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祁

馬特市新手。ig帳號同名,沒盜文嘿。 雖然下雨天很煩,但還是很喜歡下雨天的北漂台大生。 讀小五的時候因為喜歡的男孩不喜歡自己所以開始創作,寫到現在,打算寫一輩子。 在某本言情上看過一句話,「這世界上所有人都註定蠅營狗苟的活一輩子,可是每個苟且的偏旁,都應該是讓自己來寫的。」 深以為此話說的對極了。

孤單

那樣的灰色很任性,它們從來不理會走廊的光亮,很快從那小小的縫裡溢出,洶湧的包圍過來,像當年站在花蓮六十石山上看金針花海,漫山遍野、無邊無際。但台北城裡能夠予我棲身的唯一一個角落,卻深藏在這片灰暗裡,這迫使我必須向著它走進去。

01 . 15 . 2022


八點,瘋狂的唱幾個小時之後,夜色鋪遍台北,經歷三次曲終人散之後的曲終人散,我終於又落回一個人的世界裡。

有太多朋友之後,就會害怕離開,形單影隻和那些空白的訊息欄。

瘋狂過幾次之後我漸漸成了全寢最常晚歸的人,於是回宿舍之後我開始習慣先看上面的小窗透出來的是暖黃或是灰色。

今天是灰色。

那樣的灰色很任性,它們從來不理會走廊的光亮,很快從那小小的縫裡溢出,洶湧的包圍過來,像當年站在花蓮六十石山上看金針花海,漫山遍野、無邊無際。但台北城裡能夠予我棲身的唯一一個角落,卻深藏在這片灰暗裡,這迫使我必須向著它走進去。

多麼可笑,溺斃的人在停止呼吸之後下沉,擁抱與承接它的卻是讓它死亡的同一片海。

用近乎於砸的力氣弄開了燈就能夠輕易地趕走灰暗,卻沒有讓孤單的溼度下降一點。不知道從什麼時候,一個人從曾經的享受悄悄變質成現在的難以忍受,又或許,那從來只是一場盛大的自我欺騙,像是聯考八股作文裡,每個人都會的那套說詞,每個人都費盡心力「終於學會」的那些「道歉與原諒」、「從失敗中學習」與「和好如初」。

我總感覺自己像是前世沒吃飽的餓死鬼,因為兒時被孤立的慣了,只能拼命地去抓住每一份關係,永遠也沒有饜足的時候,甚至會為了看起來不像一個邊緣人而拖著不回訊息,多麼可悲。

事實上我知道自己似乎很幸福,今天醒著的前十二小時我都糾纏於各式各樣的我們之間,但我終究抵抗不了只跟自己待在一起的一個小時,那令人難以呼吸的一小時。


*

今天洗澡的時候我突然發現我好像什麼都做了,但又約等於沒做,但忘了自己大一上的終極目標,所謂探索。

多空虛的大一上,我總是會懷疑自己是不是其實選錯了路,雖然我最終的答案永遠永遠都是我沒走錯。

只希望下學期不要又忘了新年新希望,該做的那些事情,該打起的那些精神,’或是該時時刻刻記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