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的嬉隱肆

一直是這樣我的血脈裡沒有正經

一場由科技、書與音樂交織而成的橘色夢境

K 抵達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村子被厚厚的積雪覆蓋著。

「K 抵達的時候,已經很晚了。村子被厚厚的積雪覆蓋著。」

這是卡夫卡《城堡》的開場白,也是我今天碰到一連串巧合的尾聲。


九天隔離日子讀了三本書,其中包含設計出 iMac、iPod、iPhone、iPad、Apple Watch… 等蘋果黃金時期一干著名產品的大師 Jony Ive 傳記。書中說 Jony 年輕時跟人家合夥成立的公司叫做「Tangerine Design 橘子設計」,所以他在加入「蘋果」之前是在「橘子」,啊是不是有間教小朋友寫程式的公司叫做「橘子蘋果兒童程式學苑」…

好,不打廣告。我是要說,原來他們公司的名稱來源是因為合夥人喜歡 Tangerine Dream 這個德國老牌電子前衛樂團!

甚至,我還喝過 Tangerine Dream 的啤酒(參見關聯作品區),那瓶子我仍保存著:

上一次聽 Tangerine Dream 應該就是邊聽邊喝這瓶啤酒的時候,於是今晚心血來潮想再找來聽他個應景。進入串流一看,赫然發現他們 2013 年推出一張專輯,叫做《Franz Kafka: The Castle》,顯然與卡夫卡的《城堡》有關!馬上點開聆聽,光看曲目便知分明,從第一首曲子〈Approaching Snowy Village〉就緊扣原著小說劇情在走。聽聽看,是否充滿前述主角在那個大雪紛飛之日前往村子的意象?

而最後一首曲子叫做〈A Place of Mercy〉,這倒有點費猜疑,不過原著本就沒有結局,因為卡夫卡並未寫完。有一說是卡夫卡曾對好友暨《城堡》初版編輯的馬克斯.布洛德提到,小說的真正結局是:「K 並沒有放棄爭鬥,但因疲憊不堪而死去。在他彌留之際,村民聚集在他周圍,這時城堡下達了決定,雖然 K 無權要求在村中居住,但是考慮到某些情況,准許他在村裡生活和工作,彷如這是莫大的恩寵。」(我讀的版本是中國譯者高年生於 2013 的譯作,有將馬克斯的這篇編輯後記收錄於書中。)

以這樣的結局來說,的確就是 Tangerine Dream 所謂的 "a place of mercy",即便只是荒謬的偽仁慈。


所以從 Jony Ive 到 Franz Kafka,我在這解除隔離的夜晚竟意外地進入了一場由科技、書與音樂交織而成的橘色夢境!

PS. 生祥樂隊最近推出新專輯《江湖卡夫卡》,應該也得找時間來抒發一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孤高的前衛音樂精釀啤酒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