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帆

紀錄自我,紀錄世界

波士頓疫情筆記6: 信息與互助

3月8日,天氣晴朗溫暖美好。

昨天中午和朋友吵了一架,就為疫情。當時差點氣得發抖,整個下午不開心。前天晚上在MGH工作的哈佛大學醫學院醫生Bill 廉特意給我們留言,說形勢急轉直下,希望告訴大家盡量不要到人群密集到公共場所。我希望紐約的公眾號能轉載這篇文章,並在前言加上廉醫生的建議。他表示反對,認為是人為製造恐慌,建議不應該跟官方指南相背離,官方在鼓勵照常生活,鼓勵支持華人社區和中小商業。當時我就火了,嗆聲說,如果媒體只發官方的指南,就不需要媒體了,叫宣傳部就可以了。美國政府官方(目前主要代表是川普政府和CDC,以及有些地方政府)犯下的錯誤、笑話還少嗎?從2月底,美國已經在各大媒體、醫生、專家等的努力下不斷糾正錯誤,華人媒體要做的難道是緊跟美國官方指南,不能有不同的聲音?即便這個聲音是醫生發出的?我寫這篇文章和轉發廉醫生建議的目的不是引起恐慌,是讓更多人知道,可以有所準備,不要在毫不知情或者毫不重視的情況下無知無覺被傳染,並傳染別人。

你來我往,彼此都說了過分的話。我非常灰心喪氣,不再過問到底轉載否,也不想寫任何文字,早早睡了。今天上午看了看,紐約號還是轉了。這篇文字本來就是我自討苦吃寫的,沒想到為了轉載問題還要不愉快。不想再多管閒事、自討苦吃了。要寫,就在這裡寫吧,兩相自由,送與有緣人。

因為動氣,昨天下午和晚上腸胃都很不舒服。給在美國的兩個好友留言,她們都沒有理我。或許我不該給她們留言。因為對於美國的疫情,她們和那位朋友幾乎一樣的觀點,無外乎美國專業、美國佛系如新加坡、美國官方沒錯等。看來因為美國疫情,又要眾叛親離一層。朋友越來越少。

想想也好笑。親人群我本來就不指望,大多親戚是屏蔽的,免得傷了他們的民族心愛國心。當年因為慶豐大閱兵,我和同學大吵一場,退出所有同學群。迄今我不在任何同學群,只有中學大學同學中有限的幾個好友組的小群。然後是2016年美國大選,又是大吵一場,和美國華川粉決裂,退出各地方群和基督徒群,只加入反川的地方群和基督徒群。2020又大選,超級星期二後已經因為建制派和進步派問題得罪了不少所謂溫和派的朋友。看來因為美國疫情,又要掉一層朋友了。不至於友盡,卻是不再親密如初了。

小姑在國內是護士,晚上突然跟我們視頻,叮囑我們應如何小心防護。我勉強打起精神跟她聊天,不過心裏還是很感動。

昨晚睡了一個長長的覺,醒來已經快8點了,心情好了很多。

天氣真是美好。吃了早午餐,到菜園里把落葉掃了。乾乾淨淨的,可以考慮種點什麼了。去年秋天種下的蒜已經不知不覺跟手掌一樣高了,青翠可愛。7隻小雞不知何時從它們的小院落跑出來,歡快地跑進樹林覓食。最近它們越來越野了,膽敢跑進樹林了。不過只要我輕輕一叫喚,它們就立刻顛顛地跑到我身邊,甚至主動趴下求撫摸。以前小時候在老家也養過雞,但從來沒有想到雞會這麼聰明、漂亮、可愛,還會像小貓小狗一樣索愛和示愛。

下午包包子,樂樂和我做海星狀的餛飩,天天打掃房間。

不看新聞的時間,真是快樂。

晚上6:30掃了一眼美國疫情適時報導,發現全美確診529,死亡21,而麻州確診28,新增15。到當地群中,發現大家正在熱議,報告周邊出現確診病例的城鎮:Arlington, Norwood, Newton, Weston, Natick, Wellesley, wayland, Franklin, Bedford, southborough, Lexington。我們鎮雖然還沒有出現確診病例,但幾乎已經被四面包圍了。就憑從聯邦到麻州政府的防疫滯後來看,出現病例只是早晚的問題了。沒有任何懸念,大家在討論停課問題。聽說好多鎮已經停課了。問了一下Belmont的好友,她們家老二的課停了,老大還沒有。

一人確診,全家隔離。看這些新確診病例的城鎮,大多都是富庶的小鎮。也不知道他們在做檢測前有沒有做好隔離的食物、藥物和清潔用品的準備。

夜裡看了紐約時報的評論文章“特朗普對新冠疫情的應對堪稱災難”。文中有2段,真是對極了:

但是在基于事实的政策制定以及向公众透露真相方面,民主国家要远远胜过专制国家。“非民主社会经常限制信息流通,并迫害被认为提出了批评的人。”《经济学人》的文章这样写道。在中国,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情形。如袁莉上个月在《纽约时报》关于新冠病毒的文章中写到的,“病毒在传播时,武汉及全国各地的官员隐瞒了关键信息,淡化了病毒的威胁,并训诫试图发出警报的医生。”

可悲的是,这句话里的“武汉”如今换成“华盛顿”也成立。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对新冠病毒的应对方式结合了专制与民主最坏的特点,混合了信息不透明、政治宣传与群龙无首后的效率低下。

有些人對中國專制制度下政府造成的災難看得清清楚楚,卻對美國民主制度下政府犯下的錯誤懷抱玫瑰幻想。基督教一大功績是提出人性之惡,而現代啟蒙哲學一大功績是提出權力之惡,而這兩者,是不分地域、族裔和制度的。至於二者的危害程度,只是看在不同自然、歷史環境下內部構造的運行情況了。何況,川普下的美國,究竟靠近專制更多還是民主更多呢?本以來強大的民主框架幾乎搖搖欲墜了。

對美國抱著玫瑰夢的朋友深信美國更文明專業,美國的作法類似新加坡,是佛系抗議。而我,卻看到美國越來越接近義大利,雖然距離中國還隔著太平洋。

美國究竟是新加坡,還是義大利,就拭目以待吧。至少從現在數據看,美國的確診率和死亡率已經遠遠離開新加坡奔向義大利了。

May God Bless America and the Whole Worl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