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的嬉隱肆

一直是這樣我的血脈裡沒有正經

《貝爾法斯特》,一首擁有 Van Morrison 質素的愛爾蘭牧歌

家的質素,《貝爾法斯特》一景

1969 年八月,在美國紐約州白湖鎮舉行了五十萬嬉皮參與的象徵六〇年代——人類歷史上最富創造力卻也最動盪十年——高潮的 Woodstock 愛與和平音樂節,而在大西洋彼岸北愛爾蘭首府 Belfast 卻爆發了新教徒與天主教徒械鬥的嚴重衝突。電影《貝爾法斯特》(Belfast)就是在這個時空背景下,導演 Kenneth Branagh 以黑白影像回憶著他的童年,那段動盪與純真交織的愛爾蘭牧歌。

其實,我是衝著音樂才去看戲的。今日奧斯卡獎最佳電影歌曲入圍名單中有一首 Van Morrison 的歌,我是先看到歌後才去查這齣《貝爾法斯特》是為何物。發現正上映中,二話不說馬上訂票下班場次。

整片宛如 Van Morrison 的大型 MV,若只有一首開場〈Down to Joy〉也就算了,當一個半小時都成為他的組曲集時,片子會呈現什麼樣的質素已不言而喻。我在徹底不曉電影任何一磚一瓦的情況下就進了戲院,因為我知道引 Van Morrison 歌曲當配樂(還多首!)者,不會有爛片。果然,真對上了我的味兒。

所以,Van Morrison 那藍眼靈魂中蘊含著怎樣悠悠蕩蕩的詩篇,也怎樣如實地戚戚然然徘徊在片子中的貝爾法斯特各處角落,再從落拓隙縫中萌生不斷飄零生存希望。正如片中一句對白:

沒有愛爾蘭人,全世界就不會出現酒館這種東西。
我們愛爾蘭人,只要有電話、健力士啤酒和〈Danny Boy〉這首歌,就能在各地生存了。

即使歷史傷痕深邃綿長,即使苦難包圍日常,城市依然滋養著樂觀、無懼的人們,無論世上哪座城市都一樣。喬伊斯不是說了好些個始終會回家的尤利西斯嗎?然而回家並非永久止息,只是暫時駐港,Kenneth Branagh 的貝爾法斯特也是一座伊塔卡,是眾生逃出與歸去的方向。

當然,如果你是 Van Morrison 迷,此片必看。

開場曲:〈Down to Joy〉

片尾曲:〈And the Healing Has Begun〉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