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391《史記》卷三十〈平準書〉02:歷史發展的「規律」?

歷史發展的「規律」?

──────────原文──────────

匈奴數侵盜北邊,屯戍者多,邊粟不足給食當食者。於是募民能輸及轉粟於邊者拜爵,爵得至大庶長。

孝景時,上郡以西旱,亦復修賣爵令,而賤其價以招民;及徒復作,得輸粟縣官以除罪。益造苑馬以廣用,而宮室列觀輿馬益增修矣。

至今上即位數歲,漢興七十餘年之閒,國家無事,非遇水旱之災,民則人給家足,都鄙廩庾皆滿,而府庫餘貨財。京師之錢累巨萬,貫朽而不可校。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充溢露積於外,至腐敗不可食。眾庶街巷有馬,阡陌之閒成群,而乘字牝者儐而不得聚會。守閭閻者食粱肉,為吏者長子孫,居官者以為姓號。故人人自愛而重犯法,先行義而後絀恥辱焉。當此之時,網疏而民富,役財驕溢,或至兼并豪黨之徒,以武斷於鄉曲。宗室有土公卿大夫以下,爭于奢侈,室廬輿服僭于上,無限度。物盛而衰,固其變也。

──────────翻譯──────────

匈奴多次侵撓北部邊境,邊境上屯墾駐守的軍隊很多,邊境地區的屯糧不足供給。於是招募百姓能納糧給官府或者運送糧食到邊地的封爵,爵位最高的可至「大庶長」。

孝景帝時,「上郡」以西發生旱災,又重新修定了「賣爵令」,降低爵位的價格來招徠百姓;對於從「徒刑」減刑為「官役」的,也可以向官府繳納糧食以免除罪過。擴建「苑囿」來牧馬使軍用寬裕,而官殿、列觀、車馬等也越建越多了。

當今皇上即位幾年後,那時漢朝已經建立七十多年之間,國家太平無事,除非有遇到水旱災害,老百姓都可以人給家足,各郡縣的糧倉都已裝滿,府庫中貯存了很多財貨。京城積聚的錢累積到億萬,穿錢的繩子腐爛,無法計數。「太倉」中的糧食陳糧與陳糧堆在一起,滿到溢出倉庫外,以至腐爛不能食用。老百姓在大街小巷中都養著馬匹,田野中的馬匹更是成群,以至騎母馬的人還會被排擠,不許加入騎馬的行列。就連看守里巷大門的人也能吃到小米與肉,做官的人很少有職位調動,在任所就把子孫養到長大,做官的久任其職,就以官名當作自己的姓氏名號。因此人人知道自愛,不輕易犯法,以行義為首要的事,鄙視做出可恥的行為。那時候,法律寬疏而百姓殷富,有人因此憑藉財勢,驕傲放縱,有的人甚至兼併土地形成土豪巨黨,以威勢武力橫行於鄉里。宗室中有封邑土地的,還有公卿大夫以下的人,都爭相奢侈,房屋、車馬、服飾都超過了自身等級,沒有限度。凡事盛極則衰,這種變化是必然的。

─────────解說與心得─────────

在這幾段史料中,司馬遷留下了一段「賣官鬻爵」的紀錄!?

由於邊境糧食短缺,但又得駐紮重兵抵禦匈奴的情況下,漢朝政府用「賜與爵位」來鼓勵百姓捐獻糧食,甚至希望百姓直接將糧食運送到邊境。當年第一次看到這段記載時,是有點驚訝的。畢竟,這不就表示有錢人可以藉此得到爵位嗎?但後來經過教授的解釋後才知道,原來有一種爵位,除了帶來「榮譽感」之外,並沒有給予任何權力,甚至也沒有薪資。用個簡單的比喻,這就是一張對政府來說成本很低的「獎狀」,這不僅可以為政府解決邊境的糧食問題,還可以讓那些拿到獎狀就很開心的人有了努力的方向。

經過教授的解釋後,我才知道這正是漢朝政府的一種「智慧」。這就好像是學校透過「整潔獎牌」,讓學生們認真打掃,結果還可以為學校打造出一個乾淨的環境一樣。

後來,由於旱災的緣故,這項「賣爵令」從給予榮譽,擴大到可以「免罪」。但從文字上來看,僅限於那些早年犯罪被判刑,因為赦免而成為官役者,而不是任何罪都可以透過捐獻而減免,看來漢政府的做事是有一定原則的。

隨著孝文帝、孝景帝的與民休息後,漢武帝的時代來臨了!扣除水旱災地區,其餘大部分百姓的生活是富足的。因為生活富足而人人潔身自愛,但也因為更加富足,而有人開始「炫富」!?這些人透過收購他人土地成為土豪,藉此威勢橫行於鄉里。接著,當競相「炫富」的人日漸增加後,就有人開始違法亂紀,所用的器物不僅超越自身的身分,甚至可與帝王比擬。

為何剛從窮困走向富足時,人人是潔身自愛的,但隨著更加富足後,卻有人開始違法亂紀呢?司馬遷透過觀察後認為,這正是歷史發展的輪迴,也就是所謂的物極必衰。

面對這人人競相炫富的時代,接下來的世界會如何發展呢?就讓我們循著司馬遷的紀錄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這段史料給我的收穫。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