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
CJ

以閱讀和書寫煉淨感受,理清思緒,與群體建立關係

Late Night

凌晨一點,你會想起誰?

甚麼樣流過的時光會讓你記住,在即將入睡前的此刻躍入你的腦海;有沒有誰曾經在半夢半醒的交界,在你額上輕輕落下一吻,溫柔地輕聲說,晚安。

空氣裡帶著一點曖昧的濕意,春日將盡,而也還不是夏天,四月彷彿一眨眼就過去,還沒得空回顧,五月就已經過了一周。

如果數算日子是為了紀念,那不再數算是否意味著我們或多或少失去了甚麼。

"讓我與你相遇的春天,就要來了,再也沒有你的春天....就要來了",不合時宜的台詞默默地飄了過來,一滴淚水滑過眼角,噢,原來某一小塊的我還是卡在那個離別的季節,縮起自己的手腳,防衛甚麼似地把頭埋在膝蓋裡抱住,不看不聽不想,假裝關閉了感官就能不要分開。

以前說再見時我時常哭,知道再也不會見的那次,卻反而只是呆愣著,痛覺神經大概繞了銀河系好幾圈,在數不清的日子後才突然反應過來,詭異得不知道該不該承認那是痛。

而在更久更久之後才明白,道別從來都沒得準備,甚至,沒有選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