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073《史記》卷四〈周本紀〉13:什麼樣的仇恨讓人連屍體也不放過?

帝紂聞武王來,亦發兵七十萬人距武王。武王使師尚父與百夫致師,以大卒馳帝紂師。紂師雖眾,皆無戰之心,心欲武王亟入。紂師皆倒兵以戰,以開武王。武王馳之,紂兵皆崩畔紂。紂走,反入登于鹿臺之上,蒙衣其殊玉,自燔于火而死。武王持大白旗以麾諸侯,諸侯畢拜武王,武王乃揖諸侯,諸侯畢從。武王至商國,商國百姓咸待於郊。於是武王使群臣告語商百姓曰:「上天降休!」商人皆再拜稽首,武王亦答拜。遂入,至紂死所。武王自射之,三發而後下車,以輕劍擊之,以黃鉞斬紂頭,縣大白之旗。已而至紂之嬖妾二女,二女皆經自殺。武王又射三發,擊以劍,斬以玄鉞,縣其頭小白之旗。武王已乃出復軍。

──────────────────────

紂王聽說周武王的軍隊已經攻打過來後,也發兵七十萬來抵抗武王。武王派「師尚父」率領百名勇士前去挑戰(武王使師尚父與百夫致師),然後率領擁有「大卒」規模的部隊,去衝擊紂王的部隊(以大卒馳帝紂師)。紂王的軍隊人數雖多(紂師雖眾),卻都沒有打仗的心思(皆無戰之心),心裡盼著武王趕快攻進來(心欲武王亟入)。紂王軍隊遇到武王的士兵時,都轉向攻擊自己人(紂師皆倒兵以戰),為武王做了先導(以開武王)。此時,武王也急驅戰車衝進紂王的陣地(武王馳之),紂王的士兵看到武王的到來,全部潰散背叛了紂王(紂兵皆崩畔紂)。紂王因此敗逃(紂走),返回城中登上鹿台(反入登于鹿臺之上),穿上他的鑲滿寶玉的衣裳(蒙衣其殊玉),投火自焚而死(自燔于火而死)。

關於紂王的敗亡,其實在〈殷本紀〉中已有描述,這裡就不再討論。只是,紂王的潰敗之迅速,令人頗為訝異。倒是這些文字中,有一個奇怪的詞─「大卒」,讓人讀來有點難以理解。面對七十萬大軍,周武王除了派「師尚父」與一百個勇士往前衝之外,後面還有壓陣的一支「大卒」部隊。到底什麼是「大卒」呢?搜尋了一下,發現唐代學者張守節所編寫的《史記正義》中有解釋:

大卒,謂戎車三百五十乘,士卒二萬六千二百五十人,有虎賁三千人

雖然不知道唐朝張守節的資料來自於哪兒?但至少可對「大卒」的規模有一些了解。

另外,上一段裡,周武王明明要大夥每走幾步就要停下來整隊,攻擊幾次就要停下來整隊。但在這段內容裡,武王的七十萬大軍似乎已經不用如此規範。可見,這支隊伍的紀律已經內化,整個攻擊可用「勢如破竹」來形容。

言歸正傳,在紂王自焚下,商王朝至此算是滅亡。周武王手持一面大白旗指揮著諸侯(武王持大白旗以麾諸侯),諸侯都向他行拜禮(諸侯畢拜武王),武王也作揖還禮(武王乃揖諸侯),諸侯全都跟著武王(諸侯畢從)。武王來到商王朝國都(武王至商國),商王朝國都的百姓都在郊外等待著武王(商國百姓咸待於郊)。於是武王命令群臣向百姓宣告說(於是武王使群臣告語商百姓曰):「上天會賜福給你們(上天降休)!」百姓們全都再次叩首拜謝(商人皆再拜稽首),武王也向他們回拜行禮(武王亦答拜)。於是,周武王率領眾人進入城中,來到紂王自焚的地方(遂入,至紂死所)。武王站在戰車上,親自發箭射著紂王燒焦的屍體,射三箭後走下戰車(武王自射之,三發而後下車),接著武王又用輕劍刺擊紂王屍體,再用黃色大斧斬下了紂王的頭,懸掛在大白旗上(以輕劍擊之,以黃鉞斬紂頭,縣大白之旗)。然後武王到紂王的兩個寵妃那裡(已而至紂之嬖妾二女),兩寵妃都已自殺(二女皆經自殺)。武王也一樣地向她們的屍體射了三箭,再用劍刺擊(武王又射三發,擊以劍),並用黑色的大斧斬下了她們的頭,懸掛在小白旗上(斬以玄鉞,縣其頭小白之旗)。武王做完這些事情之後,才離開商王朝都城返回軍營(武王已乃出復軍)。

相較於〈殷本紀〉的敘述,這裡的描述更為「詳細」,令人看得不寒而慄。我們心目中那位仁德的周武王,為何會如此「殘忍」呢?相較之下,當年商湯擊敗夏桀,也只有放逐而已。周武王為何連紂王的遺體也不放過?

關於這點,在《竹書紀年》中可以找到一點線索。《竹書紀年》中有一篇名為〈文丁〉,但遍查《史記》也找不到有哪位商王名叫「文丁」。但因為〈文丁〉的上一篇是〈武乙〉,也就是那位跟天神的人偶下棋,最後被雷擊身亡的商王。以此推論,《竹書紀年》中的〈文丁〉,應該就是司馬遷所說的「太丁」吧!這位「太丁」在《史記》中完全沒有任何事蹟,另外周文王的爸爸─季歷,除了生下西伯,讓古公亶父感動不已外,《史記》中也沒有記載其他季歷的事蹟。然而,這一些在《竹書紀年‧文丁》中似乎都有了答案:

「二年,周公季歷伐燕京之戎,敗績。

四年,周公季歷伐余無之戎,克之,命為牧師。

七年,周公季歷伐始呼之戎,克之。

十一年,周公季歷伐翳徒之戎,獲其三大夫,來獻捷。王殺季歷。」

根據這四筆資料會發現,季歷曾經討伐周遭的戎狄,雖然曾經失敗過,但看來是越打越順手,讓商王文丁感到威脅下,最終文丁下令殺了季歷。

換言之,對周文王與周武王來說,商王朝可是有「殺父、殺祖之仇」的。如此,才可以解釋為何周文王會不斷地擴張,即使被商紂王囚禁,也要用金錢、美女、寶物來贖回,並繼續暗中擴張。如此,也可以解釋為何周武王會如此憤怒地破壞著燒焦的紂王遺體。因為,紂王可是當年殺了他祖父的兇手的孫子呢!換言之,祖父那一輩的的仇恨,最終在孫子這一輩的周武王擊敗紂王下完成復仇。

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何很難找到商紂王的確切罪狀?說殘忍,其實紂王也只針對自己的親人或大臣。說聽從婦人之言,好像又不是什麼太大的過錯。因為周武王討伐紂王的真正動機,其實是為了復仇。當然,紂王本身的人品不佳,也給了周武王很好的藉口。 以上,是這一小段史料給我的收穫。

原文連結鱷魚把拔談天說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