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哥
猫哥

走了太远,忘了从哪出发,也不确定终点。

倦侣(长篇小说《边界》三部曲Ⅲ):第二章

下午下课后,东南北等在最后和汪教授一起走出教室。

“汪教授今晚空吗?我请汪教授吃饭。”东南北说,“刚好今天经济学课结束,庆祝一下,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门课程。”

“哪有学生请老师吃饭的?”汪教授说,“改天吧,晚上我还不知道空不空。”

“我听说汪教授就一个人住在教工宿舍里。”东南北笑着说,“要不这样?我有些问题想请教汪教授,就在饭桌上,南门外有家淮扬菜,我一直想尝尝。”

“你有什么问题?”汪教授说。

东南北和汪教授边走边说:“我想知道我们国家现行的经济政策是不是来自于凯恩斯主义?”

“你读了《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汪教授说。

“是的,院里发了很多参考书。”东南北说,“我还细读了一遍《国富论》。”

“你为什么关心这个问题?”汪教授说。

“嗯……我前段时间帮院长完成一个咨询案子。”东南北说,“但是我对整个咨询报告不太满意,感觉从一般环境分析直接跳到企业战略选择有点突兀,逻辑上也没有必然联系。但这块我的知识积累不够,描述不清,也无法判断、解读目前的国家经济政策和预测未来的经济走向。”

汪教授笑笑说:“不是已经做完了吗?收到咨询费没?是院长要求你们反思的?哪有这么做咨询的?又不是论文。”

“是我自己觉得不严密。”东南北说。

“咱俩到教研室聊吧。”汪教授说,“晚上吃饭的事儿再说。”

“马老师在吗?”东南北说,“我怕见到他尴尬,我们还是先去饭店吧,估计叫两瓶啤酒能让我们坐着说话。”

汪教授想了下说:“好吧。”

落座后,东南北叫了两瓶啤酒,汪教授看着东南北倒酒说:“你们怎么把马老师换掉了?本来经济学这门课上学期就应该结束,结果把我的课也调得乱七八糟。”

“我们也是忍了好久。”东南北说:“我还清楚记得给院长写的联名信内容。主要意见是马老师教学方法生硬,照本宣科;专业水平有限,对于大家的提问几乎不能给出合理解答;教学积极性不高,对工作缺乏热情,和同学几乎不交流;还有一个是个人习惯的问题,同学们讨论了半天,最后我决定还是写上去,就是他坐在讲台后面上课时不停地抖腿,虽然我们看不见他的腿,但是他身体在晃,像患了帕金森综合症一样,让我感觉心浮气躁。”

“哈哈哈哈!”汪教授大笑着说:“这个真很难说是不是问题,霍金要是给你们上课怎么办?”

“是啊,事后我们也觉得不妥,但主要是前面的问题。”东南北笑笑说。

“你们对我怎么评价?”汪教授说。

“汪教授是有真才实学的,这点对我来讲是最重要的。汪教授上课不看教案,顺手拈来,把教材都打散了讲,像汪教授自己写的一样,这点很厉害。汪教授的知识面很宽,讲到一个高深理论时,旁征博引、深入浅出,尤其会联系到日常生活中的一些司空见惯的现象。还有您主动和学生们交流,观念很开放。”东南北说,“所以别说是抖腿,就是您边抽烟、边喝酒、边讲课我也能接受,并认为这是种个性。”

汪教授微笑着倾听。

“为什么不用萨缪尔森的《经济学》,而用我们学校自己编的教材?”东南北说。

“我也认为应该用萨氏的或者曼昆的。”汪教授说。

“汪教授自己写书吗?”东南北说,汪教授点点头。

“书名是什么?我找来拜读。”东南北说。

“之前出版的书我自己都不好意思看,新书一直没出版,很难出版的。”汪教授说,“大家都有专著要出版,评职称用。如果不是特别优秀的作品或者可以当教材使用的,学校根本不给出。如果是个人出版的话,差不多需要四万多元。”

“我可以帮教授想想办法。”东南北说。

汪教授笑了笑说:“我这部书里有谈到我们国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过程中经济政策的选择,很难写,因为经济制度和政治体制有很密切的关系。凯恩斯主张政府采取扩张性的经济政策,通过增进需求促进经济增长。他认为市场经济本身存在缺陷,政府必须通过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或者税收政策进行干预才能达成经济增长和就业率等宏观经济目标。”

“宏观调控?通过行政手段进行干预是不是带有计划经济的特点?”东南北说,“这样企业的活力和市场的效率肯定会不同程度地降低。而且衡量各级官员政绩的好坏将会以经济总量、增长速度为指标,会不会造成虚假繁荣?催生经济泡沫化?”

