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哥
猫哥

走了太远,忘了从哪出发,也不确定终点。

流放:第七十五章

(edited)

东南北和朱珠牵着手、光着脚走进汤馆的时候,服务员奇怪地看着两个人欲言又止。坐下后东南北浏览着菜单说:“咱俩就要两罐汤和一盘炒粉、一盘青菜怎么样?”

“一罐就够了。”朱珠说。

“一罐养生,一罐养胃兼预防感冒。”东南北说完看着菜单和服务员说:“一罐黄参炖鸡,一罐胡椒煲猪肚汤,麻烦上河粉的时候带一小碟辣酱,谢谢。”

服务员离开后,东南北盯着朱珠的眼睛一脸坏笑,朱珠指着他说:“我警告你啊!别再出什么花样了。”

“在公共场合不穿内裤感觉如何?”东南北笑着说。

“你要死啊!小声点。”朱珠涨红了脸看了下周围说,“特别不习惯,还凉飕飕的,感冒了就找你算账,疯疯癫癫的你。”

“把热汤一口气喝下去,发汗了就能把寒气逼出来。”东南北包住朱珠的手揉搓着说。

朱珠前倾着身体凑近了东南北吻了一下,四目相视凝望着。

两罐汤同时端上来,东南北先给朱珠盛了一碗猪肚汤,催促她一口气喝掉。朱珠喝下半碗汤后抬起头揉着肚子说:“胃里好舒服,吃了一天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脸色可好看了,平时有点苍白。”东南北看着朱珠潮红的脸说。

“嗯,我有点贫血。”朱珠说,“别看我!你快喝汤,趁热。”

“你坐过来,我们挨着。”东南北说着腾到里面位置,朱珠过来后他又蹭回去,和她贴在一起,牵着手,一个人用左手一个人用右手使筷子。

连着两天没发现朱珠来过的痕迹,东南北打电话到朱珠单位才知道她生病请假了,立即打到了她的家里,电话里朱珠的声音带着一点鼻音。

“都是我不好,害得你感冒了。”东南北说。

“没事儿,就是普通着凉,昨天有点发烧,今天好多了。”朱珠说。

“我想去看看你。”东南北说。

“不要,被我爸妈撞到就惨了。”朱珠说,“很快好了,我就立即飞出去。”

“他们不在上班吗?”东南北说,“我就过去看你一眼,我好想你。”

“好吧,我也好想你和多多。”朱珠说,“你到楼下的时候打个电话,响一声我就挂断,你上来后不要敲门。”

东南北刚走到五楼,门就打开了,朱珠蓬松着头发穿了件睡裙,食指放在嘴唇中间看了眼对门拉着他迅速进了门。朱珠轻轻关上门后给东南北拿了双拖鞋,看着他换完鞋子,牵起他的手向房间走去,他手里拎着袋子一下把朱珠抱起来说:“我好想你。”

“我也是。”朱珠搂着东南北的脖子说。

东南北抱着朱珠走进了卧室,借着厚重窗帘透过的微光,一眼看到正对著书桌的墙上挂着自己的素描像,周围是一些小画。

“这是谁?长这么难看还挂在墙上?”东南北抱着朱珠看着素描像说。

“放下我,你累的。”朱珠说。

东南北把朱珠放到床边坐好,她双手支着床沿低着头、踢着脚没说话。东南北蹲下来,双手放在她的大腿上,仰起头看她,她又扭过头去。

东南北说:“还是不舒服吗?”

朱珠把东南北的头按在自己大腿上叹了一口气说:“我可想你了,满脑子都是你,都是我们过去的点点滴滴,我们好像在一起有一辈子那么久了。”

东南北抬起头摩挲着朱珠的腿说:“我也是,一天闻不到你的味道就心乱如麻、六神无主。”说着撩起了朱珠的睡裙,把脸直接侧贴在朱珠光滑的大腿上。

“我爱你,朱珠。”东南北说,“透过玻璃门见到你时就爱上你了。”

“我也爱你,南南。”朱珠摩挲着东南北的头发说。

“好香。”东南北用鼻子蹭着朱珠的大腿说。

朱珠把东南北拉起来站在自己面前,仰着头痴痴地看着他,眼睛里闪着泪光。

“我真的好爱你。”朱珠说。

“我也是。”东南北说着低下头去吻朱珠,她别开头说:“嘴巴里苦。”

