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雲

左膠

中大學生報:我哋都未放棄

訪問系列之二(共同作者:K 同學)
中大突然於 2021.12.24 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師生相繼到遺址悼念聲討。

弁言

誠如姜濤在《鏡中鏡》唱道「幾多 like 數先算應得」,從少得可憐的 like 數可見,幾乎沒人在意學生報的特立獨行。

學生報兩名成員「輕津」和「秋達」披露,正是由於他們反對,議案才沒有採納「解散」,通過的只是「總辭」。然而代表會使用中大學生會帳號自行宣布「解散」,他們無從阻止。

中大學生報社門口

中大學生會和學生報都在范克廉樓,地下的會址已人去樓空,三樓的報社卻整整齊齊,完全沒有收拾。訪問時學生報尚未得知校方將收回所有學生會室,沒人告訴他們,筆者是首個轉告。

自從「朔夜」受壓請辭,「中央三莊」(幹事會、學生報、校園電台)只剩下學生報和校園電台由全校學生選出。「秋達」難掩不滿:「點解有啲嘢我哋反而唔知呢?」

另一成員「輕津」解釋,他們在會議「拗左好耐先拗到」議案由「解散」變為「總辭」。「我哋接受總辭,但去到公布唔係。」

初時學生報甚為擔心訪問,因為不想再被扭曲為「內鬥」。

「冇人唔俾走。」學生報強調並非針對代表會,而是「解散」的代價必然是學生報陪葬。但媒體和網民的風向卻詮釋為「學生報 vs 代表會」、「左膠莊 vs 本土莊」、「撐唔撐周保松」。

中大學生會蘊釀「解散」,主因是港大的遭遇令學生心寒。秋達憶述當時「氛圍好潰散」,倉促的議程根本不容充分討論。他記得有代表會成員來到會議才脫口而出:「吓原來今日傾解散架?」

而且當日會議本已事先發放 mass email 歡迎所有學生參加,但有學生上門時卻被拒入內。

會上代表會傾向「解散」,但學生報一直爭持。代表會建議可選擇「杯葛」,但學生報知道一旦離場,議程就會由「解散」主導。

最後代表會接納學生報意願,將議案改為「代表會全體代表請辭,中大學生會即時停止運作」。當日有 27 人投票, 5 人投棄權票(3 票學生報、1 票校園電台、1 票上屆學生會),以 22:5 通過「總辭」議案。

輕津堅稱在 10.07 上午十點左右,才收到代表會傳來「散解」聲明的草稿,稍後 11:30 中大學生會的帳號便宣布「散解」,她無從阻撓質詢。「個 Account 唔屬於我哋,可以做咩呀,率先踢爆?最後決定權喺佢哋手上。」

代表會則堅稱已在昨晚深夜送達草稿,但沒收到回覆。由於 Signal 有功能自動刪除記錄,這宗公案永遠無法水落石出,只能以「所見異辭」告終。

後來輕津詢問代表會,她憶述對方回應「咁寫易明啲」,而且「唔講解散 get rid 唔到風險。」

秋達認為事已至此不宜再計較對錯,問題是出於「小圈子」制度,結果其實無可避免,何去何從更加重要。

然而中大教授周保松質疑「解散」違憲,卻掀起另一場風波。學生報既不同意主流輿情,也不同意周保松。

首先他們澄清雙方從未「夾」過。秋達形容「周生好重視過去,但我哋 care 未來。OK 未解散,what's next,呢個先係我哋一路以嚟最大 concern。」輕津也說:「我哋需要嘅唔係拗啱定錯,最需要嘅係行動。」

外人難以理解學生報的訴求,他們最在乎的不是「違憲」,而是學生會成立的原意。

「民主嘅具體化就係章,但唔代表民主一路嘅具體化都係章。」他們不止想保住學生會,更不滿過往制度根本不夠民主。「學生會架構好脆弱,俾學校推一推就冧晒。」

不過學生報亦不滿「十字架」等說法「spin 咗另一方向」。由於不少人視周保松為「左膠」,而學生代表的政治光譜多屬本土,「違憲」與否的問題演變為抨撃周保松不體恤學生。

學生報說不該標榜誰背負「十字架」,「而家十字架擺喺地下,無人想孭,我哋好 aware 自己孭唔起。」唯有大家肯「一齊孭」,「十字架」才抬得起來。

由他們出聲或可超越「十字架」等要求。他們最想公眾知道的,不是「解散」與否的爭拗,而是「我哋都未放棄。」

「責任唔係由幾個特別勁或特別英雄嘅人去孭,而係每個中大人都有責任去關心去 involve。除非你認為大學係消費嘅平台,買一張證書就走。」

他們質疑校方選擇地和若干學生「傾好晒」,最後才知會抗拒妥協的學生報,由是出現「解散」的羅生門。輕津解釋校方的慣常手法:「每次都係搵幾個代表去傾,傾完之後通知你。你有咩意見就話考慮吓,其實最後都無採納。」

儘管學生報力圖恢復(cutt.ly/2Sw38OU),但從 like 數可見少數的堅持幾乎無人在乎。當大部分人都已接受現實,還追求更多民主是否過於理想主義?

