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哥
猫哥

走了太远,忘了从哪出发,也不确定终点。

流放:第四十一章

(edited)

李明约东南北在麦当劳见面,点了两份巨无霸套餐,迅速吃完,临别时交给他一个厚重的牛皮纸袋,叮嘱他尽快存到银行。

东南北到最近的邮局给妈妈汇了五千元,然后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告知,妈妈说:“汇那么多钱干什么?我的工资都花不了。你在外面开销大,自己留着吧,省着点花。得找个媳妇了,男人没有女人不叫日子。”

“我尽快找一个带回去给你看,你要是不同意,我就换。”东南北说。

“日子是你俩过,你俩看顺眼了,我当妈的搅合什么。”妈妈说。

“好了,妈,我在邮局,话费挺贵的。”东南北说,“还有,今年春节我还是不回去,太远了,路上就得用掉一半时间,这里提前祝妈过年好、健康长寿。”

“别回来了,常通个电话听听声音就没那么想了。”妈妈说,“你哥回去没?”

“嗯?妈说什么?没听清。”东南北说。

“你堂哥前段时间来家刚走,我问你他回深圳没有?”妈妈说。

“噢,我听说他回来了,但我还没见到他。”东南北说,“还有,妈你今年就退休得了,我准备换个大房子,把你接过来住。”

“我能动弹还用你们伺候啊?行了。”妈妈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东南北走出邮局立即到报亭传呼了光仔,随手买了一份《深圳日报》翻阅,证券版各种醒目的大标题:“再创新高”、“累计涨幅267%”、“将爆发史上最长牛市”、“开户量突破千万”、“股民的春天”……

光仔电话复机,东南北问:“我哥回来了?”

光仔说:“没有啊!”东南北“哦”了一声。

挂断光仔电话,东南北又买了份《证券报》,把上一个交易日股票行情仔细看了一遍,很多股票都涨了百分之二十以上,他看了下时间给高峰打了个电话。

“你想取钱了?”高峰一接到东南北电话就问。

“是啊,马上春节了,得还人家钱。”东南北说,“行情怎么样?”

“涨!涨疯了,远不见顶。”高峰说,“你现在退太可惜了,春节前肯定不能跌,政府一定会维持节日气氛。”

“我和万山河的账户怎样?”东南北问。

“大盘都翻了三番多,你俩只能高不能低。”高峰说。

“你都买了啥股票?”东南北问。

“你不用关心具体是啥。”高峰说,“我们都是跟着大户和庄家买,他们满仓我们就满仓,他们要跑我们第一个知道,肯定比他们跑的还快。”

放下电话,东南北掏出呼机查看,发现连着三个急呼,东南北赶紧回了电话。

“总算找到你了!”盛主任在电话中急切地说。

“不好意思,盛主任。焊条的事儿怎么样了?”东南北说。

“我们搞不懂你这老乡是什么意思?”盛主任说,“我们忙乎一通,请也请了,送也送了,啥条件都答应了,但是最后典当公司给我们评估的价值也太低了,相当于市场价七折。低不说,才同意放30%的款。就算我们各种成本加起来确实和废铁价差不多,但毕竟是焊条啊!”

“是不是你们说漏嘴了?”东南北说,“他们断定你们不想赎回了?”

“也没有吧?”盛主任犹豫着说,“不想赎回就是这样了?”

“我跟你说过典当公司赚的是高额利息,而不是当品拍卖的差价,别说你是三折还是七折,就是你白给他们,他们往哪卖?你们自己都卖不出去,他们连存放的地方都没有。”东南北说,“大哥啊,你把我和老乡也给装进去了,我俩商量和他公司的说法就是你们短期周转,你们业务很好,负债率很低,而且承德的焊条质量是最好的,市场上很抢手。”

“那怎么整?你可千万别让我们老板知道啊!”盛主任焦急地说,“你帮我想想办法,我……我管你叫大哥!”

“别别。”东南北说,“不过确实骑虎难下,我老乡一个人肯定决定不了,上面好几个领导呢。他们开出的条件相当于总市价的两折,就是掐准了你们舍不得放弃,到期肯定得赎回,还得乖乖付利息,东西仍然放你们仓库。金融业里都是人精。”

“那我们保证赎回,能不能再高个百分之十到二十?”盛主任说。

“关键是咱们穿帮了,人家不信我们了。”东南北笑着说,“你们能出书面保函吗?盖上公章?”

“那有难度。”老盛嗫嚅半晌说。

回到行里,东南北找到张诚把事情经过简单和他复述一遍。

“龚平确实胆子小,怕担事儿。”张诚说,“不过他们最终决定收焊条也说明他确实做了最大努力。”

“他不是卡着想多要点回扣?”东南北说。

“不会,咱老乡还行。”张诚说。

“我认为客户他们肯定是想清库存了,也没精力去找下家,实际上他们焊条质量挺好,只要路子对,应该不愁卖。”东南北说。

“差不就差在时间上嘛,尤其临近春节,民工都早早回老家过年了,很多工地都停工了,一般都得到正月十五以后才能恢复正常。”张诚说,“我都帮你打听明白了。”

“那就等,反正不是急死人的事儿。”东南北说。

“你记得前两天我问过的那单保险业务吧?”张诚说。

“记得。”东南北说,“现在什么情况?”

原来有家央企的地产子公司在新区拍了块地,规划了五栋超高层商住两用的地产项目,去年在深行开户贷款,由母公司担保。地产公司总会计师是张诚妈妈干姐妹的老公,两家来往非常密切。一次偶然机会总会计师得知保险里面的回扣很高,他就让张诚打听一下,张诚把实际情况告诉了他,他和国保洽谈了几次,但是一直谈不拢。

“还在僵着,换保险公司的可能性很大。”张诚说,“但你得确保回扣比例和安全。”

“保险这边问题不大,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把焊条的事儿一并解决?”东南北说,“我们先找笔钱给客户算定金,也是帮着他们融通一下。这边等到年后开工开始运作,让总会计师出面跟乙方打招呼接下这批焊条,咱可以打折。总会计师权力大,工程决算的时候随便手一松一紧就是几千万的差额。”

张诚沉吟了半晌说:“理论上可行,但是上哪找钱付定金?”

“我来想办法。”东南北说。

东南北给盛主任回了电话告知他如果春节前急用钱,只能接受典当公司条件。如果确实希望一次性处理掉,能接受市场价二点八折的收购价,春节后有望成交。

东南北又给朱珠打了个电话,刚接通朱珠就说:“学长,好久不见,我正想找你。”

“啥事?”东南北说。

“你先说。”朱珠说。

“我春节想去趟泰国,你能天天去看看多多吗?”东南北说。

“哎呀,这可麻烦了,我得回奶奶家。”朱珠说。

“那我问问万山河他们,看谁春节不走。”东南北说:“还有一个事儿,上次那个焊条你问问多多姥爷有没有人要?可以打折,客户缺资金周转。”

“我问问看吧。”朱珠说,“那预祝你新春快乐,泰国之行平安!”

“祝你新春快乐!财色广进,名利双收。”东南北说,“对,你找我啥事?”

“哈哈哈哈,第一次听到这么赤裸裸的祝福。”朱珠笑着说,“我的事儿不重要,不重要,就是画了几幅画想请学长看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