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386《史記》卷二十九〈河渠書〉04:地圖上可以的事,現實上就一定可以?

地圖上可以的事,現實上就一定可以?

──────────原文──────────

其後河東守番系言:「漕從山東西,歲百餘萬石,更砥柱之限,敗亡甚多,而亦煩費。穿渠引汾溉皮氏、汾陰下,引河溉汾陰、蒲阪下,度可得五千頃。五千頃故盡河壖棄地,民茭牧其中耳,今溉田之,度可得穀二百萬石以上。穀從渭上,與關中無異,而砥柱之東可無復漕。」天子以為然,發卒數萬人作渠田。數歲,河移徙,渠不利,則田者不能償種。久之,河東渠田廢,予越人,令少府以為稍入。

 其後人有上書欲通褒斜道及漕事,下御史大夫張湯。湯問其事,因言:「抵蜀從故道,故道多阪,回遠。今穿褒斜道,少阪,近四百里;而褒水通沔,斜水通渭,皆可以行船漕。漕從南陽上沔入褒,褒之絕水至斜,閒百餘里,以車轉,從斜下下渭。如此,漢中之穀可致,山東從沔無限,便於砥柱之漕。且褒斜材木竹箭之饒,擬於巴蜀。」天子以為然,拜湯子卬為漢中守,發數萬人作褒斜道五百餘里。道果便近,而水湍石,不可漕。

──────────翻譯──────────

後來河東守「番系」說:

「從山東向西透過漕運運來的糧米,每年有一百多萬石,但中途經過『砥柱』這個危險地區後,有許多漕船船壞人亡,而且運費也太大。如果能開通河渠引『汾水』來灌溉『皮氏』、『汾陰』一帶的土地,再引『黃河』水灌溉『汾陰』、『蒲阪』一帶的土地,估計可以造出田地五千頃。這五千頃田原來都是河邊被遺棄的荒地,老百姓只能在這裡放牧,如今加以灌溉耕種,估計可得糧食二百萬石以上。這些糧食沿『渭水』運入『長安』,就與直接從關中收穫的沒什麼不同,而不用再經過危險的『砥柱』向東漕糧食入關了。」

天子同意他的意見,便動員兵卒數萬人修渠墾田。幾年後,黃河改道,河渠不再有用,種田人連種子的成本都收不回。久而久之,河東的水渠、農田完全荒廢,朝廷只好把這裡給那群從「越地」內遷的百姓耕種,使「少府」能從中徵收到一點微薄的租賦收入。

這件事之後有人想上書開通「褒斜道」以進行漕運的事,天子便交給御史大夫「張湯」處理,「張湯」過問了這件事情後,就上書說:

「從漢中入蜀向來都是走『故道』,但『故道』有許多山坡,曲折路遠。如今開通『褒斜道』,山坡路少,還比『故道』近了四百里的路程;而且『褒水』與『沔水』相通,『斜水』與『渭水』相通,都能通行漕船。漕船從『南陽』沿著『沔水』上行駛入『褒水』,再從『褒水』的源頭走到『斜水』,一百多里路,可以用車進行轉運,再下船順『斜水』下行駛入『渭水』。這樣不但『漢中』的糧食可以運來,『山東』的糧食透過『沔水』漕運而來也不會遇到險阻,比經『砥柱』的漕運方便。而且『褒斜地區』的木材箭竹,其富饒可以與『巴蜀』相比擬。」

天子認為有道理,就任命張湯的兒子「張卬【音同昂】」為漢中郡太守,調發數萬人開出一條長五百多里的褒斜道。這條路果然方便而且路程近,但是水流湍急而且多石,不能進行漕運。 

─────────解說與心得─────────

這幾段內容看下來,漢武帝的形象似乎又有了不一樣的轉變。

最初,丞相「田蚡」認為黃河決堤與否乃是天意,所以勸漢武帝不要浪費人力去修復河堤阻止黃河氾濫,漢武帝竟然答應,導致河堤修復一事延誤多年。

其次,大司農「鄭當時」建議修築河渠用以運送糧食,並且還可以灌溉附近土地,漢武帝也答應了,並且因此造福了不少百姓。

接著,河東守「番系」建議增修另一條河渠,用以繞過險境,也可以灌溉附近土地。漢武帝照樣同意,但卻因為後來黃河改道,河渠沒有水的情況下失去功能。

從上面這三個大臣的建議,全都被漢武帝接納來看,漢武帝還真沒有自己的主見。甚至,因為「番系」的建議沒有成效的緣故,所以接下來有人建議開通「褒斜道」時,漢武帝將此時交由御史大夫判斷。

相較之下,之前的秦始皇帝與漢文帝遇到這類建議時,都會先交由大臣討論,再聽聽大臣的建議後,提出自己的最終決定。看來,漢武帝時代的君權看似一點一滴地增加著,可惜這些紀錄下的漢武帝似乎沒有足夠的能力可以判斷,只能一昧地接受大臣建議,直到出事才交由另一位大臣主持。

如果單看〈封禪書〉與〈河渠書〉這兩卷的內容,漢武帝的形象還真的與印象中落差滿大的呢!

另一方面,這幾段文中提到的「褒斜道」,其實是一條從關中地區到四川盆地的「棧道」。「棧道」就是沿著山壁架設木板修築而成的道路,棧道底下則是湍急的河水,所以李白才會說「蜀道難,難於上青天」。不過,多修築一條新的「褒斜道」確實對前往蜀地有很大的助益,然而湍急的河水是無法進行漕運,如果當初御史大夫「張湯」有到現場考察一下,一定會知道那裡根本不能進行漕運。然而,張湯竟然只是「問」了其他人的意見後,就如同「紙上談兵」一樣地回報漢武帝。漢武帝又一次地同意了大臣的建議後,棧道雖然完成了,漕運卻因河水湍急而無法進行。

看來,身為御史大夫的張湯,最多只是看過那附近的地圖,但對那裡的實際情形完全不了解,才會做出如此的判斷吧!

這也正是做學問時常會遇到的瓶頸:如果永遠只在書本上閱讀,沒有出去走走親眼印證的話,那就有可能被書本所誤導。畢竟,讀萬卷書,也得行萬里路才行。真希望自己也有一天能像司馬遷那樣,走過他曾經走過的路,去感受一下他寫出《史記》前所看過的各種景色。

另一方面,漢武帝竟然將此事交給「酷吏」出身的張湯去判斷,也讓我覺得很難理解。畢竟張湯的老家在今日陝西,他應該也沒有去過四川,為何漢武帝不將此事交給專業人士負責,而非得由御史大夫判斷呢?我想,可能是因為張湯當時是漢武帝的寵臣吧!如此一來,漢武帝在我心中的印象似乎更加負面了。

那麼,關於治水一事,漢武帝還會遇到哪些挑戰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這段史料給我的滿滿收穫。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