學生報不以為然,對秋達而言「理想主義」就是「當大家絕望嘅時候有人肯去諗出路」。

「我哋唔認命嘛。理想係一個藍圖,仲係藍圖嘅時候無可避免係理想主義,大家一定會 blame 唔可以成真。但如果大家都唔夠膽想像民主,我必須問你真係追求緊民主咩?連民主嘅具體想像都唔敢提。」

輕津接著問:「問題係學生本身冷感,定係政治令佢哋冷感?佢哋唔 aware 就係我哋嘅 care。我哋覺得要講出嚟,先可以想像有幾多人 care。」秋達補充:「我哋想喺重建嘅過程中學生有 say,而學生有 say 嘅前提係學生要 aware 自己原來有 say 囉。」

秋達始終不甘:「我唔想民主變成一個夢想。民主果種自我實踐,自我賦權,自己掌握自己命運,唔係想像就得㗎嘛,想像之後要做。喺實踐中先會見到一個唔係屬於夢想嘅民主。」

學生報期望改革學生會架構,建立一個堅實的民主制度,「落番每個學生身上」,只有當同學都願意分擔,不再集中於少數學生,校方既要向全體學生交代,也無從向個別學生下手。

他們洞察校方是利用體制的缺口,向若干代表軟硬兼施。唯有當全校學生都願意承擔責任、攤分風險,即使若干代表受到威迫,也只能無奈地答「我哋無咁嘅權力。」

最近校方已通知學生報也要「交鎖匙」,他們不但沒有「交吉」,而且繼續搵「下莊」,仍然有十多名同學前來「傾莊」。

「媒體唔一定需要間房,冇咗間房都會繼續,不過呢間房始終有歷史。」他們也曾到樓下學生會址搶救文獻,如數家珍點出部分簡體字書是由中國政府所贈,扉頁印有「广东省纪念辛亥革命七十周年筹备委员会办公室赠阅」。

因為中大學生會一直批判港英殖民統治,中共一直有意拉攏,直到六四屠城才誓不兩立分道揚鑣。學生會址另一珍貴文獻,就是《號外》雜誌的〈血洗京城特刊〉,從當年照片可見,原來三十多年前上街的市民,已在遊行隊伍樹起黑色旗幟。

現在校方趁學生會已經「解散」,要求九大書院、各學科系會、各活動屬會都要「Reg Soc」,既要刪去「中大學生會」名號,亦要改由學生事務處(OSA)接管。問題不但在於名份,過去給予學生會的資料亦須轉交校方。

九大書院各有選擇,聯合書院學生會宣布解散、善衡書院學生會宣布總辭(cutt.ly/cScQoOjcutt.ly/gScQfug)。餘下學生報依然奉「中大學生會」為「正朔」。

學生報說「Reg Soc」與否取決於下莊,據悉兩代同心都傾向堅守。他們想過最壞的打算,一旦校方收回報社,不再批出撥款,甚至不許再用《中大學生報》的名號,就會改名在網上出版比如《馬料水報》,輕津戲稱為「打游撃」。

現在學生報有更多英文報道,事緣國際生和陸生的事務一直由 OSA 管理,「Reg Soc」正欲使本地生與之等齊,同樣受控。學生報致力與他們溝通,避免分化之餘亦一起擺脫桎梏,比如宿位分配的問題。

同時學生報亦加入中大學生議政平台(cutt.ly/wOq78Cpcutt.ly/WPYOWv4),學生報強調平台並非大台,他們只是其中一員,正聯繫各書院各系會各學會與校友,一起籌謀出路。

「靠我哋幾丁友重建唔到,所以想叫大家過嚟傾。唔好咁快接受 OSA,應該由學生一齊決定。」

* * * * *

圖輯

學生報社一切依舊,完全沒有準備交出會室。
學生會址保存不少珍貴文獻,其中之一就是《號外》雜誌的〈血洗京城特刊〉。
〈血洗京城特刊〉內附多張罕見照片,包括 1989 年六月四日數以萬計港人參與「黑色大遊行」。
2020.11.09 中大學生於校內遊行,隨後多人被捕。
中大突然於 2021.12.24 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師生相繼到遺址悼念聲討。
中大突然於 2021.12.24 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師生相繼到遺址悼念聲討。
中大突然於 2021.12.24 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師生相繼到遺址悼念聲討。
中大突然於 2021.12.24 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師生相繼到遺址悼念聲討。
中大突然於 2021.12.24 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師生相繼到遺址悼念聲討。圖中歌詞乃新亞書院校歌。
中大突然於 2021.12.24 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師生相繼到遺址悼念聲討。部分感言顯然出自陸生之手。
中大突然於 2021.12.24 清晨移走民主女神像,師生相繼到遺址悼念聲討。圖為「輕津」背影。
沒人清楚中大學生會的未來何去何從,但倘若還有《中大一百年》,這宗公案必會載入書中。

(訪問系列是「K 同學」與筆者的合力成果。所有照片皆由筆者拍攝。)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