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

《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解讀系列之二

正義性是道德力量的來源,而道德力量又是意志的根本。戰爭取決於兩樣,意志與資源。烏克蘭本身缺乏資源,抗俄共同體都是民主國家,它們是否能源源不絕地向烏克蘭提供資源,又取決於各國人民的意志。因此,正義性既直接地決定了烏克蘭人民的意志,也間接地決定了烏克蘭所能得到的資源。如果在分析討論這麼一場進行時中的戰爭,拋開了對「正義性」的論述,即便內容詳實,也只相當於一本「學術論文集」,是一本缺乏靈魂的書。

【黎蝸藤: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解讀系列之二

為什麼起這個名字(上)?

我的新書《黎蝸藤: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烏克蘭抗俄戰爭的歷史源起、地緣政治與正義之辯》即將在週三(8月3日)上市。這是第二篇推文。

系列之一在這裡

在定書名的時候,大家反覆推敲了很長時間。我希望書名能反映出我對這場戰爭的基本看法,編輯同時強調在營銷上必須能吸引人。

今天先說副標題,明天再說主標題。

現在副標題為「烏克蘭抗俄戰爭的歷史源起、地緣政治和正義之辨」。

「歷史源起」說的是烏克蘭戰爭爆發的歷史因素,著眼於「縱向」。地緣政治指烏克蘭戰爭爆發對當前的影響,著眼於「橫向」。這兩個詞都不難理解。

在兩者當中,「歷史源起」在書中佔的份量更大一些。這有三個原因。

第一,歷史源起的重要性在於,只有認真地考究歷史,才能明白來龍去脈和是非曲直(也就是下面說的正義之辯),也能吸收歷史的經驗和教訓,讓我們思考未來。

而且,在烏克蘭戰爭議題上,對大眾讀者而言,烏克蘭和俄羅斯的歷史相對生僻。不但台灣讀者如此,整個中文圈也差不多。前不久,中文版維基百科發生「古俄史造假案」,一個中國網民,憑空生造出了一段古代俄國史,前後達十年之久才剛被揭穿。這就非常說明問題。

冷戰後的俄國和烏克蘭歷史,由於時間近,知道的人當然也多一些。然而,知道不等於了解。現代史的困難和古代史剛好相反,信息太多,論述太紛雜,充滿「噪音」,反而讓人抓不住重點。因此,對「歷史源起」的系統性論述,相當必要。

第二,地緣政治也非常重要,它不但是我們認識這場戰爭的另一個角度,比起歷史源起甚至更有現實意義。然而,寫地緣政治有一個麻煩的地方,就是這場戰爭還在進行中,隨時有新變化。原先寫下的分析,在這幾個月間就「過期」了。作為一本書,也很難把最新的變化一一都寫進去;儘管我在成書初稿後已更新了好幾次(甚至包括最新的烏克蘭糧食出口協議)。

我不希望這本書是一本「快餐讀物」,希望有一定的「保質期」,最好過若干年後看依然有價值。所以不少篇幅也只能忍痛刪去。

第三,篇幅問題。在地緣政治部分,我本來寫了九篇文章,分別討論九個地緣政治板塊——美國、中國、歐洲、遠東(東亞和太平洋)、東南亞、南亞、中東、前蘇聯地區、南方世界(非洲和拉美)——在烏克蘭戰爭中的取向、影響和展望。現在只有前三篇保留在書中,剩下的六篇,要不完全刪去,要不把最重要的部分,分散吸收到其他章節。這實屬無奈,因為現在全書已達三十萬字,共576頁,有的讀者已抱怨「這麼厚」了。

在副標題中,我特別想說一說「正義之辯」。

在討論出版計劃時,王家軒編輯就問我,寫這本書有沒有一個主題。我思考了一下,這本書和我以前寫的釣魚台和兩本南海書籍不太一樣。

寫釣魚台和兩本南海書籍時,我主要只想搞清楚那兩個地方的歷史和對比各國論述。各國在那些地方有領土爭議,各方理據固然有強弱之分,但每一方都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的。我知道那種說法更合理一些,但判斷都留待讀者,我只要把史實和邏輯呈現出來,每個讀者心中自然都有一把秤。我之所以那樣處理是因為,我不認為領土爭議有這麼強烈的「正義性」。它固然牽涉民族感情,具備一定的「正義性」成分,但不是非彼則此的關係,如果各方都理性文明的話,完全可以通過仲裁或談判妥善解決。

相反,烏克蘭戰爭的殘酷性使得當地無時無刻不處於人道主義危機中。我們有必要更鮮明地把「正義性」說出來。

正義性是道德力量的來源,而道德力量又是意志的根本。戰爭取決於兩樣,意志與資源。烏克蘭本身缺乏資源,抗俄共同體都是民主國家,它們是否能源源不絕地向烏克蘭提供資源,又取決於各國人民的意志。因此,正義性既直接地決定了烏克蘭人民的意志,也間接地決定了烏克蘭所能得到的資源。

換言之,如果在分析討論這麼一場進行時中的戰爭,拋開了正義性的論述,即便內容詳實,也只相當於一本「學術論文集」,是一本缺乏靈魂的書。

於是,我寫這本書時,「正義性」是一個貫穿寫作的線索。在和編輯溝通書名的過程中就強調,書名的副標題中一定要有「正義」或類似的字眼。

副標題中有「正義之辨」,比我原先的設想「正義」更好:它不但強調了「正義」,還強調了「辯論」。「正義之辯」看起來集中在書籍中的第四部分「駁斥謬論」,但這是一個錯覺:在各個部分都貫穿著「正義之辯」。

分辨戰爭的正義性不是輕而易舉的事。特別是在這場進行時的戰爭中,在中文世界有太多謬論。駁斥這些謬論,本來就是我寫這本書的初衷之一。但要反駁它們,不能簡單地說它們錯了,這樣做的話,不過是立場先行而已。

我們要做的,還是要溯本清源,「擺事實,講道理」,用有力的證據和正確的邏輯,堂堂正正地批駁之。

這樣的寫作不可能「中立」,人是感情動物;但完全可以做到「客觀」,人又是可以控制感情的動物。正如我在書中極力做的那樣,避免誇大性的論據,避免「櫻桃採」,也認真地對待每一個來自「對家」的論述。

到最後,我希望讀者能認同,烏克蘭在這場戰爭中是正義的一方,是因為「烏克蘭是正義的」,而不是「我們讓烏克蘭看起來是正義」。

副標題中的主語,我原先的想法是「烏克蘭戰爭」,這樣一來,誰是「正義一方」有點被模糊了。在第一個PDF初稿版中,是「烏俄戰爭」,同樣有這個問題。最後編輯採用了「用烏克蘭抗俄戰爭」,取代「烏克蘭戰爭」。這樣雖然長了一點,但「正義性」有了正確的主語。我非常滿意,衷心感謝。

希望讀者朋友喜歡,多多給專頁Like,多轉載,也歡迎多留言、提意見和提問。

#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

#烏克蘭抗俄戰爭

#歷史源起

#地緣政治

#正義之辯

——————————-

以下是購書鏈接:

博客來: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31481?sloc=main

誠品:https://www.eslite.com/product/1001243252682208840008

金石堂: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5420092205/...

三民書局: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10637515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解讀系列之一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