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

【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解讀系列之三:何為「帝國解體」

在三十年前,蘇聯帝國能和平解體,本來是文明與和平的勝利。然而,蘇聯解體得太快,快到無法想像,太魔幻,完全不符合歷史上一般大國解體必會經歷戰爭的「慣例」。這在俄國和烏克蘭都留下了嚴重的問題,也埋下這場戰爭的根源。遲來的蘇聯帝國解體戰的另一面是烏克蘭「二次獨立戰爭」。無論民主、自由、人權還是獨立,都不是輕易得來的,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一經建立就能高枕無憂的,它們需要人民不斷地爭取、維持和更新。

【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解讀系列之三

為什麼叫這個名字?(下):何為「帝國解體」?為何烏克蘭是自由的堡壘?

解讀系列之一

解讀系列之二

上文系列之二解釋了本書的副標題,特別是我為什麼把【正義之辯】放在一個中心的位置。接下來解釋一下主標題,即【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

在擬定書名的時候,主標題是討論最多的。

我一開始的想法是《三十年後的終極解體戰》。熟悉香港的朋友一看就知道,標題上受到當時熱播的TVB劇集《十八年後的終極告白2.0》的影響。後來覺得這樣「中二」了點,烏克蘭戰爭也不一定是「終極」的。於是提出時改為《未完成的帝國解體戰》或《遲來的帝國解體戰》。標題改動了幾次,但「帝國解體」這個關鍵字,還是留在了書名中。

一開始時,出版社方面認為「帝國解體」這個概念不太容易理解。我在這裡解釋一下。

在書寫時,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就是,為什麼這場戰爭會發生。一種思路是從歷史脈絡中去理解這場戰爭。

於是,在本書第五章,我總結和列舉了九種「歷史敘事」,這些歷史敘事對應著引致這場戰爭爆發的不同歷史脈絡。

我們可以想像,在歷史長河中,有九條流動的「歷史線索」,在這個時間點交纏在一起,這就是2022年爆發的烏克蘭戰爭。

在這九條線索中,哪一條線索最特徵性地描繪了這場戰爭?來回對比,我確定為「帝國解體」。正如富察總編在推薦本書時也同意我的觀點:

在三十年前,蘇聯這個帝國能和平解體,本來是文明與和平的勝利。然而,蘇聯解體得太快,快到無法想像,太魔幻,完全不符合歷史上一般大國解體必會經歷戰爭的「慣例」。這在俄國和烏克蘭都留下了嚴重的問題。

在俄國方面,大俄羅斯主義者如普京,認為蘇聯解體是一個錯誤,是俄羅斯民族「失去」了土地,是「不戰而敗」,憤恨「竟無一人是男兒」。他們從來都不掩飾對恢復「俄國原本就有的土地」的慾望。

在為普京辯護的說辭,包括現實主義政治理論家米爾斯海默,強調普京雖然在以往諸多演說中有以上種種感嘆,但都會加上「我們尊重現實」云云,以此說明他「沒有恢復蘇聯帝國的野心」。

然而,問題就在於,普京的演說恰恰證明他不是「沒有野心」,因為如果真的沒有野心,那麼就不會一直強調「我們原有的東西被奪走了」。

正如火山看上去很平靜,不是火山下沒有洶湧的熔岩,只是沒到爆發的時候罷了。

普京以前說的「尊重現實」,也同樣只是如此而已。

在帝國解體的另一面,就是烏克蘭「二次獨立戰爭」。

二次獨立戰爭的概念並不新鮮。美國獨立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完成。在獨立戰爭勝利後,美國還經過了「二次獨立戰爭」,即1812年戰爭。此後,英國才真正放棄了重新征服美國的慾望。

事實上,無論民主、自由、人權還是獨立,都不是輕易得來的,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一經建立就能高枕無憂的,它們需要人民不斷地爭取、維持和更新。

正如我尊敬的美國國父傑斐遜所言「自由之樹必須時不時地用愛國者和暴君的鮮血來灌溉」(The tree of liberty must be refreshed from time to time with the blood of patriots and tyrants)。

