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斜槓工程師

我是個味覺白癡,味蕾分辨不出100塊的澳牛和1000塊的和牛差在哪裡,希望不要再打鐵了。 「打鐵」是指投籃不進,球打在籃框上就會聽到「噹」的一聲,就像鐵匠打鐵的聲音,有點引申為作白工的意思。 有拍盡力回拍,也歡迎關注,歡樂共享。

關於傷痕|車禍傷痕二三事

關於車禍受傷、住院、開刀、復健的回憶


我的人生中受過大大小小的傷,跟大多數的人一樣,很少傷到嚴重到要住院,只有少數幾次的住院經驗,每次的住院經驗,都可以寫篇故事,這次的車禍經驗《鬼月放馬過來 │ 一個不太「自然」的車禍體驗》,雖然發生過程還蠻離奇的,但這次算是最平順的,發生車禍的當晚就坐上救護車被送到仁愛醫院。


送到醫院後,做了X光,醫師初步檢視後,醫師和我家人討論後,立刻決定要開刀,一般而言,8成的鎖骨骨折可以選擇不用開刀,只有2成需要開刀,因為我鎖骨骨折位移的蠻嚴重的,雖然發生車禍當下,我能走、能說、但手完全舉不起來,施不上力,一舉或一動到就會很痛,算是半廢了。


小時候看過的黑道電影,故事的主角,身上的種種傷痕,就是他的勳章,往往只有經過場場的幫派鬥毆中生存,才會有那樣的傷痕,再配上龍飛鳳舞的刺青,就是帥,又如中古時代的戰爭電影中,故事的主角,可能是大將,也可能是藉藉無名的小卒,但在戰場上幾度衝殺,穿過戰場如入無人之境,於亂戰中取敵將首級,但也留下滿身傷痕,就是帥,所以,我對於身上即將要有的傷痕,不但不忌諱,反而還有點憧憬。



住院期間,可能算是一個人一生中少有的放空時間,因為幾乎甚麼事情,都不能做,那時候,還沒有手機這種集各種功能於一身的娛樂設備,醫院的硬體設備就只有只能看三台的電視節目,跟乏人問津的過期期刊幾十本,會不會有妙齡的護理師親切招呼呢? 我只能說,真的是想太多了,醫院的護理師一個人就要照看多位病患,她們都是公事公辦,固定時間出現,查看病患狀況,更換用完的點滴或換藥,多是匆匆來去,沒有過多交談,此外,醫院伙食真是淡到出水,很健康,但很無味,難怪,各醫院周邊的小吃攤生意都很好,除了病患愛吃之外,最大的主顧是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啊


醫院要排開刀,「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還好有親戚,剛好認識醫院的某些醫生,所以沒有等很久,就排到開刀,期間,學校班上的豬朋狗友們,也有過來探望我,他們的到來,讓平淡無奇的住院生活,有了些許的驚喜與歡笑,所以,開完刀後,一天觀察無異狀之後,我立刻就辦了出院,迅速離開醫院,過過正常人的生活。


離開醫院,回家休養後,很長一段時間,我一直有點心理作用,雖然可以正常施力,但總覺得傷口隱隱作痛,直到休養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可能有七、八年之久,我對鎖骨骨折的部份,才沒有那種隱隱作痛的感覺,有人說,心裡會影響生理,我覺得有點道理,總之,這就是我傷痕的故事,以後,要跟兒子女兒臭屁身上的勳章時,再看看要掰甚麼驚天動地、可歌可泣的故事好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社區活動提案|關於傷痕

社區活動_關於傷痕 / 那是摔在腿上劃在心上的傷

關於傷痕-溺水的陰影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