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Daria
Double Daria

共同写作第一辑,2023农历癸卯年节气信件已结束。 写作练习第二辑,创意写作练习不定期更新中。

[2023.10.08]为寒露——谎言

我讨厌被骗,又在认可谎言,这本来就是人性的矛盾和贪婪之处。 人连自己都骗,又如何保证不骗别人?礼崩乐坏,道德沦丧?我也就是沦丧的一员,甚至丝毫不觉得惭愧。

To 夕立,

 

在我看来,谎言是一种区分人和动物的东西。

 

我,是个经常撒谎的人。

 

我虽然反感被骗,但是不反感谎言。我甚至,欣然接受一些谎言。

 

何止别人骗我,我自己也骗自己:沉浸在一些虚假的幻觉中,感觉快乐和安详。

 

人心不需要一分一厘的掰扯清楚。只要你相信一件事、一个人,便甘之如饴,那么虚幻的梦境就是你所期待的结果。至于谎言被揭穿后产生的落差,其实说实在的,这是潜意识里早就知道了的事。自己不愿意揭穿别人的谎言,千方百计的帮其寻找借口,以此慰藉。

 

作为一个爱撒谎的普通人。我往往撒谎的地方在男女之事上。因为担心自己的感情生活会被父母干涉,所以每次约会都要撒谎。在中国,告诉家长的恋爱太郑重其事了,好像不结个婚就说不过去。我想享受恋爱,且不想失去自由自在体会“爱情”的机会。至于是不是爱情,谁又在意呢?我享受我自己想要的幻觉、编织一个迷梦网住自己和某个男人。

 

撒谎带来的关系不差。因为撒谎约会带来的轻微的突破禁忌感,像是隐秘的偷情。其实对交往没什么坏处。我知道一些人担心的。不官宣,担心伴侣到处勾搭,这却又不是我所担心。

 

要偷腥的狗,永远擦不干净嘴。钟情于你的人会违背人类花心的本性,踏实起来。

 

撒谎真的很过分吗?也不是。

 

就像我说的,被骗者往往心甘情愿。

 

任何一段关系里里,人们对谎言都有一定的容忍的范畴。或者说,考虑到对于关系不一样的需求,对于谎言的容忍度也是不同的。只要想日子继续,相互欺骗,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被骗和有人骗,也是一种变相的浪漫。

 

如何撒谎呢?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一个良好的谎言应该建立在真话上面。十句里要有6句真话,言语间夹杂的细节至少要60%是真的。这才能自圆其说,且能用谎言才能进一步沟通。

 

最重要的事,撒谎者一定要千方百计的防止谎言被戳穿。只有在自己的谎言不会伤害另一个人或者能让关系更佳时,才能称为一个优秀的撒谎者。

 

我讨厌被骗,又在认可谎言,这本来就是人性的矛盾和贪婪之处。

 

人连自己都骗,又如何保证不骗别人?礼崩乐坏,道德沦丧?

我也就是沦丧的一员,甚至丝毫不觉得惭愧。

 

小乙敬上

深圳天文台 小乙摄
香港沙田马场 小乙摄


给小乙:

 

对你的信,我深有共感。我也类似,亲密关系是我最常撒谎的动机,而家人则无疑是听到这些谎言最多的人。

 

中学时的早恋一定要撒谎,这是不被认同的非正当的。周末去了哪里,为何总是悄悄打电话,在学校发生了什么,都要层层叠叠严丝合缝地撒谎,如筑一个崭新的巴别塔,稍有不慎,跌下来的就是不可想象的灾难。

 

终于成为了他们意识中“在什么年纪做什么事”的成人之后,恋爱关系仍是需要不断地撒谎的事。究竟是怎么认识的,见面的频率,有没有一起过夜等等,其中的真相和细节注定是他们无法接受的。十年前筑起的巴别塔不会随着岁月分崩离析,而时间让上面涂上了新的颜色和花纹,盖着自己的丑恶,冰封着一切无法滴水不漏地全数告诉他们的事。

 

童年时总被教导着要当一个诚实的人,如今却在他们面前不断以谎言作为面具。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在那些跪在家门口承认的错误里,被反锁在家里不能外出的时间里,棍子落在身上的温度中渐渐习得的。风凉刺骨的话总会在心里留下难消散的伤疤,要事情变得简单,只能咽下那些倾诉的欲望,抛下沟通的期待,选择违背道德以爱惜自己瘠薄的自尊心。即使,即使我的生命是因为他们的选择才存在的。

 

但我也从不因为这些谎话过意不去。如同电影“真实的谎言”中讲述的故事那样,让谎言正当的前提是,因此受到伤害的人最少化。

 

前段时间,我在路上帮助一位陌生的女士撒谎。那时她从身后追上来,让我帮她接电话:“你就说潘姐去卫生间了。”而她的脸上厌恶的表情就像刚误入了从未冲水的卫生间。我看着电话上那个名为“聪哥”的电话,接起,装作自己是中年妇女的声音,用尖锐的声音把尾音拖长开始演戏:喂,你找哪位,潘姐啊,她刚才去卫生间了。说完不等对话回话,就摁下了挂断。

 

话毕,女士简短道谢就匆匆离开了。我忍不住开始猜想这一分钟的背后是什么故事,看起来聪哥是常常骚扰潘姐的人,而潘姐出于利益关系原因无法直接拒绝,只能每次编出花样百出的理由周旋。弱势的一方本就难以护住自己的堡垒,只能用谎言间接加高自己的城墙,期待着哪天外面的人会自讨没趣打道回府。能替这位陌生人撒谎,让自己那一天都振奋了些许,甚至还想若自己有足够的勇气,要帮助她摆脱那只恼人的苍蝇。

 

意识之外,世界之内,仍存在着各种形态的谎言。为了五斗米蝇营狗苟,编织出狡猾的话术,把谎言套上期待的影子,步步为营把对方的钱变成自己的一部分;或是在真相被揭穿之前,情急之下编出一个漏洞百出的谎,把脏水泼向更弱小的人身上;甚至,只是为了自己所受过的伤害不再刺痛,隐瞒部分实情,再向下一代灌输“都是为了你好”。

 

能不为了私利如上撒谎,即使是幸运,也不得不日日如勤劳的蜘蛛,编织成套的谎以维护亲子关系,以为安稳无忧。但也许,我的父母在那头看我织着网状的甲壳,早已看穿了一切,早已选择缄默。

 

夕立(2023年10月2日星期一)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