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nis Tseng

你好,我是 Dennis,現在是喜歡資料分析與資料新聞的記者,喜歡閱讀與寫作。媒體工作以外,對計算傳播學、統計、資料視覺化也有濃厚興趣。也會在 medium 上發文 https://medium.com/@tsengmoneymoney

《未生》與《繼承者們》當中的階級與性別

「再怎樣弱勢也都能翻身」雖然是糖衣毒藥,但真的好好吃

註:原文寫於 2015 年

《未生》的海報,source: TVN

之所以選擇《繼承者們》(2013完結)、《未生》(2014完結)作為本篇評論題的討論對象,不只是因為它們耀眼的收視率或者是熱烈的討論而已,這兩齣韓劇在階級層面上呈現出了共同的特徵,而儘管在女性角色的塑造上有所差別,但也有一定的脈絡可供參照。

《繼承者們》主要敘述清潔婦之女和財閥私生子的纏綿戀愛,《未生》則是單親家庭背景且僅具高中同等學歷青年的艱苦職場奮鬥故事。

簡而言之,由韓國一線當紅女/男星撐起的《繼承者們》以愛情為主題,劇情極力凸顯女男主角之間家世背景的差異,而由韓劇新星領銜主演的《未生》則以職場新人的努力不懈為核心,各部門呈現出的辦公室生態也忠實的反映出韓國當下的社會現實。

先以階級的角度切入,便可以發現無論戲劇主題(愛情亦或職場),這兩齣韓劇皆在有意或者無意下,試圖訴說一個「再怎樣弱勢也都能翻身」的故事,這裡的弱勢並不單純是經濟上的匱乏,也包含了階級的差異(如不同職業的社會觀感)。

《繼承者們》當中帝國高校內赤裸的階級制度,以家長職業、公司規模作為子女在校等級的判準,學生自主的將各自分為經營繼承人集團、股份繼承人集團、名譽繼承人集團、社會關愛者集團,高等級的學生可以使喚低等級的學生,對於受到帝國集團「關愛」而獲得免學費待遇進入帝國高校的社會關愛者,更是受到眾人欺負的目標。

而男主角金嘆的家庭也呈現了森然的等級制度,由金嘆的父親(帝國集團會長)為核心,金嘆的母親(婚姻中的第三者)、會長的元配、金嘆的哥哥金元(帝國集團社長)、金嘆都必須絕對服從會長的命令。而婚家體制下建構出的正宮/小三關係,讓金嘆的母親在家中的地位屈居末流。

女主角車恩尚則是社會階層下的另一個極端,身處於單親家庭的她由身心障礙的母親撫養長大,從小就得打工以維持家計,因緣際會到了美國遇到白馬王子金嘆,也只能是正常生活中偶爾的脫軌演出—恩尚說那段經歷只是她的「仲夏夜之夢」。回國後變得重新面對每日放學後至冷飲店打工、高中畢業後便不再升學的處境。

由此看來《繼承者們》的劇組試圖呈現給觀眾的,即是無止盡的成功翻轉。車恩尚和金嘆的戀愛,讓她得以從社會底層一舉晉升;金嘆母親對大老婆的反擊,則象徵著正宮地位的奪取;金元接任集團會長,代表著兒子突破父親對於子女命運的控制;最重要並且關鍵的仍是金嘆自己,透過不顧現實情況的戀愛,以及私生子身分的自我揭露,金嘆讓大家知道即使不是正統,仍有轉正的一天。

然而令人疑惑的仍舊是,翻轉後社會的結構有被撼動嗎?這些激勵人心的改變是真實的嗎?若非家中的影響力,金嘆其實完全沒有勇敢追愛的資本;金元在接班過程中犧牲了自己的愛情,這樣的陽剛氣質展現只是新的父權形象塑造而已;金嘆母親透過病榻陪伴展現了對於會長的忠貞,但能夠奪回的女人地位也只是男人的附屬品;而車恩尚的向上流動則至為悲慘,因為要像她一樣能夠在辛勤勞動換取溫飽時還要保持美麗婉約,實在不是容易的事情。

