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社工系學士。現職行政人員。業餘寫作。喜愛自學。寫作領域涵蓋觀點、社會科學、歷史知識、寓言短篇等。Github: https://github.com/Dorothy1984

元宵佳節贈興短篇小說:《烈火寒冰》

贅言:「她發現自己越來越沒時間做想做的事情,朋友圈子越縮越小。她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的自由被迅速消耗,成就丈夫的自由。她的人生被婚姻慢慢鯨吞,直至喪失一切。」這是我在臉書寫作時代發表過的舊作短篇。現在稍作修改發表在馬特市。故事靈感來自我的星座生肖合批。身為社工學士畢業生,我對社會文化、家庭等系統的運作已很熟悉。對婚姻也作了詳細的觀察與利弊權衡。身為一個有理想,且為理想熱烈進取的女性,婚姻的好處對我並不真的是好處,而它的壞處卻真的很壞。我承認對婚姻懷有強烈敵意。會把我人生鯨吞掉的東西試問怎能不存敵意呢?

---------------------

一:不斷重複的命運

一個靈魂在轉世前回顧過往多世經歷。發現一個命運模式在她過往人生不斷重複:祂生為熱愛自由的女子。希望自己懂很多,幹出有聲有色的事情。可惜在過往多世,命運總由不得自己掌控。學習機會被剝奪,婚姻也由長輩包辦。即使後來終於有自由選擇伴侶,和彼此相愛的人結婚了,仍是重重牽絆不得自由。祂萬般不甘心。心想:「若我能帶著現時的洞察力與意志力轉往人世,必能打破這樣的宿命。」

天神在每個靈魂轉世前都會單獨面見祂們。祂看見今天來的靈魂一臉倔強與不甘,於是和藹地對祂說:「你要的洞察力與意志力我都能給你。但你畢竟是以人的肉體在世生活。你的洞察力不會一開始就有。必須靠你自己力學不倦,博聞強記,心腦並用才可發揮。意志力也要經過百般磨難才會堅壯。而且,洞察力少不了敏感的心思。所以你會是一個善感的人,情緒容易波動。孩子,放心吧!你定能打破你感到不滿的宿命。但能不能活得快樂,就要靠你自己去經歷與體會了。」

------------------

二:冰火一身

過些時候,地球上多了一個奇怪的女子。這簡直是天神的惡作劇:把兩個性格迥異的人硬擠在一個軀體內。她一方面很明白與人結連的好處;但另方面,幾乎沒人像他那麼相信距離。一個手執鮮花,笑臉迎人的天使,旁邊定有一個手執鐵尺的冷面使者與之形影不離。哪使者用鐵尺量定了每個人跟她必須保持的距離。她很熱情,但一有越界的人,手上的鐵尺就會化為武器,毫不留情的向著那些人狠打下去。她心思敏感細膩,多愁善感,並且富有浪漫的幻想。但她一理智起來也會令人疑惑究竟這個人心裡有沒有情。她非常好學。喜愛閱讀、探索與實驗。她的閱讀範圍十分廣。歷史、文化、宗教、哲學、物理、占星…,甚至教男生怎樣追求女生的文章都攝捏到。她也不知道哪來這麼強烈想了解一切的欲望。她渴望透過認識各類朋友增廣見聞;但同時也格外珍視獨處。她在身、心、靈各方面都要求自己很高。因此,在與人世保持連繫之餘,也不會忽略靈性修煉,務求與心靈世界保持連繫。這麼奇怪的女子,自然沒有愛情來敲門。不過有個男人一直把她放在心上。哪人並非他人,就是喜歡向難度挑戰,極度在意業績的月老。

---------------------

三:夢中的紫水晶

月老選了一個她睡得香甜的晚上,出現在她夢中。多年的靈性修煉使她自我意識甚強。很多時她都能在夢中意識到自己正在做夢。這種夢境有個學名叫清醒梦。她已很習慣在清醒夢中遇見來自其他空間的陌生客,也不會大驚小怪。於是,她不慌不忙的問月老:「找我有什麼事?」

月老笑道:「我當然是為你的幸福而來。」

她冷冷一笑:「騙徒說話就是比什麼都動聽!你那些叫「甜蜜」、「浪漫」、「幸福」的利還引不夠上鉤的魚嗎?」

月老心裡嘀咕:「一張冷臉加一張尖嘴真是落單的保票。天神說得不錯,這女人果然不容易對付。」月老臉上仍然堆滿笑容:「那些是願者上吊的呢!像你這麼精明我那敢搪塞?不是百裡挑一的萬不敢來找你。」說着拿出一個漂亮的盒子遞給她:「這是你跟未來丈夫相遇的信物。你收下了,日後定能遇見他。」

她看見盒子的包裝繽紛夢幻,令人賞心悅目。她知道現在身處夢境,意識不受肉體侷限,能夠自由發揮。於是以念力透視盒子的內裡。她看見裡面有一塊心連心的紫水晶。兩顆心之間連接之處,是兩袛十指緊扣的手。水晶的構圖與光彩都令她感到如沐春風的溫暖與心醉。她不由自主的從月老手上接過盒子,溫柔地捧在掌心。

-----------------

四:再見!不再見!

這時,警覺袪走了陶醉。她想,「這塊漂亮水晶內裡必然暗藏我未看見的東西。」於是更集中精神凝視水晶。

水晶的光開始異動。一個個畫面呈現眼前:她看見自己認識了一個懂很多東西,事業有成又主意多的男人。初相識時,彼此已各深深吸引。那男人帶她到處玩,試了很多新奇東西。她很快樂。她相信那個跟她一樣熱愛自由的男人一定會給她足夠自由與空間。於是嫁給了他。

可是婚後的生活卻是想不到的冰冷。丈夫忙於外務。把家丟給了她。她還要面對囉唆的婆婆以及丈夫跟她家人不對盤的問題。她發現自己越來越沒時間做想做的事情,朋友圈子越縮越小。她明顯地感受到,自己的自由被迅速消耗,成就丈夫的自由。她的人生正在被婚姻慢慢鯨吞,直至喪失一切。她很不快樂。也由於她不快樂,丈夫覺得她常沒來由的鬧情緒。兩人經常爭吵。後來,爭吵變成冷戰。再後來,大家連「戰」也省了。共處一室,同睡一床的兩人,卻恍如兩座冰冷的孤島。身體的零距離阻止不了兩顆心的遠隔千里。

眼前每個畫面都莫名熟悉。好像這一切已在她身上重複發生過很多次。傷感有如利刀,在她心窩亂搞,刺痛遠超她能承受。她哭了。自從來到地球,從未這樣哭過。

倒空了眼淚,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抗拒。她想:不能讓這些再發生在我身上。

她把那水晶遞迴給月老。「我不想遇見他。這個還給你。」月老搖搖頭:「你收好吧。這是命中注定屬於你的。」

「命中注定」四字令她的怒意迅速燒成熊熊烈火。但理智告訴她,憤怒的烈火能銷毀周遭,且傷及自己,敵方卻往往絲毫無損。唯有把怒火化為寒冰,俐落地把寒冰鑄成的利刀一下插進敵方心窩,才可獲得一勞永逸的勝利。

她冷笑道:「感謝你提醒它屬於我。」說罷撕破盒子取出水晶,使勁往地上一甩。那塊心連心的紫水晶隨著「砰」的清脆聲響,化為無數紫光閃閃的碎片。

她懷著勝利的愉悅從夢中醒來。想起那塊漂亮的心連心水晶,又想起水晶顯示的那些前生經歷,她嘴角掀起一絲得意的微笑,心裡默念道:「再見…。不!不再見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