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17 articlesIn total 52972 words

self-compassion

djw

这几天疯狂寻找可以看心理咨询的机会。我果然离不开的不是约会,而是心理学家。我的低自尊低自信不自爱始终无法完全解决。尤其在亲密关系中,对方的认同和自我的认同常常是冲突的。今晚在看自我学习的网站,重新看见那句话,把自己当做朋友。想起曾经在香港做治疗时,治疗师也这么说。

stop dating

djw

停止约会之后依然是痛苦的反思。我意识到我如今依然喜爱着想象中的她,但现实里却相反。我无法再见她。再见只会一次次地失望。大家都知道不合适的事实,但只有我舍不得放手罢了。第一个喜欢上我的人,原来如此短暂地就结束了。是想过和她在一起的。与“不要对我有任何期待”是同一个人。

未赴之约

djw

在我心里,她已经不会再来赴约。从一开始的兴奋到如今的冷淡,也才三个月。我想这就像是荷尔蒙消退的轨迹图。太容易明白的道理,she is not that into you. 然而内心却仍抱着一丝幻想,她会出现的。但没有。还是让幻想保持美丽,这样我和你在他方空间依然相爱。

Anxiety

djw

尽管看似写作并不能让自己更清醒而是自说自话,我还是需要一个渠道。我有严重的聊天和情感焦虑,属于anxious attachment style. 例如,对方不及时回复我就会开始焦虑——如果对方对我是重要的存在的话。而self-fufliing prophecy也往往准确,对方确实不在乎我了或者另有新欢。

After Zadar

djw

於是去Zadar待了夢幻一般的四天。藍色的海,無數的海島,古老的羅馬城市和意式大街,美好的食物,炎熱的地中海天氣。這也正是第一次獨自歐洲旅行。一個人的旅行總是有奇遇,以及傷心的故事。我是否從此就能遠離對方。她已經不再那麼主動找我了。所有的人和事情都在告訴我我應該Move on。

ENFP朋友

djw

和ENFP朋友在阿姆斯特丹碰面。果然聊得來的人終究聊得來。在大肆吐槽/傾訴了各自的約會對象和對愛的理解後,時間都快夜晚七點多了。回來還繼續聊了一會。有一種“你懂我”,我們好像啊的深切感受。有時甚至想,如果她是我的約會對象就好了,也許我們還能一拍即合。

everything comes a circle

djw

只想回到三个月前不认识或不太熟悉,我没有后悔过的时刻。总是将你分成过去的你和现在的你,但其实都是同一个人。他们是持续的,没有断裂。谜一样的你。我的内心应该颇为高度自恋,因而伤心的缘由是自己。昨天最后一节的辅导课,有个term is self-fulfilling prophecy.

漫长的告别

djw

以为在西班牙没有得到的东西此刻得到了, 但内心陷入了极大的空虚。我曾以为的性多么重要,作为一种分手的终结。其实不是。我想要的终究是情感联结。她的一直否认打击了我,也一而再再而三明白这终究是会结束的,令我不安的关系。我没有太多分手的决心,总在等着别人的斩榄。

reflexivity

djw

她離開後,反思性逐漸冒上來。可能因為分得不太痛苦(至少現在是),也不夠深厚,我有種她還在這裡的錯覺。那是很神奇的,明明她已經不在了,想起第一次見到她,似乎沒有後悔過。也許人是有貪念的,不過想重演一遍,然後趁著彼此還有感覺時珍惜一下。如果那時還能好好對話就好了,或者會更早結束,但不會是這樣不上不下。

attachment style

djw

和心理咨询师聊了一节课关于依恋类型。学到了很多。做了一个问卷。我原来是多么绝对化和极端啊,快速判断切断,立即趋利避害,我常常在文中写情感不是非黑即白,事实在自己经历时反而相当负面,只有yes and no,离开或者一直处于高潮。但这怎么可能呢,Up and down,当我处于低谷的时候应该怎样,应该立刻离开吗。

move move move

djw

今日在阿姆斯特丹認識了兩個新朋友,很有收穫。一個在文藝方面頗有共鳴,另一個在電影方面。也許都能成為好朋友吧。而曾經的那個人,即使感覺還在,也只能慢慢消退——你和我原來多麼不同。但如今似乎沒有人想要嚴肅關係了,即使嚴肅在我看來並不指向婚姻和承諾。

a new start

djw

明天去阿姆斯特丹見朋友,見一個新的人。雖然不能說有新的約會就是新開始,但至少邁出了第一步不是嗎。我在慢慢擺脫她的影子。內心其實一直想說服大腦我依然喜愛她,但周圍的人都認為她對我沒有那麼喜歡,連exclusive都不願意給,又談什麼是對的人。

心之所向

djw

我是在拒绝对方吗。依然是没有什么感觉。想去玩,便去了。仅此而已。放弃未尝不可,但存在一个问题,我质疑对你都没有感觉(正如第二次约会开始),大概对其他人也是如此——想想我和你聊了多久。我不想再想太多了,也许人生找伴侣就是这么回事吧。不会有长期心动的人存在的,不要期盼运气,能短暂相处已经可以了——这才是正常人的人生。

1

峰回路转

djw

依然是没有什么好消息。甚至我的论文也停滞了。接着上一篇,去阿姆斯特丹后得了covid。不知道该说什么。I deserve it. 现在好转了,但感情也找不回来了。重新开始约会大概让我有些少期待。找到新的人对我来说总是困难的。彼此的脾性,喜好,对答,每一步都是考验。

高敏感

djw

尽管不从事艺术行业,我的内心仍自封为艺术家的心态。被我爱上的人是幸运的,他们从来不知道我写了什么和有多少心碎狼狈的时刻。我从来没被人这样剧烈爱过,真心付出太少了,我要保护我的心和爱。对你的爱也就就此收回。大概也开始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companionship, travel b...

