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2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2455 

让我们一起拍七天内的文章吧

尘夫子 Chenfuzi

大概是前几天,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matters的老朋友说,matters上的文章超过七天拍手就基本没有收益了。我以前完全不知道啊。点了好多朋友的旧文。以为通过这种方式能稍微回馈朋友一些。原来是无用功!今天写这短篇是想告诉一下大家,以后我会回拍大家七天内的文章。

两年疫情以来第一次参加同学的生日趴

尘夫子 Chenfuzi

(以上图片为Bubblesea Adventures室内游乐场内部。一半的空间是完整一大组孩子玩的play structure,另一半空间是隔开的一些独立的小房间。需要脱掉鞋子穿袜子进去,因为地面铺的厚软垫。) 上周收到小肥崽网课同学Abraham妈妈的邮件,说想邀请小肥崽参加...

热衷做志愿者的渥太华人

尘夫子 Chenfuzi

(以上图片为今年国庆日庆典活动的举办地----LeBreton Flats Park,老大在这里做志愿者。) 在渥太华,人们热衷于做志愿者。选举活动有志愿者,庆典活动有志愿者,医院有志愿者,学校各种活动有家长志愿者,就连篮球俱乐部教练和其他工作人员都是志愿者。

闹中取静的好去处----渥太华河畔

尘夫子 Chenfuzi

昨天国庆日,本来网上预约了航空航天博物馆的票,后来看见朋友们有些博物馆的照片,里面人山人海,没有一个人戴口罩。后来开车到航空航天博物馆,发现停车场人挺多,就没进去,绕道往西去,沿着渥太华河开。开了一段路,路上经过一个社区公园,满满都是人。继续开,看到有车没人的停车场,便下来到河边走走。

坚持是很美好的事

尘夫子 Chenfuzi

在matters已经坚持写了半年多了。已经忘了是怎么过来的。翻看了一下以前的文章,发现有些以前经常互相点赞的朋友好久没有互动了。我每次都是打开前一天的文章直接回拍拍过我的朋友。最近这段时间没有每天发帖,其实有存写了的文章。我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要坚持写?

1

加拿大国庆日放烟花

尘夫子 Chenfuzi

渥太华一年中只有国庆日这一天会全市放烟花,其它时间是禁止放的。今年渥太华一共有12个社区公园晚上十点开始放烟花,这属于官方行为。个人今天也可以放烟花,但是要在私人领域放。我们离我们区放烟花的公园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所以晚上从市中心回来后,赶紧洗澡,洗完和老大散步过去看。

最后一天上学

尘夫子 Chenfuzi

左边接送孩子的校车,右边学校幼儿园孩子们玩的playground左边学校幼儿园孩子们玩的playground,右边接送孩子的校车在Door B 等待孩子的家长学校停车场之一空荡荡的回家路 今天是小学和初中最后一天上学,明天就开始放假了。老大高中昨天是最后一天,因为今天学校要给十二...

小区来了铺光纤的施工队

尘夫子 Chenfuzi

说来大家可能不会相信,我们到现在小区里还没有光纤。网速最高500M,还贵得要死。没办法,网络都被几家公司垄断了,人家说啥价就是啥价。人家偶尔搞活动,我们都会跟捡到钱一样快乐。但是人们也有办法。这几家公司为了拉顾客,每年都会搞点优惠活动。

朋友家后院来了只母野鸭

尘夫子 Chenfuzi

(图中池塘里水面上游着十来只野鸭子) 我们家附近有很多的小动物,兔子、松鼠、水獭、野鸭子,当然还有其它的。野鸭子是会飞的。以前在美国的时候也见到野鸭子,路旁边竖着有野鸭子出没的牌子。我们经常看见鸭妈妈带着一群小鸭子大摇大摆地过马路。那时候我以为野鸭子像养的鸭子一样不会飞,因为没见它们飞过。

今天早上的天空好美

尘夫子 Chenfuzi

早上送小肥崽去学校的时候,牵着他的手,边走边说话,并没有抬头看天空。倒是觉得走在阳光下,虽然时不时有风吹来,但还是有一点热。直到送他到学校后面公园排队的地方,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拍了张照,转身回家。回家的路上,看到有施工队在施工,觉得蛮有趣,又拍了两三张照片。

晒一晒后院菜地

尘夫子 Chenfuzi

超多图预警,建议有WiFi环境下观看,流量土豪请随意。(右边四大菜地全貌)(左边三小菜地全貌)(黄瓜,丝瓜,空心菜,玻璃生菜)(韭菜和香菜)(辣椒和罗马尼亚生菜。生菜是多余的苗,没朋友要,舍不得扔,只能种辣椒地里)(矮生豆角)(结了一个瓜的西葫芦)(爬藤紫豆角和芸豆,最右边角落是三颗苦瓜。

爸爸更爱女儿也全世界统一吗?

