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指南 Way To Exist

盡情生活,在浩瀚間留下存在的證明。 來自臺灣.臺北|音訊科技與聲響|社會論題與資訊科學|區塊鏈 / 去中心化未來|存在指南選物商店 https://www.waytoexist.com/

《可惜的是,我們總將民主與“經濟要變好”綁在一起》|存在指南 Way To Exist

經濟蕭條下,民主國家的人民將責任怪罪給從前求之不得的民主化。但這真的是自由化而導致的結果嗎?是什麼契機造成了民主與經濟高度發展的緊密意識連結?
主視覺圖片來自 Freedom House, https://freedomhouse.org

經濟時常是政體兜售“民主”的主要推銷內容之一,但事實上,更加自由化的經濟及市場以及資訊流通並不直接代表著經濟成長。

哈佛經濟學家 Dani Rodrik 曾在分析各項實質事件後,提出

「獨裁專制與民主政體下的國家,在總體經濟成長率表現上其實沒有顯著差別。」

而這項緊密而強大的連結,以某角度來說,可以追朔至二次大戰後的新興國家獨立風潮。


欲重新找回支持的政權如此兜售民主:「我們會讓經濟高度成長。」

二次世界大戰後,許多中南美洲、非洲以及部分歐洲地區的被殖民地區因民族意識、國際態勢而掀起一波獨立潮,其中多數國家無法免於流血革命。

此時(1950 ~),許多新興國家在獨立後,領導者並不直接擁抱民主,而是進入半獨裁與民主之間的過渡期,統治者多半依靠著自己帶領民族獨立的英雄情懷來建立自身獨裁統治的合法性及人民的支持,在限制資訊流通的情況下,履行對廣大貧窮人民的福利政策,分配基礎耕地、用品及救濟金讓其可以種植作物販賣,並維持最低生活品質(多半國家施行進口替代及國內產物保護主義 1950’s ~ 1970’s)。

然而,經過數十年後,這些“偽民主國家”的初代領導人已經輪替到下一代,以往靠著民族英雄光環、靠著資訊管制樹立形象以及發放微薄物資的福利政策而足以獲得夠多民眾支持的領導者隨著資訊技術進步、人民意識到所謂福利政策其實就是能夠讓人維持基礎生存而開始失去獨裁統治的支持與合法性。

資產階級人民開始要求他們本就應該有的權力及權利。政權在接近千禧年時紛紛經由抗爭轉型,獨裁者下放權力,轉為真正的民主政體,國營企業也開始私有化或是開放持股化。

此時的平民階級誠然尚未意識到經濟與自由其實是兩回事。在獨裁時期,政府可以有效率(因不能有異議)的推動公共事務、強拆民用設施並建立基礎公有設施以及在外界資訊、市場封鎖的情況下“施捨”能夠維持生計的福利措施給平民百姓,龐大的新興國家工產階級的人們因而越發認定,在國家被資產階級抗爭為民主政體後,必定能有更好的生活,畢竟他們總是以各種手段推銷民主,其中一項便是更好、更富裕的經濟成長。

當大眾看不到經濟承諾的履行

馬拉威,一個同樣於二次世界大戰後脫離英國殖民(1964 年)的新興非洲國家,歷經了上述過程後,強人半獨裁政府終究下放權力,成為一個真正的民主國家,千禧年代初,馬拉威的年度總產值隨著經濟開放、外來投資的溢入,的確較半獨裁時期成長許多,但這些資金大多溢入少數資產階級的手中,由廣大人民所組成的農民、工產階級反倒因為後殖民時期的保護主義逝去、外來公司、農產品進入、社會福利政策的縮編(當權者必須將資金更平均的分配在所有需花費的問題上,而不再像從前的強人政府只需拉攏最大宗的平民階級。)而造成生活品質的再下降。

正因為如同上述狀況(上上段)所導致,民主化現象通常伴隨著經濟成長的承諾,又如同《華盛頓公約》中美方領銜陣線提及的,民主會使人們過上更加自由、舒適的日子,此一累積數百、數千年人類智慧演進、發展的政體就如此與經濟飛快成長綁在了一起。

另一個橋而有力的數據,則根據 LAPOP《拉丁動態調查 Latin Barometer Surveys》指出,拉丁美洲人民對於民主政體的支持度與經濟成長率完整的銜接在一起,當經濟良好,民眾則支持民主,不好時則反之。

筆者在此處,欲舉出由社會建構論 Social Constructivism 以及傳播學者李普曼 Lippman 所提出之腦海中的圖像為論點,解釋為何會在民主化之後,人們又開始咒罵這個得來不易的政體:從前獨裁專制時期,政權只需拉攏最龐大的族群:平民階級,即可獲得廣大支持,平民階級在資訊封鎖下,對於尚未“客觀存在”的論題(Issues)沒有感知(Awareness),據建構論中,只有在人們以符號描述問題後,社會問題才得以出現為要點,人們在民主化、資訊開放後,面臨許多以前從不知曉的新論點,因而直接將經濟生活為首的問題怪罪給了他們唯一接受的改變:民主。

甚至在某些地方,人們又願意與過去拚命抗爭的專制政體合作以換取更高的經濟成長。
烏克蘭,沒錯,烏克蘭即是一個例子。在約 20 年前的革命所帶來的民主開放後,烏克蘭的經濟成長節節下滑,而後,人們選出了一位明顯偏向專制且親俄的總統:雅努科維奇(Yanukovych)。上任後,雅努科維奇斬釘截鐵地遏止許多前總統民主時代所給出的自由,但確實,他也實行了選前的承諾,以強力手腕改善了烏克蘭的經濟,儘管我們覺得訝異,但此案更加深化了許多人們心中“專制相較於民主能為人民帶來更良好的經濟”的印象。

本文關於馬拉威、烏克蘭之描述參照自 Joshua Kurlantzick 所著之 Democracy In Retreat 一書

結語談話

筆者認為,我們應該有義務知道,得來不易的種種自由與經濟雖並非毫不相干,卻也不是環環相連的,的確,資訊自由的民主社會使我們看到了比專制獨裁政權人民所見更多的負面議題,但不能一昧地把過錯推辭在民主制上,尤在於因疫情、國際紛擾以及貪污嚴重而經濟動盪的今日,更應該藉著我們所擁有的權利去發聲、去議論,去理性抗爭,從而由根本解決論題。

上述為過於樂觀的發展臆測,但此文仍希望大家審視經濟與民權獨立的可能性。且此文主要論點只是造成這龐大問題中的冰山一角,其餘相關論題還有待日後一一觸及。

2022/03/07 Taipei,Taiwa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植被:新的都市貧富分界線》|存在指南 Way To Exist

《可有血崩肉離的殺戮,卻只能隱約瞥見正常人類性器》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