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貓oMo

兒時不懂撒嬌,老了卻常露出萌樣,討秀秀~ 來不及揮霍青春,一晃就進如人生的下班場。 坐四望五,該有的智慧穩重去哪兒?反比年少時更多愁。 不想讓此後半生沉浮在淚水中,願把惆悵化成隻字片語。

滷一鍋昔日之味

味蕾,讓我們辨識出食物的優劣,進食時品出食材的原味。

至於天生擁有敏銳的味蕾者,能在醬湯中嘗到隱藏的風味。任憑錯綜複雜的滋味,已交織成嶄新的面貌,但他依舊能说出原味。

我不敢説,自己的味蕾非常敏銳,但我還算能説出一口好菜。而且,我也享受烹煮的過程。尤其當你用心為在乎關心的親友準備食材時,心情雀躍又興奮。期待成品外,更渴望燒出的菜能征服大家的口腹。

此外,我更樂於用美味鑄造一把親密的鑰匙。期盼有這麽一天,當我思念某位親友時,會聯想起餐桌上的佳餚。

用一道菜,記一個人,一段往事和一種狀態。

***

我獨自生活後,因貪圖方便而愛上了滷味。

一鍋滷味,可重複熬煮好幾餐,是在家辦公時的首選菜單。

有時當鍋裏食材變少,我便會重新放些香料和食材:豆乾、蘿蔔、香菇、山藥、水煮蛋。稍微再加些調味料,文火熬煮半小時,即可解決一餐。

據説蔬菜重複加熱有害身體。基於這考慮,我不習慣將葉菜放進入鍋。一般都是另外燙熟了,再和滷味一起吃。

如果擔心欠缺飽足感,可以考慮另外煮麵條。之後再淋上鹵汁,搖身成爲鹵麵條,變化可多呢!


***

我忘了家裏是否有煮過滷味。

我的老媽是廣東人,老火湯是她的最愛,燜冬菇鷄脚是她另一道看家本領。至於我爸是客家人,雖然釀物是他老家必備的佳餚,但他下厨的次數,十指可數。

不過,依稀記得老爸曾煮過他自創的滷味,既是將他的最愛高麗菜,切成塊放進醬油鍋裏滷。至於口味,就不需要多説了。

至於滷味,是我到了台灣才是經常接觸到的菜餚。豬頭皮,豬耳朵,海帶芽,百葉豆腐等,都是小吃店的必點小菜。令人回味無窮。

我喜歡將豆腐卜,類似豆包的豆製品,放進一起滷。


***

千禧年后,我再次回到台灣念研究所。那時大妹已經在研究單位上班,并和朋友在外頭租了一個單位。有時周末或長假時,我和當時還在念大學的小妹,都會抽空去大妹家小住幾天。

在那之前,我的烹煮經驗真的很有限,但是當我們幾個人凑在一起,總得要解決吃。尤其在颱風天,出去吃頓飯遠不如在家裏煮來的方便。

我也不曉得哪來的勇氣,就是想説要嘗試煮滷味。因爲當時我真的不曉得需要搭配那些香料,分量的多寡,調味除了醬油還需要什麽?當初只是單純想讓妹妹吃飽,其他的事情也沒多想。

那個年代真的不會像現今般方便,隨時看上網找食譜。

於是我依照過去觀看美食節目的印象,將辛香料如薑蒜、肉桂、八角、茴香籽、丁香等下鍋炒香後,便往鍋裏倒水。心想,只要放入調味料便是鹵汁了。

除了喚醒味蕾記憶中的滷味,我也想象自己滿意的滷味所需要的味道。於是在厨房看到米酒、麻油、醬油、冰糖和老抽,全都拿來做調味。蓋鍋前,我像節目中的大厨放入一片月桂葉或一小把青葱。

最後慢火熬煮,等待時間發揮作用;辛香料釋放其芬芳,調味料滲透進入食材。


***

坦白説,我早已忘了那鍋鹵汁的味道。但是,妹妹們把鹵菜吃完,滿足地坐臥在沙發上的那一幕。猶如發生在昨日。

濕冷的臺北,一鍋熱騰騰的湯汁,暖和腸胃,我想親人手足彼此依靠,便是人生中最珍貴的調味。所以,就算那鍋鹵汁再怎麽不對味,難以入口,兄妹們總是能吃得津津有味。

如今,我和妹妹們爲了生活,各分東西。雖然我現在能煮出更有風味層次的鹵汁,但我們已經非常難有機會相聚用餐。

一碗鹵汁,不只是方便,它更讓我一再回味那早已消逝的過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再也找不回來的美味——追憶外婆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