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陶樂思

社工系學士。現職行政人員。業餘寫作。喜愛自學。寫作領域涵蓋觀點、社會科學、歷史知識、寓言短篇等。Github: https://github.com/Dorothy1984

康復歷程之四:醫院設施縱然媲美酒店也終究是醫院

我在私家醫院做手術。入院前閱讀醫院的介紹,看起來環境好像不錯。但住院期間才發現醫院的日子無論怎樣舒服都是很難過。

在香港,於政府醫院排期做手術,即便是癌症也明顯緩慢。由於買了醫療保險,我的乳癌切除手術在私家醫院進行。

入院前獲發一份住院須知。內有醫院的介紹。除了每個病房必備的電視機以外,醫院也提供免費wifi以及為手機充電的三腳插頭插座和USB插座。病人除了能收看電視節目以外,也能上網打發時間。院內有一中一西兩家餐廳為病人提供早午晚三餐以及下午茶。此外,水杯、漱口杯、牙刷、牙膏、毛巾、浴帽等都免費供應。因此病人無須帶備很多行李進醫院。正式進到病房那天,更覺得設施不錯。雖然是有五張病床的標準房,但每張病床都有簾子圍起來,因此私隱度也頗高。五個人居住的房間內有兩個廁所。一個有洗澡設備,另一個則只有廁所和洗手盆。故此房內的五個病人無須煩惱爭廁所的問題。這樣的病房環境可說很不錯了。

不過呢!如題所說,醫院環境做得再像酒店那樣舒服也終究是醫院。而且有個神秘現象,不知道住過醫院的其他人有沒有同感,就是不知為何,醫院的時間過得特別慢。很多時自己感覺上好像已經過了一小時,但看手錶卻只過了二十分鐘至半小時。即使我在醫院已經用了很多時間閱讀電子書,或者上網課,但時間過得緩慢的感覺並沒有得到顯著的舒緩。

在醫院日子難過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院方的官僚作風。住院頭兩天由於剛完成手術,加上對病房環境尚未熟悉,因此應院方建議僱用了私人看護照顧我。到了第三天,由於開始熟悉病房環境,所以停止僱用看護。但院方一見我沒有看護,便非常擔心我會跌倒,要我每做任何事情,包括上廁所都必須摁鈴叫護士。這還不夠,在我無須下床做任何事情的時候,她們便會豎起四邊的床欄,把我困在床上。試想,一個精神開始恢復的人,連在床邊的椅子上座一下都不行,只能留在床上,是多麼難受呢?我的感覺真是「慘過坐監」。因此,當第四天能出院的時候,我覺得真的好像放監。

這次住院的經驗,令我對重視健康賦予了多一層意義:注重健康除了盡量避免病痛帶來的不適以外,也是要避免住院受罪。

後記:本來醫生說我是初期乳癌。預計手術後再加上電療便可。但手術後的詳細病理報告卻顯示,我屬於一期末。有些指數踩界了。於是需要多做一個稱為安可待的化驗,以確定是否需要化療。因此在跟進治療的部份仍然存在變數。當然我希望無須化療啦!因為化療實在真的很受罪。我自己也對化療的部份症狀,例如嘔吐,虛弱等感到害怕。若真的要化療的話,恐怕未必能經常上來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讀寫咖啡角

陶樂思

喝著咖啡悠閒閱讀。分享知識、觀點與心情。盼與讀者一起成長

1199

康復歷程之一:有一股力量把我從步向死亡的路上拉回來

康復歷程之二:我正在享受着的階級紅利

康復歷程之三:從在私家醫院工作的看護來探討兼職工作議題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