三十年前烏克蘭獨立了,但這種獨立來的太快、太輕鬆,國民之間沒有刻骨銘心的共同經歷,缺乏深厚的共同體意識,加上歷史的因素,在國家建構上存在嚴重問題。

在本書第二章,我詳細地討論了烏克蘭不成功的國家構建,大家可以看到,烏克蘭內部以烏克蘭語為母語的烏克蘭裔人、以俄語為母語的烏克蘭裔人、俄羅斯裔烏克蘭人、以及烏克蘭境內的俄羅斯人,在烏克蘭獨立的三十年間,如何在親俄和親歐之間角力,以致國家被乘虛而入。

因此,無論從俄羅斯還是烏克蘭兩方面看,烏克蘭戰爭正是推遲了三十年的蘇聯帝國解體戰爭。三十年前的「債」,在三十年後「還」。

我們以為時代在進步,然而現在無奈地看到,世界並沒有想像中進步得那麼前,亦不是所有國家都能跟上時代的步伐,以為能避免的戰爭依然沒法避免。舊日沒有灌溉過的鮮血,今天不得不去灌溉。

當然,樂觀的一面是,烏克蘭人民經歷了苦難,但一個團結的「烏克蘭民族」在戰火中站起來,真正地成為一個共同體。從這種意義上說,他們正因如此,才終將獲得真正的獨立。

主標題的後半部分「自由的堡壘」,選取自九種歷史敘事中的另一條線索「專制與自由的對壘」。

這個概念完全不難理解,在書中也做了詳細的歷史論述,也因為它容易理解,正好可放在主標題上,與不容易理解的「帝國解體」互為補充。

其實,把烏克蘭稱為「自由的堡壘」,我原先也不是沒有猶豫。

烏克蘭並不是一個很好的民主和自由的榜樣。在上年的全球民主指數上,從最民主(10分)到最極權(1分),它只有5.57分,屬於「混合形政權」,中等偏下。在全球自由指數中,烏克蘭也只是世界排名98位,同樣只是中等。歐盟以前遲遲不肯接受烏克蘭,其政治上沒有達到要求,正是一個主要原因。

然而,我最終依然認為烏克蘭是「自由的堡壘」,有幾個原因。

第一,俄國是一個比烏克蘭糟糕得多的國家。自由指數排名126;更糟糕的是民主指數只有3.24,屬於「專制政權」。俄國形式上還有民主,但普京通過集中權力、玩弄規則、修改憲法,把一個90年代還步向民主的國家,變成了一個專制國家。

第二,烏克蘭的民主自由都是有望改善的。因為無論政客還是人民都承認烏克蘭在民主自由的不足。知道有不足,就改變的動力,就有改善的可能。烏克蘭爭取加入歐盟更能促進這個進程。

相反,俄國的民主自由都處於「下降通道」。最大的問題是普京搞出了一個「主權民主」的理論,認為俄國比西方更民主更自由。普京對俄國的民主制度如此自信,注定了現階段根本沒有實現所謂「西方式民主自由」的可能。

第三,烏克蘭的「自由的堡壘」作用,不但體現在捍衛著烏克蘭自身的自由民主,更體現在捍衛全球的民主自由政體,阻止「俄國式民主自由」擴散的堡壘。澤連斯基說,烏克蘭為自由世界而戰,絕對沒有誇大。

於是在反覆討論後,現在這個正標題,「帝國解體」非常有歷史畫面感,「自由的堡壘」則完全是「現在進行時」。前者更多關聯俄國,後者完全指烏克蘭。從各個方面考慮,都非常令人滿意。

——————————————————————————

希望讀者朋友喜歡,多多給專頁Like,多轉載,也歡迎多留言、提意見和提問。

#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

#烏克蘭抗俄戰爭

#歷史源起

#地緣政治

#正義之辯

——————————-

以下是購書鏈接:

博客來: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931481?sloc=main

誠品:https://www.eslite.com/product/1001243252682208840008

金石堂:https://www.kingstone.com.tw/basic/2015420092205/...

三民書局: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10637515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帝國解體與自由的堡壘》解讀系列之二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