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y

五馬分屍般的散落

叉路

我的步伐踏得輕快,笑容逐漸展開,一滴眼淚都沒有掉。

每天醒來後總是把夢記得清晰,於是決定記錄下來。

夢裡的我剛考上頂尖大學的外文研究所,穿著高中制服(?)和剛認識的新同學走在前往學校參加新生訓練的路上,大家一時興起決定停下來自拍,大夥兒開心地看照片時發現裡頭多了一張頑皮的鬼臉,是你不曉得什麼時候恰巧路過,像歐洲觀光勝地的外國人總愛亂入觀光客的合照那樣擺了一張鬼臉。

直覺往後一看,你早已經不在後頭了,連忙於茫茫人海中尋找你的身影,終於在前方不遠處發現你的背影,我想都沒想就衝過去勾住你的脖子說:「嘿!你亂入我們的合照喔?」你像被逮著正著的現行犯,也穿著高中制服,十分青澀的模樣,尷尬地笑著說:「對呀,哈哈。」

你說你正要去表演藝術中心排戲,我說我要去學校參加新生訓練,「那正好,我們可以一起走一段路!」我難掩興奮地說,雙手用力地環住你的腰,你也緊緊摟住我的肩,像彼此都知道再走一段路就即將分別那樣牢牢地抱著,腳步卻沒有停止向前。

走到即將分別的交叉路口,我們都靜默著,沒有人開口先道別。忽然你愧疚地哭了起來,「對不起亂入了你的照片,我剛剛沒有想太多。」你說。好似一併也在說著:「對不起亂入了你的生活,打亂了你的人生,然後我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沒事,我知道,沒有關係,我不怪你。」我平靜地按住你的肩膀,輕輕地說。後來我翹了兩個小時的新生訓練,一直在交叉路口安撫著哭泣的你,直到你逐漸平靜。我忘了我們究竟有沒有說再見,只記得你擦乾眼淚繼續往表演藝術中心走去,我則往反方向的學校參加新生訓練,我的步伐踏得輕快,笑容逐漸展開,一滴眼淚都沒有掉。

遲到了兩個小時,剛認識的新同學掩護我偷偷溜進教室,黑板上正討論著端午節全班要一起參加划龍舟比賽,討論得熱烈,而我也即將參與其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