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帆

紀錄自我,紀錄世界

波士頓疫情筆記19: 做豌豆粥,電話,查經

3/22/2020,周日。晴天,冷,大約華氏族30度

大約兩周前從Market Basket 買的各種豆子,其中有豌豆。昨天下午和樂樂翻地種豌豆,一小袋還剩下好多,就泡了大約一半,想著早上起來做豌豆粥。

我從小喜歡豌豆粥,但是也只有到了去年夏天,他們來玩我才正兒八經地請教怎麼做,怕他們回老家後萬一我饞了怎麼辦。

(昨天事情太多,半夜寫著寫著困極了,就倒頭睡下了,今早補上)

憑記憶,把豌豆泡好,放高壓鍋加水煮,水開,氣壓升起後再煮大約5分鐘。等待著豆地過程中把小面疙瘩用雞蛋調好(用水也可)。氣壓下去後開鍋,開火,把面疙瘩放進鍋裡,一邊放一邊用筷子攪拌,略煮五六分鐘,等面疙瘩熟。煮面疙瘩的過程可以同時用小鍋放點油,等油溫高,加蔥花或元蔥碎,燒香後倒入豌豆疙瘩鍋中,加適量鹽,就成了。

味道竟然不是一般的好,受到小朋友的追捧,特別是天天,連吃了三碗。我也忍不住吃了三碗。平時都是吃一碗的。現在一邊回味美味,一邊非常擔心長肉肉。不知道又要鍛鍊多少才能去掉這些卡路里。

天氣晴朗,陽光很好,但溫度很低,出去恍然有冬天的感覺。中午簡單午餐之後,我還是把樂天趕出去,曬曬太陽,活動活動。每天在戶外曬太陽和鍛鍊身體成為新冠居家的必須內容。我希望他們能保持健康和振奮的心情。

樂天今天還是打籃球和蕩秋千,沒有騎自行車。兩人搶球玩,不時讓我看他們的花樣,無非從各個不可能的角度投籃。我也就跟著喊喝采,或者遺憾:差一點啦!

樂天玩,我則繼續清掃院子,爭取把每個邊邊角角都清理出來,讓花花草草長出來,乾淨漂亮。想起宋人把打掃庭院列入小學內容。像我這樣在新冠期間突然勤快起來的,把打掃庭院幾乎列入每日必修課的人,算不算合格的“小學”生呢?

樂樂還是很貼心,看我幹活又湊過來幫我撿樹枝。前幾天種菜種豆子時她也陪我,還一板一眼地在我翻起的土裏放種子,距離均勻,個數一樣,像畫畫一樣認真。

天天是不肯幹這些的。在他的眼裏,這些都太girlish(女性化)。每次我都要特意喊他過來幫忙,他都拒絕,說更願意他打球,因為gardening (園藝?)is girlish,讓我哭笑不可。我跟他說,我們可不是種花花草草,我們現在是種菜種豆,你看農民(farmers)都是女的嗎?等我們長出菜和豆子來,你可不要吃哈。於是,他這才不情願地過來“巡視”兩眼,做做樣子,或者給我們澆澆水。澆水的活他是願意做的,他把這看作很男人(man)的事情。

下午打了好幾個電話,一個是義工小組會,兩個給MGH NICU,一個給芝加哥的David。義工小組會討論了目前的情況、面臨的困難和我們應該如何展開工作。給MGH 的NICU打電話問他們有無防護物資的需求。聽說波士頓兒童醫院有個小孩子感染新冠了,我立刻想起樂天曾經住過的MGH NICU。他們回答有需求,但是對防護物資要求嚴格。我需要再寫信跟他們具體溝通。又給芝加哥做心臟醫生的David打電話,問他還需要去醫院嗎,有沒有口罩,我可以把我們備用的送他一些。他說他們科室已經取消了所有非必要的手術,醫生都在家遠程辦公了。他家裏還有幾個口罩,前一陣粉刷牆壁時買的,讓我不用擔心,並問我們在停課停工期間,家裏的錢夠用嗎?他說雖然提錢的事情很令人尷尬(embrassing),這個他先道歉,但是他希望我有需要的話不要不好意思,一定跟他講,他和Arlene一定會幫我們度過難關。我答應他如果萬一我們有需要一定會跟他們開口。他還問孩子們居家學習如何,有沒有學習資源,並給我推薦了幾個免費學習的網站。

忙著打電話差點讓我忘記了下午的線上查經。好在他們都很寬容,對我這個遲到常客已經見怪不怪或者無可奈何了。我們從這個周開始查《羅馬書》。愛耶穌容易,愛保羅是不容易的。保羅思辨而嚴厲,細密而具體,又與我們隔著2000年的歷史,常常一不小心就會絆跌。不過,我們這次只是查了第一章的前半部分,類似整個羅馬書的前言,或者大綱,主要關於耶穌的身分證,保羅的身份認同,他的使命,相對比較容易,後面估計我們要磕磕絆絆了。

基督教、天主教和猶太教的宗教禮儀活動基本都在網上了。其他宗教應該也類似。Arlene打電話時提到他們會堂剛剛在網上為一個女孩舉行了成年禮(律法之女)。拉比、女孩、父母在會堂都隔著很遠的距離,三個不同的攝像頭對著他們,會眾在家中網上參與。我說:這真是一個令人終生難忘的成年禮啊!她告訴我,前幾天紐約一對超正統派猶太人舉行婚禮,很多人參加,警察不得不去會堂強行把他們勸退(驅散)。我問:不是紐約已經早就不准大規模人群聚集了嗎?她說:他們不聽的,認為這是神聖的禮儀,才不會管。我問為何他們不用網絡呢,像你們會堂那個女孩的成年禮一樣。她回答:他們用網絡?這些超正統派的人連電視都不看,更不會用網絡。他們要避免孩子們被世俗社會污染。我嘆息:這可好,不被世俗污染,要被病毒感染。她也深深嘆了一口氣。

周六,我剛剛看到一個新聞,紐約布魯克林教區3位神父檢測出新冠陽性,布魯克林教區(包括布魯克林和皇后區)的天主教堂都關閉,暫停一切婚禮、葬禮和洗禮,戶外葬禮還可以舉行,但是要嚴格遵守紐約社交距離的禁令和墓地規定。

這的確是一個考驗個人、社群、宗教團體、城市和國家的時刻。考驗人性與智慧的時刻。一個黑暗的時刻,一個需要光明的時刻。

昨晚,終於記得眼皮闔上之前把本日的新冠數據截屏保存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