“泡沫化是必然的,也只能通过行政手段来去泡沫,就像房地产市场、证券市场和这两年的电子商务市场。”汪教授说,“但是市场长期以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这个问题从根本上难以解决,因为涉及到政治体制问题和执政党的国家治理水平。”

“汪教授认为国家领导人到底是懂政治重要还是懂经济重要?”东南北说。

“他们什么都不懂也没问题,因为有大量专家学者懂,重要的是他们追求的目标是什么。”汪教授说,“扯远了,我们继续说凯恩斯主义,它主张的不是计划经济,它仍然以私有制为基础,保留市场交换,本质上是市场经济,但不是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是半自由的市场经济。但是凯恩斯主义医治不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所以已经被西方弃用。”

“就像马克思主义一样?”东南北说,端起啤酒杯喝了一口。

“你们做的是什么案子?”汪教授喝着啤酒说。

“苏州的一个著名民营服装厂。”东南北说。

“民营企业的生存环境很艰难,主要是政策的不确定性,尤其国家领导班子很快要换届,还不知道有什么变化。”汪教授说,“他们应该抓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契机走向国际市场或者引入外资参股,以提高自己的安全边际,抵御政策风险。”

“战略那块是院长亲自负责。”东南北说。

“谋定而后动,战略为先。”汪教授说,“管理学是一门应用性很强的学科,你们学管理的无需太深研究经济学,和专业关系不大。在企业日常管理事务中太过于注重宏观概念很容易给自己下套,就像饿的时候不要考虑为什么要吃饭,饿了就得尽快填饱肚子,只需要考虑兜里有多少钱、吃什么、上哪吃、和谁吃。从这个意义上讲微观经济学可能更有指导意义。”

“汪教授又深入浅出了。”东南北笑笑说,“如果大家都穷得吃不上饭的时候应该怎样?”

“如果政府不能保证大家温饱,就只有适应生存法则了。这些年不就流行一句话吗?‘饿死胆儿小的,撑死胆儿大的’,其实也只是表象。赚大钱的人一般不是靠胆量,而是靠资源和机会,通常被权力把握。”汪教授说,“如果大家都去适应生存法则就是动物世界了,社会将变得很糟糕,无一是受益者。”

“你毕业论文选的什么方向?”汪教授问。

“我选的是战略管理方向,论文内容是关于金融企业混业经营模式的探讨,还没开题。”东南北说,“不过我对管理学没什么兴趣,我认为管理学太过于工具化,我喜欢经济学。”

“经济学是个最没底的学科。其他专业同学们可能更容易通过就业方向来理解所学知识,比如数理化,比如管理、会计,但是经济学让人完全想象不出怎么学以致用。”汪教授说,“首先经济学包含的课程太广:经济学理论、数学、法学、财税、会计、金融学、高等数学、线性代数、数理统计与概率论等。经济学本身又分基础、中级微观经济学、中级宏观经济学、政治经济学、货币银行学、国际经济学、金融经济学、计量经济学、劳动经济学、产业经济学、信息经济学、经济思想史、西方经济学流派、经济法等。”

东南北瞪大眼睛看着汪教授一口气说完,想了一下说:“我喜欢没底的学科,像艺术。对了,汪教授明年招博士生吗?管理学硕士可以考经济学博士吗?”

汪教授点点头说:“你有兴趣攻博?”

“只是一下子想到。”东南北说,“我有一个关系很好的朋友,他是社会学博士。不过他和我说过,中国没有纯学术,而且很多项目根本申请不到科研经费,能申请到的经费都揣到个人腰包了,然后拼凑点学术成果应付一下,是这样吗?”

汪教授笑笑。

吃晚饭的时候,东南北详细介绍了他的毕业论文选题构想,汪教授认真听完后说:“你做毕业论文要避免掉入一个陷阱。你这个论文不是咨询报告,是用来换硕士学位的,也是对你研究生期间所学知识的一次检验,是应试教育。所以不管什么选题,不需要追求目标多高、多有创新、多有应用价值,只要把你学到的理论知识熟练应用一下就好。”

东南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你准备选哪个导师?”汪教授问。

“我想选院长。”东南北说。

“哦。他在这个领域的研究还是很有成果的,但他不一定有时间亲自带你。”汪教授说,然后又详细地询问了东南北的一些个人情况和工作资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