缓缓

djw

在彻底放下对对方的期待以后,心情好受一点了。说到底期待也是一种虚无的东西,我都没有过去的经验,期待等于毫无期待,又谈何期待。你太较真了,对稍微一点承诺就这样,傻逼。学习才是永恒的,学位永远是自己的。理性和感性需要在我身上转换角色。我不能沉浸在无望的情感苦海中太久了。

分手的决心

djw

也谈不上是分手,毕竟还是约会关系。但对方说出不合适的时刻,心脏都停滞了。怎么,经历了五次约会你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吗。事情就是这样直白,如同悲剧一般撕裂在你眼前。情爱电影里,男主视角和女主视角看到的爱是不同形状的。于是我和她看到的地方也是有偏差的。

夏令时

djw

好久没写了。约会给我的感觉总是出人意料。I made it happen. I am the one who is out of the box. 我能否接住这份上天的馈赠。它真是一个数量游戏但同时看重的是质量。至少有一个人觉得我cute。

Nico

djw

並不想預測結果。或者內心隱隱約約也知道答案。且讓我逃避一下吧。Nic 為人真的很好吧,生活也是我無法企及的work life balance。這樣的人出現在生活裡一次就足夠了,能讓我窺見太多的不易和可能性。我自然不是你碗中物。我們的差異太大了,也許終究無法彌合。

black envelope

djw

重新在聽李志的黑色信封。啊如果沒有一切的糟心事那該多快樂。但依然打不起精神。大概是作業太多,要思考的事情太多摧殘了我。我不會被摧毀。不能。前方的壓力大得多,必須思考如何繼續。有時想研究是否那麼值得去做,paid to think. 再者要想個新東西出來也太難了。

the price of freedom

djw

大概是國內出了一些事情,讓人心想,果然啊,這些事情遲早會被他們知道。也幸虧沒有抱有僥倖心理,逃出來了。大概是徹底斷絕回去的可能了。BUT I did nothing wrong. 只是要一輩子面臨父母的不理解。而這無法阻止我對我想做的課題的思考。

Wheel of life

djw

今天上心理咨詢,咨詢師在聽完我的長篇大論(包括給對方找了N個理由,以及承認自己傷害了別人等)後,說其實不必要給對方這麼多台階,你永遠不知道對方是怎樣想的。也許一開始就不符合期待了,不必太內疚。隨後他給了我一張圖wheel of life,描繪了人的一天裡各種事情佔用的空間,包括c...

友情种种

djw

在反思这段匆匆结束的“友情”和之前的有什么不同。起因总是类似的,我一直狂轰滥炸对方,以不知边界的倾诉欲。这在外国大概是大忌。一切都走向了毁灭的尽头。也许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总是这样,就是这样的走向才合理。我总在等待别人说出那句残忍的话。幸福的约会?

从始至终

djw

Tricky的是,从一开始相对美好的约会回忆到今天的曲终人散。不过短短两月。我再次经历了友情的破碎。原因大抵相似,我总是给别人压力,毕竟有太多太多的话,太多太多的信息,太多太多的倾诉欲,一切像个无底洞,轻而易举击穿了某些人的心灵。你从来就不是个good texter不是吗。

站在告别的边缘

djw

事实是再不写出来作业就会挂科了。而我还在想什么有的没的。。。还是给她送了注定无人回复的生日祝福。大概她已经很明显了,以我的观察力能看不出吗。只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不如勇敢一下表达欣赏和离别的意思。长期待在这里的和注定继续流浪的人有什么合适可言。

你是不是有点动心

djw

在听Julia Wu 的《你是不是有点动心》,突然就流下眼泪。歌词看着平淡但实际描摹寂寞的人心。大概又是一个即将离开而无法完全动心的故事。多常见啊,全球性的迁徙。而今发生在自己身上只觉得人生残酷。岁月带来了衰老,以及持续的离别。已经搬家了第三个地区,大概是常住的第六个城市。

表达欲

djw

果不其然“邀约”又失败了呢。不过这次我几乎没有伤心,因为对方完全是工具人的角色。我没有投入任何感情。或者说只是为了过渡那些因上次约会失败时的情绪。问题来了,为什么我非要约人家呢,明知道对方不喜欢。还是说我有奇怪的受虐倾向。所幸目前为止遇到的人都很善良,善良地拒绝了我。

岁月无可回头

djw

明天大概要作为一个主播在一个播客讲讲东西。阔别2021的既视感。2021也算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吧。换了国家,有一次约会。坏的那次留在了2022的开头,呵呵。但2022依然在迁徙。也许从荷兰到加拿大。也许不会。今天和她再次见了一面,在网上。大概是得知从此不会再见了,在对方多次拒绝外出后,也就应该日渐心死。

A change

djw

人生苦短。我觉得过分严肃也不是什么好事。尽管那是我的底色。如果人生是阴阳相辅,严肃的背面是愉悦的话,我不应该忽略那些细微的快乐。都到欧洲了,抛下一些对爱和关系的固有意见吧。多尝试不同的东西。人类的多样性依然吸引着我。必须学会苦中作乐。那些失去的痛苦是真实的,但曾快乐的moments也是真的。

果不其然的大失败

djw

事实证明果然如此,约会终于失败了。也就告一段落。也许我真的太严肃了吧,想要一段承诺。但何谓承诺。我又不需要结婚生子。。不想再多谈这些失败的约会经历了。对方依然是个好人,但也就仅此而已。界限分明。也就是再也不联系的关系罢了。我依然有点伤感,伤感的当然不只是失败这件事,而是她曾经真的感动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