役已經擴大,日機經常空襲南京,不能沒有較為鞏固的空防。第二,我們空軍雖然一再獲勝,但飛機損失和人員傷亡也很嚴重,如果把一些飛機分散在三處使用,容易被日機逐一擊潰,若集中起來統一領導,更能發揮作用。

 我們第五大隊首先到達南京,夜間寄宿於中山陵圖書館。這裡叢林茂密,幽靜雅致,是航空委員會秘書長宋美齡指派勵志社總幹事黃仁霖為我們安排的。勵志社還成立了一個戰地服務團,提供彈子房,撲克,棋子,書刊畫報等。飲食方面豐富多采。各界群眾所捐獻的慰勞品堆積如山,醫院裡放著各界贈送的花籃,從病房一直擺到走廊和扶梯。

 起初幾天,宋美齡每晚必由黃仁霖陪同,來我們宿舍閒談,了解當天空戰實況,鼓勵我們的士氣。她的普通話講不好,指揮講廣東話和上海話,所以喜歡同廣東人和上海人聊天,更喜歡同華僑飛行員用英語交談。後來臨時宿舍的地址被日軍偵察到了,日軍丟了幾個炸彈,我們便分散居住,宋美齡也不大來了。

三個大隊集中南京以後,我空軍繼續作戰,這裡介紹兩個事例:

(1)八一三事變發生後,我們幾乎每夜派飛機轟炸停泊在黃浦江的出雲號旗艦。它是日軍在滬最大的一艘艦艇,空防力量強大,而我們戰鬥機所載的炸彈威力不足,始終沒有把它炸沉。有一次,空軍總指揮部接到一份情報,說吳淞口外舟山的海面上發現日軍一艘航空母艦。總指揮周至柔立即命令在南京機場值班的第廿二中隊長黃光漢率領霍克II式戰鬥機廿七架飛往轟炸。我們飛機以一萬二千英尺的高度飛到嵊泗海面附近,見到那裡有大船,未用望遠鏡仔細觀察,貿然丟下一顆小炸彈,炸中該船船舷。後來低飛一看,原來不是敵艦,而是美國胡佛總統號郵船。這個亂子鬧大了,蔣介石一面向美國駐華大使司徒雷登道歉和賠償損失,一面下令要槍斃領隊黃光漢。黃連夜逃走,經德國一個傳教士幫忙去了香港。

(2)經過一個月的激烈戰鬥,我們的飛機所剩不多,日軍新九六式戰鬥機飛入南京上空的時候,如入無人之境,轟炸之後還得意洋洋的做些特技表演。這是對中國空軍的嘲笑。中隊長劉粹剛氣破肚皮,把自己身上的錢包交給戰地服務團服務科科長劉興亞說:“我要同敵人決一死戰,這個錢包請你代為保管,我活著下來,你交還給我。如果戰死沙場,那麼捐給國家,聊盡心意。”說罷就跨上自己的2401號座機,飛上天空,獨個兒同敵機搏鬥,只有一兩秒鐘,一排子彈就命中了一架日機的要害,在一陣濃煙中墜落於南京東郊。南京居民見敵機被擊落,都拍手稱快。

6. 從南京撤退至武漢

 八一三戰役開始時,國民黨軍用飛機包括老式的在內,約有二百五十架,大多參加了上海的戰鬥。到了十一月六日,我們在南京的飛機能夠起飛的僅有七架,人員也傷亡不少。單以我們第五大隊的一個中隊來說,原有飛行員十三人,至此已戰死七人,重傷無人,我也受了輕傷。在一次戰鬥中,我的飛機吃了一百多顆子彈,其中一顆打在我的帽子上,把帽子打開一條裂縫,幸而沒有打中腦袋,使我一直活到今天的古稀之年。

十一月底,空軍總指揮部和我們這些活下來的飛行人員都從南京撤退到了武漢。八一三戰役就這樣結束了。

附錄:八一三戰役中八至九月擊落敵機統計表

說明:

(1)表內B代表轟炸機,P代表戰鬥機,C代表偵察機;B1表示一架轟炸機。

(2)表內所列系業經查明之數,而且僅指當場擊落的,其餘被我擊傷而後來墜落或迫降者均未列入。

(3)除表內所列的陣亡人員外,尚有王天祥,任雲閣,瀋崇海,藤茂松,張俊才,楊吉思,梁鴻雲等人先後犧牲。

(4)除表內所列受傷人員以外,尚有蔣其炎,雍沛,王廣英,黃可寬,張光蘊,曹鼎漢,錢國幼等人也重傷住院,輕傷者未列入。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淞滬抗戰-51】江南船舶總隊軍運見聞(陳拔優 時任江南船舶總隊少校總隊副)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