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ryofApril
DiaryofApril

生活日記 | 個人成長 | 思考 | 旅行 | 攝影

日記 | 我們永遠能夠選擇

(edited)
世界如何對待你,取決於你如何解讀它。

最近做運動時會聽ruowenhuang。

其實聽多了會發現,那麽多看似不同話題的視頻都有一條恆久不變的主線——人的主觀能動性——即你在人生的任一時間點,都能夠選擇如何解讀世事、選擇成爲什麽樣的人以及選擇想要的生活。即使彼時的你倍感困頓。

它讓我想到人的解釋風格(Explanatory Style)——解釋風格可以影響人在認知層面上對事物進行正向或負向判斷的傾向性,繼而影響人感受到幸福的程度;而人的解釋風格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過主動的練習進行干預。

去年修的一堂課是Positive Psychology,其中有一個assignment是 take stock of our own experience of flourishing and try one intervention to increase it,而我選擇了一個Happiness Intervention。我在最後的Presentation中提到:I realized that positive and negative things actually happened everyday, which can not be controlled by myself, but what I can do is that, I can choose what to focus on and how to explain them.

短短兩個星期的干預實驗,自然沒有帶來什麽翻天覆地的變化,但這段經歷讓我開始思考我爲什麽會養成負向解釋的習慣?它從何而來?又給我帶來什麽好處和壞處以致於讓我沿用至今?

有一次和朋友聊到快樂,他説亞洲人的快樂指數是最低的,但金錢財富也並非是最大的影響因素。世界上有不快樂的富人,也有很快樂的窮人。

後來我思考,人是否感受到快樂,其實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自己如何解讀自己和這個世界——如何解讀自己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如何解讀自己的成功和失敗,如何解讀生活日常裏發生的每一件大小事,如何解讀生命的規律......

有時也會和好朋友們談論原生家庭以及成長路上所受到的挫敗。我很想引用那句話,「不要沉浸在過去的傷痛裏做一個受害者」。

世界如何對待你,取決於你如何解讀它,而我們永遠能夠選擇解讀它的方式。




小小的生日隨記。

卑路乍灣海濱長廊

四月,朋友幫我慶祝了三次生日,收了三次禮物。馬卡龍和肩頸按摩器,生日寫真集,香水和Hand Cream。

令我感到最幸福的是有人記挂著我,而面對即使我們會在下一個人生路口就告別的現實可能性,我也願意伸出雙手擁抱當下的每一份快樂。或許幾十年後,我已經忘了慶祝生日的細節,但我依舊會記得這份二十五歲伊始的身心富足,以及逐漸勇敢地擁抱這個世界的自己。

而我發現,不知從何開始,那個熱衷於許願的女孩已經不再許願了——生活裏只有目標,沒有願望;面對生離死別等人生不可控事件,也會與自己和解「生命自有它的歸宿」。

因此,很久不許願的我在生日蠟燭面前總是很難擠出一個願望。我曾問過自己,爲什麽不再許願了呢?

原因之一是,我已經習慣不再要求他人爲我做些什麽,所以也就沒有説出願望的想法和必要了;其二,我更相信與其站在原地許願,不如邁出步子出發;其三,我大概也是害怕希望落空的那種失落感。

我羡慕那些長大以後仍熱衷於,並且可以許願的人。

-

世界上總有一些即使我們盡力但仍無法實現的事情。

如果這世上真的有神仙能聽到我的願望並幫我實現它,那麽我會選擇那個俗氣卻真心的願望——我希望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能夠身體健康,生活幸福。


Apr. 2023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