“同甘共苦。”东南北说完含住了朱珠的上唇。

朱珠吻着东南北,抱着他的腰分开腿往前挪了下,抬起腿盘住他的大腿,过了一会儿双手伸进他的衣襟放在他的腰上慢慢抚摸起来,从腰摸到后背又绕到胸前。

“你的皮肤好光滑,肌肉好结实。”朱珠低着头说。

东南北扯下领带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粒扣子后停住,朱珠抬起手一粒一粒解开扣子后轻轻地分开了衣襟,注视着东南北的胸肌说:“好性感。”随后慢慢抚摸着,轻拂着东南北的乳头。“它怎么竖起来了?你冷吗?”朱珠说。

“它很敏感。”东南北躲闪着说。

“你不舒服?”朱珠抬起头看着东南北说。

“很舒服。”东南北向前挺着身体撞了一下朱珠。

“它们连着吗?”朱珠疑惑地看着东南北问,东南北点了点头说:“亲亲它。”

朱珠嘟起嘴唇亲了一下,然后又亲了下另一只乳头,看了一下、舔了下嘴唇含住了一只乳头轻轻吮吸着。

“啊~好舒服。”东南北身体抖了一下轻轻地说,伸出手顺着朱珠的睡衣领口伸进去,抚摸着她的脖颈和后背。

朱珠褪下了东南北的衬衣,脸贴在东南北胸上抚摸着东南北的背。东南北拉了一下朱珠的睡裙裙摆,她活动了一下臀部抬起了手臂。东南北把朱珠的睡裙脱下放在床上,轻轻拉开她环抱在胸前的双臂,注视着她雪白、膨大的水滴状乳房,朱珠夹紧了手臂。

“我终于见到她们了,形状太完美了,我想摸摸。”东南北说着两只手托起了朱珠的乳房端详着、用手指深深按了一下说:“沉甸甸的,又软又有弹性。”说完低头亲了一下,朱珠微微呻吟了一下。

东南北轻轻拉着朱珠内裤的边缘,她按住东南北的手看着他摇头。东南北解开皮带把自己的外裤和内裤一起褪在了脚边,坚硬的阳具斜斜地对着朱珠。

“它长这样?很神气。”朱珠看了一眼抬起头说。

“你不是见过它吗?”东南北说。

“不一样,那时是皱巴巴的,觉得可丑了。”朱珠说着挪动了两下靠近东南北,抱住了他的腰、贴紧了他的胸、抚摸着他的背。

“亲爱的,我们回家吧?”东南北抚摸着朱珠的背说,“回自己的家。”

朱珠直起腰、转了一下眼睛笑了起来说:“好主意!”说完推开东南北跳下床,拉起他的裤子。

“它变小了耶!还是小的时候可爱,大的时候有点吓人,怎么有点像多多?”朱珠拨了一下“哈哈”大笑着说,“快!我们自己穿自己的衣服,爸妈快下班了。”

“亲爱的,看我给你带了什么?”东南北拽着裤腰拿过手袋递给朱珠。

朱珠掀开盒盖惊喜地说:“哇哦!好漂亮的鞋子。”又扯出一个绒布袋里的东西看着东南北说:“你可真行!你自己去买的?服务员不得笑死?”

“她们都是酸溜溜的笑不出来。”东南北说,“你的码数太大了,只有这个款式有。”

“你怎么知道我穿多大号码的内衣?”朱珠甩着小三角内裤问。

东南北挑了两下眉毛、笑了一下没说话。

“变态佬。”朱珠嘟囔了一句。

“来试试合适不?”东南北拿起胸罩说,朱珠一把抢过去说:“要先一下洗才能穿的。”

“那我给你穿上鞋子,别穿袜子了。”东南北说着把朱珠抱到床上,把着她的脚踝套上了鞋子、系好了鞋带,朱珠站起来跳了两下说:“正合脚。”

“你乳房晃得我头晕。”东南北说。

朱珠白了东南北一眼,捂着胸转了几圈、跳着说:“回家喽!马上要看到多多喽!”

朱珠一进家门就踢下鞋子跑进客厅说:“还是这个家舒服、自由。”东南北追上去横着抱起了朱珠,吻了一下说:“我看看把我的新娘放哪?”

