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非魚
子非魚

沉思靜心,簡樸生活。

思考隨筆|虛無主義探索(一):樂觀的虛無主義

你的生命只有短暫的一次,聽起來蠻可怕的,可是同時也是在釋放自己。
樂觀的虛無主義

你的生命只有短暫的一次,聽起來蠻可怕的,可是同時也是在釋放自己。
如果宇宙最終走向熱寂,所有你在人生中所忍受的羞辱,都將被遺忘。所有你曾經犯過的錯,最後都會變的無關緊要。你幹的所有壞事,通通作廢。
如果人生,是我們所能體會的全部,那麼這個人生,就是你唯一應該在乎的事。
如果宇宙沒有原則,那對於任何一個人來說,他(她)認為宇宙的原則是什麼,就是什麼。
如果宇宙沒有目的,那我們可以決定它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對比斯多葛改變視角的技巧,可發現相似之處:

想像一下時間的深淵,再想一想整個宇宙,然後將人類的一生與浩瀚無邊的時間和宇宙進行比較,你會明白我們所渴望並尋求延長的事物多麼微不足道。—塞內卡《書信集》

不久之後地球會人滿為患,地球將因此改變,接下來的任何事物也會永無止境、一再地改變,直到永遠。思考這些轉變浪潮和轉變速度的人,就能夠無視凡塵俗世的一切。—馬可.奧理略《沉思錄》

以抽離的態度,意義將被弱化,但就是因為無意義,所以我們可以選擇創造意義,雖然創造意義本身也無意義,但重點在於我們可以選擇,換句話說,我們知道遊戲本身無意義,但我們能選擇遵守或不遵守遊戲規則,甚至離開遊戲。

當我們可以選擇,那就不會被「應該」的社會價值觀束縛,有時候覺得人生是在被威脅中度過:

  • 你應該讀書,否則…

  • 你應該工作,否則…

  • 你應該結婚,否則…

  • 你應該買房,否則…

  • 你應該生小孩,否則…

但當死亡成為一種主動選擇,而非被動等待,那一切的「否則」將不再具有威脅,所謂「要錢沒有,爛命一條。」,隨時能死的人生,與被威脅中度過的人生,哪個比較令人悲傷呢?正是因為死亡成了一種選擇,反而能鬆了一口氣。

常跟朋友討論,如果得了癌症,面對龐大的治療費用,是願意一邊努力工作償還費用,一邊治療多活幾年,但在苟延殘喘中走向盡頭;還是選擇不治療,過好剩下的餘生,與病痛共處一起走向盡頭?

其實絕症反而給人樂觀,因為它讓人意識到生命的有限性,有點諷刺的,癌症反而是人想追求長生不死的細胞。有時我們去外地旅行,會體驗當地各種事物,但反而在自己家鄉,附近有什麼景點、什麼特產都不清楚,因為去外地我們知道時間的有限性,有可能一輩子只來一次。

如果虛無主義認為「一切沒有意義」,那或許樂觀虛無主義是認為『「一切沒有意義」沒有意義』,從原本被動的接受「一切沒有意義」,到主動的選擇『「一切沒有意義」沒有意義』。如果虛無主義是在一攤爛醉人群中的清醒者,那或許樂觀虛無主義是在一攤爛醉人群中,雖然清醒,但還能像喝醉一樣打成一片的人,甚至無法分辨他到底有沒有醉。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