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night

dark night ,a free writer.

【七七事變-01】七七事變和駐平部隊的抵抗 七七事變前北平豐台駐軍與日軍衝突經過 (戴守義 時任廿九軍第三十七師第一一〇旅第二二〇團團長)

自長城抗戰結束,《塘沽協定》和《何梅協定》簽訂後,蔣介石政府的中央軍和黨政人員即由平津冀等地撤走。日本在平津的駐屯軍隨派一個混成營,包括步兵四連,騎兵約一排,山炮兵約一連,進佔豐台車站的東端,扼住平漢,平津兩線,並組織漢奸白堅武等騷擾平津,有時還砲擊北平。平津一帶,人心惶惶。

 1935年9月下旬,第廿九軍軍長宋哲元令原駐張家口的第廿九軍第三十七師移駐北平附近,擔任保衛工作。第三十七師師部駐西苑。我此時任第三十七師第一一〇旅(旅長何基灃)第二二〇團團長,駐西苑。同年九,十月間,宋哲元到北平就衛戍總司令職。第三十七師師長馮治安派何基灃旅之吉星文團駐宛平縣城,負責保衛其周圍地區,嗣又令我團抽出一營派往豐台,保衛豐台車站,維護南北交通。我即派第二營營長張華亭率領部隊開駐豐台車站,以車站為中心部署防衛,並建立要點工事。

 日軍派駐豐台之混成營駐在豐台車站東側,與我軍相去約四百米,最初情勢尚屬平靜。及北平衛戍總司令撤銷,宋哲元以第廿九軍軍長改任冀察綏靖主任和冀察政務委員會委員長。河北省成立四個保安旅,日人推薦石友三為河北省保安司令,宋不得已委石為冀北保安司令,讓他指揮訓練兩個保安旅。冀北保安司令部及其指揮訓練的一個旅,均駐北平約廿里的清河鎮迤西的樓式營房。日軍利用北寧路陸續調集一旅以上的關東軍駐守平津一帶。

 1936年夏秋,豐台情況逐漸緊張,日軍駐豐台之混成旅不時對我駐豐台車站之張華亭營挑釁。日軍士兵始則身佩利刃,三五成群,到豐台車站閒逛,遇我士兵較少時,他們就向我士兵摩肩接踵,拳打腳踢,我士兵氣急還手,便造成鬥毆事件。我張營長通知日軍營長必須制止日軍士兵的這種挑釁行為,孰知他不惟不加制止,反而變本加厲,在演習時向我步哨線作衝鋒態勢,進而進入我步哨線百米以內。我步哨長和燒餅加以攔阻,幾乎動武,日軍無理,終於撤回。日軍營長通知我張營長說,他們的軍馬跑到我們隊伍來了,應速送回,否則即以武力相對。張營長查無此事,向我報告。我告訴他說:“豐台是我神聖國土,車站是交通要點,保衛國土是我們天職,維護交通亦責無旁貸,日軍膽敢進犯,堅決回擊,務必固守陣地,寸步不讓。”張營長即通告日營長說,無日軍馬跑來,並指出這是日方故造藉口,無事生非。日駐屯軍司令部要求我駐豐台之部隊撤走,我軍嚴詞拒絕。日軍揚言要驅逐我駐豐台部隊,我再到豐台車站向張營官兵重申:“保國衛民,是我們的天職,敵如來犯,我即反擊。”遂下令速就各連駐地,做好據點工事,嚴陣以待。是年十月,日混成營向我營猛攻,先以猛烈炮火破壞我工事,制壓我守兵。繼之拼命進逼,我軍浴血應戰,殺聲震天,戰事異常激烈。馮治安師長令我率我團第一,第三兩營速到豐台策應張營作戰。我以跑步趕到豐台,即以第一營之兩連(另兩連為預備隊)向敵左翼包抄,以第三營向敵右翼包圍攻擊。敵軍見形勢於己不利,逐步撤回原防,我因戰事終止,亦退回西苑。聞駐平日軍司令要求我軍撤離豐台,並向其道歉。宋哲元鑒於雙方既均停止戰鬥,不願事態擴大,為緩和當時形勢,便在北平東城外交大樓(當時為冀察政務委員會所在地)宴請日方在北平的旅長團長和駐豐台的混成營長。我方參加的有師長馮治安和我等人。在就餐前,日本旅團長中有一人跟我說:“豐台衝突事出誤會,不過你們不應該開槍反擊。”我回答說:“我們駐豐台的部隊守土有責,你們部隊全面展開,步砲聯合向我軍猛攻,我軍為了自衛和護站,予以還擊是正義的。”對方說:“我們都是朋友,以後不要再起衝突了。”我對他說:“日人來到我國,應該遵守國際公法,不應該到處駐兵,自由行動,無事生非。如果日軍再來侵犯,我軍必將猛烈還擊,決不退讓寸步。”話說到此,宋哲元起立讓席就餐。餐畢,我即回西苑團部,沒參加宋等與日軍旅團長的會談。事後聞日軍要求將第三十七師駐豐台的一個營調回,易以冀北保安司令石友三部一個營。宋哲元答應了日軍的要求,即派冀北保安旅陳光然團的一個營到豐台接防,而把第三十七師張營調回西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