尘夫子 Chenfuzi

那天带俩小孩骑车去附近大公园玩。他们一会儿玩秋千,一会儿玩沙子,一会儿玩滑梯。我在旁边有荫的草地上站着,当他们需要我时,我再过去他们身边。我们去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小孩在那玩,没有大人监管,应该是公园旁边人家的孩子。不远处草地上有一家人带孩子在草地上野餐。

第一次种黄瓜,没见过世面的我惊到了

尘夫子 Chenfuzi

6月9日照片6月16日照片6月17日照片6月18日照片6月19日照片6月20日照片6月21日照片6月22日照片 这段时间,我们晚饭后雷打不动要做的事就是去后院看黄瓜。刚开始只是我一个人去看,渐渐的两个孩子也每天跟着看。小肥崽更搞笑,最近两天看我吃完饭,他自己饭都没吃完,乘我还没起...

我们的小学校长要轮岗去别的学校了

尘夫子 Chenfuzi

(一年级以上的孩子早上先去学校后面的公园排队等老师来)学校给孩子放自行车的地方(8点25铃声响起后跟老师进教室) 前段时间有个朋友说这边公立学校,为了教育公平,老师和校长都是轮岗制,每三年换一个学校。我当时还怀疑,因为好像自从我来这里就是这个校长,并没有换过。

1

与小鸟斗智斗勇

尘夫子 Chenfuzi

如果不是因为来了这里,我大概永远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需要跟小鸟斗智斗勇。去年四月末五月初的某一天我打开大门,发现对面大树上蹲着一只小鸟注视着我们大门的方向。我没在意。过了几天,发现大门门框上有东西,仔细一看,是一个鸟窝的雏形。原来那天那只鸟蹲那里是在考察我们门框是不是适合做窝。

这豆角种得,太尴尬了!

尘夫子 Chenfuzi

已经开花的矮生油豆角在爬藤的芸豆豆角架全貌 没想到今年种个豆角把自己弄坑里去了,太尴尬了!我去年豆角种得不好,以为Costco的缓释肥没事,缓释嘛,不就是缓缓稀释的意思,所以非常自信又大胆地撒了一大把在豆角和辣椒根下。没过几天,一阵连续几个小时的大雨暴力地把肥给稀释了,辣椒全烧死了,豆角因为根比较粗,残存了五六颗。

互相偷窥的邻居和我们

尘夫子 Chenfuzi

这里大多数房子前后院都有邻居。我们家后院对着一条马路,所以只有左右两边的邻居能看见我们后院。当然,我也只能看见左右两边邻居的后院。我们和邻居们后院之间有fence隔开。fence快两米高了,所以站在后院看不见彼此。但是我们三家靠近后门都做了deck,所以站在deck上的时候还是能看到彼此后院部分地方的。

父亲节

尘夫子 Chenfuzi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我发了好久的呆。我从来没有给我爸过过父亲节。这次依然没有。我离得太远了。其实就是离得近,我可能也不会给他过。我们一家都是内敛嘴硬型,会做,但是不会说。父亲节只是让我想起了我爸妈,尤其是我爸。思念在万里之外!我们家在乡下,从小到大,我爸妈都忙着干活养活一大家人。

疯狂的野草

尘夫子 Chenfuzi

夏天的时候最怕渥太华下雨,因为一下野草就疯长。今年我后院菜地维持得不错,因为种菜之前就把菜地里的土扒了两次,把草根都扒拉出来了,而且地里的土晒了10来天,所以菜地里基本没有什么杂草。干净没什么杂草的菜地,一眼望去,极尽舒适。特别是在阳光明媚的清晨,走到后院,听着鸟鸣,看着阳光透...

