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社工系學士。現職行政人員。業餘寫作。喜愛自學。寫作領域涵蓋觀點、社會科學、歷史知識、寓言短篇等。Github: https://github.com/Dorothy1984

免費之害兼談我對讚賞公民的縣境

(edited)

先來很多人可能不喜歡的結論:我希望未來的讚賞公民機制裡,沒有免費liker。由於沒有免費liker,創作基金也能完成歷史責任。所有創作者的收入,由願意質押$like生息回饋創作者的讚賞公民支持。

小學時學校舉行過一次到海洋公園遊玩的課外活動。這個活動是免費的。當時報名十分踴躍,很快就滿額了。但活動當天,出席的同學只有一半左右。很多同學和老師都認為,由於沒動分文不修,報了名的參加者即使缺席也不會有任何損失。免費反而成為了不負責任的誘因。

對於「抱團互拍」、「社交互拍」的爭議,這兒也筆戰過無數回合了。我想借此機會分享一下我的觀察:

首先,抱團或社交互拍這個現象,並非先發生在馬特市。早在來馬特市之前五年,我已經在臉書觀察到這個現象。我自己也加過一些臉友,明明寫的東西平平無奇,甚或抄些內容農場的圖文來發表,但總是動輒百多二百個摁讚。我同時也觀察到,這些人會摁讚所有臉友的更新。試想,絕大部分在臉書的人,少講都有超過一百個臉友。三伍百甚至上千的也不在少數。就當只有二三百臉友,每人每天一個更新都二三百了。別說有些「唔生性」(不董事)的,每天來兩三個更新。那有時間看得完?難道他們一天有四十八小時?這些人摁讚還要十分有效率的,一兩天肯定完成。那麼請問他們摁讚,真的是看過覺得值得讚才按下按鈕的嗎?憑常識,我能判斷答案是否定的。這些人的摁讚並非真心覺得內容好,而事實上他們有沒有看過也繩兒。他們只是以摁讚來換取摁讚而已。

非常不幸,很顯然這種「禮尚往來」的社交風氣由臉書直接移植了過來。於是,渴望找到真讀者的作者,遇來遇去都是那些拍了手期望回拍的偽讀者。像臉書一樣,平庸無聊的內容在拍手數上卻十分叫座。無他,為了討好別人換取回拍,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在臉書,禮尚往來最多得到多些換不到錢的摁讚。但在這裡,禮尚往來的互拍,卻多了慷他人(創作基金)之慨的順水人情,順便為自己換取回拍圖利。

可能有人會問:難道抱團或社交互拍只是免費liker才會做嗎?這方面我沒有詳細研究。但回到上文課外活動的場景,我傾向相信,自己不用付出卻垂手可得一些東西的人,比起自己也有付出的人,做出不負責任行為的機會較高。當然這也是憑常識和生活經驗作出的判斷。畢竟,讚賞公民由免費閱讀過渡到付費閱讀,對作品會比較有要求。最起碼會閱讀過,真心喜歡才拍手。即使偶然私心作祟,希望以拍手換些拍手回來,也會比較收斂。

當然,若真的沒有了創作基金,作者收入將會更少。但不必擔心。這只是我對讚賞公民未來的想像。倘若讚賞公民人數變得十分龐大之時,沒有創作基金也不必擔心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讀寫咖啡角

陶樂思

喝著咖啡悠閒閱讀。分享知識、觀點與心情。盼與讀者一起成長

2154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