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的嬉隱肆
小白的嬉隱肆

一直是這樣我的血脈裡沒有正經

【搖滾啤酒虎蘭記之二十二】高唱鄭怡經典曲的苦苦 IPA

如果你一看到酒標上寫著「苦苦的這一杯酒」就能秒接下一句「淡淡的沒有滋味」,你可能 1) 跟我差不多歲數;2) 細瞅酒標試圖尋找玄虛。然後當你發現酒標上是名捲髮蓬鬆的女子,你遂再無懷疑,邊浮著笑意邊擠唱出那句悠揚的副歌「小雨來得正是時候」...

是的,鄭怡的代表歌曲之一〈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就是這款酒的哏,它正式名稱叫做「苦苦 IPA」,出自台灣創意啤酒新星「酉鬼」(Ugly Half,醜字拆半)。

酒標上說用了 Simcoe、Cascade 和 Chinook 三種酒花,所以約莫屬於苦味重的西岸系,也才因而得名。不過我自己總覺得 IPA 的啤酒花越重越香,何苦之有?就算是葡萄柚、松針之類味道也是苦中帶清甜。有趣的是酒標上說這款酒最適合星期二的半夜兩點飲用(我懷疑 taste 打錯字變成 text),這時段的確苦極沒錯!但是,有甚於愛情嗎?抑或是甜?

《小雨來得正是時候》這張專輯一次捧紅了鄭怡、李宗盛(首次當製作人)和小蟲(首度公開發表歌曲),且編曲延請到大師陳志遠。專輯中除了同名曲之外,和李宗盛合唱的〈結束〉也曾拜克異香體香劑的電視廣告而傳唱一時。如今名列 1975-1993 台灣流行音樂 200 最佳專輯第 30 名,我也趁著復刻 CD 收藏之,尤鍾意那黑膠形式的包裝,宛如迷你版 LP。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