“不要啦,我要去看多多。”朱珠说着挣脱了东南北的怀抱,“噔噔噔”地跑上了楼。

两个人一起洗漱完回到了朱珠的卧室,朱珠裹着浴巾、调好了灯光、点燃了一炷香,把薄被子叠起放在一边,在双人床中间铺了一条浴巾,上面又放了一条小方巾。

“你要干嘛?”东南北看着床上说。

“烦死了!去去去去!回你宿舍去。”朱珠说着往外推东南北,挽在胸前的浴巾掉在地板上,东南北转过身一低头含住了朱珠的乳房,朱珠刚一扳他的肩膀,他用牙咬住了朱珠的乳头。

“轻点!”朱珠用力拍了下东南北的背说。

东南北和朱珠拥抱着倒在床上翻滚着,热烈地亲吻着,贪婪地抚摸着对方的身体,互相吻遍每一寸肌肤,不住地说着“我爱你”“我也爱你”。

朱珠掉过头,贴着东南北的身体爬到他耳边悄悄说:“我要你。”

“怎么办?”东南北摊开双手说。

“什么怎么办?”朱珠忽然坐起来骑在东南北身上说,“怎么你像个扭扭捏捏的小姑娘,我倒像个大色狼?”

“我是说你是个处女?”东南北说。

“是啊!怎么?你不想负责任?”朱珠笑着说,“不用你负责任,我对你负责任。”

“反正你早晚是我的人,我不急。”东南北说,“再说也没有安全套,我不想你意外怀孕。”

“看谁急。”朱珠说完翻下身重重地平躺在床上,雪白的乳房荡漾了几下倾泻在胸前。

“我饿了。”东南北起身跪在朱珠大腿间,俯下身捧起朱珠乳房按在自己的两侧脸颊揉着、舔着、吸着。朱珠轻声呻吟起来,顺手抓住了他的下体拉了一下。

“你别给我扯断了!”东南北含混地说着,朱珠赶紧松开了手。

东南北的手在朱珠大腿根撩过,拿到自己面前看着说:“哇喔,都是水。”说完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说:“好香。”又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手指,“甜的。”他咂咂嘴说。

朱珠愣愣地看着东南北说:“不可能。”

“不信你尝尝。”东南北说着压在朱珠身上,把手伸到她的嘴前,她一下子别过脸去。东南北欠起身,扳住她的头,把手指放到她嘴唇上,她紧闭着嘴。突然朱珠一把握住东南北下体用力弯了一下说:“你再闹,我把你锤子掰断。”

“你管它叫啥?”东南北盯着朱珠问。

朱珠看着东南北又用力弯了一下,东南北向后一退脱离了她的手,伏在了她两腿间,抱起了她的臀部对着自己,向前一拱,一下子触到了一片柔软、温暖、湿润的嫩肉。

朱珠大叫一声,双手按着床向后躲开了东南北说:“你等一下。”说完把揉皱的浴巾铺平,小方巾展开叠在上面垫在在自己大腿根下面,用手臂遮着眼睛说:“轻一点。”

东南北跪在朱珠的双腿间,扶着她的膝盖慢慢打开大腿,定定地看着她胀鼓鼓地带,隐隐可见两片花瓣的边缘,湿漉漉的。东南北用舌尖挑了一下,朱珠抖了下身体,伸出手抓着东南北的头发提起又按下。

东南北用舌尖分开两片花瓣轻轻舔着,朱珠绷紧了身体,呻吟不断。东南北抬起头看着朱珠说:“我想看它一眼。”

“不要。”朱珠扭动了屁股一下说,用力并了下膝盖又放松下来。

东南北低下头,用两根手指轻轻分开花瓣呆呆地注视了很久喃喃地说:“它好美。”说完爬到朱珠身侧,扳过她的头凝视着她的眼睛说:“我好爱你,朱珠,我真不忍心把它撑破。”

“我知道。我也好爱你、好爱你、我最亲爱的爱人、唯一的男人。”朱珠轻声说,转过身和东南北紧紧抱在一起、默默亲吻着、深情爱抚着。

“我们换个从容的时间完成这个庄严的仪式。”东南北说,朱珠点点头。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流放:第七十四章

流放:第七十六

流放:长篇小说《边界》三部曲Ⅰ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