《繼承者們》海報,source: SBS

《未生》的主角張格列和車恩尚一樣來自單親家庭,成長過程中為家裡分擔家計的過程非常相似,稍有不同的是格列自幼愛圍棋成痴。有這樣值得依憑的興趣,可以作為接下來艱苦職場的避風港,對而弈的經驗所養成的敏銳和耐性都轉化成了工作時應對的利器,遭到同事或上司無理對待時,也能夠以下棋時習得的豁達人生觀應對。

《未生》裡的階層不像《繼承者們》那麼多樣而且隱微,在公司劃分明確的科層體制裡,下令者和服從者(如社長和專務之間並沒有一定的從屬,但專務還是得聽命於社長)、上司與下屬、前輩與後進,由權力關係所產生的地位差異是上班族注定要承受的重量。倘若幸運則有機會遇到和吳科長一樣支持下屬的上司,但更多時候會遇到像馬部長一般全無雅量,甚至性騷擾、對員工暴力相向的長官。不只是職場中最讓人難熬的上司下屬關係,同期間患難與共的深厚情誼,不同部門爭搶業績的壓力,以及公司內部醜惡的權力鬥爭,《未生》的成功即在於其準確地再現了職場上真實的樣態。

《未生》由至貧的張格列的視角出發,儘管他總是安靜的觀察而不見強烈的情緒起伏,但反而更能夠讓觀者可以順利的進入劇情。正因為不具技術也沒有學歷的他沒有立場和人相抗,因此他的眼光並不帶審判,好似不斷自問著:「社會底層的我,也會有機會吧?」張格列如此冷凝卻又不失希望的情緒,恰好和他身上承擔的社會階級有著強烈對比。

然而,我認為《未生》之所以能夠廣受大眾的歡迎,不只是因為對於白領階級辦公室政治的清楚描摹而已,更為深沈的理由其實是,這齣戲觸及了身處於新自由主義浪潮下,中下階級內心最為迫切的疑問:「努力是不是就會成功?」張格列低調無爭的處事風格,以及謙遜有禮的待人態度,呈現出一位貧窮者對於帶有惡意的社會所做出的回應,同時也是他守護尊嚴的方式。

可是,張格列的行為模式,會不會反而予人抱有一種錯誤的假想?「努力有機會成功沒有錯,但不成功可能是你不夠努力。」我知道這可能是自己有所偏移的假設,然而在看完未生後,仍不免得產生出這樣的想法,因為張格列實在太過逆來順受了。身處於勞資不對等的今天,遇到不合理的事情首先隱忍,遭到不公正對待只會反求諸己,並且身份還是權利保障較不完整的約聘員工,這難道不會是「慣老闆」心中的模範勞工嗎?

但值得慶幸的還是,能夠在韓國社會中見到民間凝聚出的動能對政府造成的衝擊,雖然未竟全功,可是也算是讓人見識到了流行文化介入現實的力量。總而言之,張格列的努力奮鬥好似讓人重返台灣當年愛拼就會贏的年代,不由得生出了些希望,但醜怪的現實也同時勒緊了觀眾的頸項。

從性別的角度觀察《未生》,因為並非以愛情為主軸,戲份較多且負擔較重的以公司裡的女強人主,可以見到女性角色們在職場上堅強的表現,就自由主義女性主義的精神而言,是極佳的典範。

而女性演員較多的《繼承者們》,卻因為劇組太用力描摹情愛關係反而使得人物太過扁平,即使繽紛的愛情支線則讓人見到不同的女性氣質,但總體而言戲劇當中的角色還是相對較為同質。女主角車恩尚的個性獨立不依賴人,可是要脫離階級的魔咒,仍舊「需要」有錢公子哥來解救。

事實上,《繼承者們》當中的親密關係都十分典型,稍微脫離正軌的小三/正宮之爭最後也只能重新回到婚家的束縛內,令人看了緊繃無力。總體而言,整齣戲對於性別關係的不同樣貌,實在無力提供太過宏觀堅實的敘事,但這也是選材上的限制了,因為主題本來就是娛樂大眾的快樂偶像夢幻戀情,又能說什麼呢?

《機智醫生生活》第二季的大結局,那是 Netflix 還能截圖的時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看《乘風破浪》的夏天:打開浪姐的八百萬種方法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