露营房车多起来了

尘夫子 Chenfuzi

六月开始以后,周边居民车道上的房车多起来了。今天送小肥崽去学校的路上,很短的一条路,居然三家门口各停了一辆房车。下午去接他时,其中有辆已经开走了,肯定是去露营了。住在加拿大的很多人喜欢露营。冬天到处是雪,露营地是关闭的。从现在开始是露营旺季。

这兔子是成精了吧?!

尘夫子 Chenfuzi

(最近没拍到兔子的照片,拿一只在外面带小孩玩是拍到的不知道什么鼠的照片充一下数) 我去年菜长起来后就被家附近的兔子盯上了。刚开始不知道,只是奇怪,一夜之间,明明长得好好的生菜或油麦菜居然跟土齐平了。一天,两天,三天,每天损失一两颗菜。拍照片问朋友,才知道是兔子来了。

种菜不容易

尘夫子 Chenfuzi

今年渥太华的天气很奇怪(也可能全世界天气都奇怪),不按理出牌,随之种菜很受影响。去年五月中旬的时候天温度已经上来,而且很稳定。就算是下雨,也只是下一震,然后出太阳。所以菜长得很好,尤其是小白菜等叶菜,掐叶子吃了很久,八月左右才开始开花抽薹。

小学野外考察活动 Field Trip

尘夫子 Chenfuzi

几乎每一年的六月份小学都会组织学生参加野外考察活动 Field Trip。Field Trip一旦制定了,无论天晴还是下雨都会举行。大多数情况下,Field Trip是去保护区,带孩子们近距离接触大自然。活动开始前至少一周,老师会发邮件通知家长那天要做哪些准备以及号召家长那天去做志愿者。

菜友

尘夫子 Chenfuzi

打麻将有麻友,踢球有球友,旅游有驴友,我们种菜也有菜友。据我所知,渥太华有好几个菜友群,我在其中一个群。菜友群大多数情况下交流关于种花种菜的知识,交换或赠送花苗菜苗,也有少部分人以低价出售多余的菜苗。人们常说,分手见人品。其实,种菜也见人品。

中文学校

尘夫子 Chenfuzi

在北美,学中文的渠道其实还蛮多的。人们最常选的一种方式是周六去中文学校。中文学校,美国有,加拿大也有。渥太华有大概两三个中文学校,我们去的是天天中文学校。非私立的中文学校是政府支持的,人们一年注册一次,省内居民,以前注册费是10刀,书本费10刀。

最近老是拍不了手

尘夫子 Chenfuzi

最近老是拍不了手,刷新好几次才可能能拍手。大家也这样吗?

最后一节滑冰课

尘夫子 Chenfuzi

不知不觉,这个学期接近尾声。小肥崽第三阶段的滑冰课也要结束了。我们报的city的课,一周一节,每节50分钟。第三阶段共12节课,100来刀。比起俱乐部便宜多了。记得第一阶段是8节课,不到100刀,第二阶段10节课,100来刀。平均每节课10刀出头的样子。

换屋顶的季节到了

尘夫子 Chenfuzi

夏季是渥太华换屋顶和做车道的旺季。北美这边房子多数是沥青瓦,基本15年左右换一次。至于车道,如果是柏油的,容易出裂缝,那每年都要喷柏油修补一下。找人用机器喷的话,很快,180刀一次。但实际上这样喷的效果跟敷个面膜差不多。所以很多人把车道弄成patio,用砖或石板铺,这样使用年限长一些,而且不需要怎么维护。

有关北美的一些有趣的别称

尘夫子 Chenfuzi

今天给大家介绍北美华人之间流传的一些有趣的别称。一,加拿大-----“大家拿”。众所周知加拿大是个相对高福利的国家。在加拿大医疗免费,十八岁以下小孩有牛奶金,低收入家庭有补贴,生小孩有生育津贴。所以,大家戏称加拿大为“大家拿”。二,温哥华,Vancouver----Raincouver。

渥太华天才班 Gifted Program

尘夫子 Chenfuzi

渥太华天才班计划。公立学校和教会学校稍有不同。公立小学进入天才班的同学,会被原来学校转到有天才班的学校,上学期间每天有校车接送。教会学校的天才班每周四天在原来学校上课,一天校车接送到另一个学校上课。我一直以为公立小学四年级才开始有天才班,也一直以为天才班是老师推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