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社工系學士。現職行政人員。業餘寫作。喜愛自學。寫作領域涵蓋觀點、社會科學、歷史知識、寓言短篇等。Github: https://github.com/Dorothy1984

樂思展館咖啡角精選:書寫一次難能可貴的街頭音樂表演

(edited)
今年八月份,廣州街頭有過一場數百觀眾的街頭音樂會。唱的是大部分被牆內404的歌曲。這次推介的文章就是記錄這場音樂會。

今天咖啡角精選的文章,其實已經躺在我的收藏夾超過一個月了。第一次閱讀到它,心裡實在百感交集。也是由於充沛的感想一湧移出,所以一直未能下筆寫推介。

文章作者@CY 在這兒只發表了一篇作品,也就是今天我要推介的《在my-little-airport開唱的夜晚-他們在廣州街頭唱著香港獨立樂隊的歌》。

今年八月二十八日,香港一個獨立樂團My Little Airport在九龍灣舉行演唱會。在同一天,廣州市一個廣場上,也舉辦着一個街頭音樂會。幾個不知名的獨立樂團,唱著My Little Airport的歌。而大部分歌曲,都是在牆內被404的。當晚的表演者沒一個是明星,但到場欣賞表演的卻有數百人之多。作者的這篇文章,就是記錄那次音樂會的觀察與感想。

文宗有作者一直糾結心中的疑問:究竟喜歡My Little Airport的是否只愛他們的小清新?喜歡聽他們的歌是否單為娛樂而不會真正明白歌曲的意思?甚至舉辦那場音樂會的,又是否只為提供娛樂?但在音樂會尾聲,作者的這些疑問卻迎刃而解了:

「「等唱到《美麗新香港》我就意識到,大家真的知道這幾個獨立樂隊在表達什麼。主辦方encore前講那段話,至少主辦方不止是唱歌娛樂大家,不止是覺得indie小清新而已,而是真的知道他們的歌裡在講什麼。」

閱讀這篇文章對當天音樂會觀眾們的描述,有非常投入和共鳴的,也有全程恐慌會有警察隨時殺到的。我實在心有慼慼然。明白在這樣要禁止,那樣又要取締的環境底下,要舉辦一場唱404歌曲的音樂會殊非易事。我閱讀這篇文章,彷彿看見一群在水深之處的人,仍然掙扎著,奮力把頭浮上水面,為要呼吸一口自由的空氣。文末的一段最能引起我的共鳴:

「「Indie的最後一夜」發生到本文發出的兩個星期裡,何韻詩、阮民安演唱會相繼被表演場館取消場地預訂,只能將原本的實體演出轉為網上直播。我原本希望能採訪的此次busking主辦方,也婉拒了我的採訪請求,所以,這篇文章寫到最後,也只能是從聽眾角度看到當晚活動的一個切面,類似的音樂活動在大陸舉辦今後會遇到哪些阻滯,我仍未有具體的答案。

兩地的音樂演出,都像是行進在巨大的不確定中。而在這難以名狀的不確定明了之前,大概繼續唱下去才是正經事。

繼續唱下去,在九龍灣,也在珠江邊。」

那兒有愛聽歌的人,那兒就應該有歌聲。不論是九龍灣、珠江邊,還是任何一處。世界不就應該是這樣的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讀寫咖啡角

陶樂思

喝著咖啡悠閒閱讀。分享知識、觀點與心情。盼與讀者一起成長

2153
CC BY-NC-ND 2.0

在my little airport開唱的夜晚,他們在廣州街頭唱著香港獨立樂隊的歌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