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398《史記》卷三十〈平準書〉09:一直想給漢朝政府錢財的單純牧羊人出現了!?

一直想給漢朝政府錢財的單純牧羊人出現了!?

──────────原文──────────

天子乃思卜式之言,召拜式為中郎,爵左庶長,賜田十頃,布告天下,使明知之。

初,卜式者,河南人也,以田畜為事。親死,式有少弟,弟壯,式脫身出分,獨取畜羊百餘,田宅財物盡予弟。式入山牧十餘歲,羊致千餘頭,買田宅。而其弟盡破其業,式輒復分予弟者數矣。是時漢方數使將擊匈奴,卜式上書,願輸家之半縣官助邊。天子使使問式:「欲官乎?」式曰:「臣少牧,不習仕宦,不願也。」使問曰:「家豈有冤,欲言事乎?」式曰:「臣生與人無分爭。式邑人貧者貸之,不善者教順之,所居人皆從式,式何故見冤於人!無所欲言也。」使者曰:「茍如此,子何欲而然?」式曰:「天子誅匈奴,愚以為賢者宜死節於邊,有財者宜輸委,如此而匈奴可滅也。」使者具其言入以聞。天子以語丞相弘。弘曰:「此非人情。不軌之臣,不可以為化而亂法,願陛下勿許。」於是上久不報式,數歲,乃罷式。式歸,復田牧。歲餘,會軍數出,渾邪王等降,縣官費眾,倉府空。其明年,貧民大徙,皆仰給縣官,無以盡贍。卜式持錢二十萬予河南守,以給徙民。河南上富人助貧人者籍,天子見卜式名,識之,曰「是固前而欲輸其家半助邊」,乃賜式外繇四百人。式又盡復予縣官。是時富豪皆爭匿財,唯式尤欲輸之助費。天子於是以式終長者,故尊顯以風百姓。

──────────翻譯──────────

這時,天子想起「卜式」的話,就徵招並任命他為「中郎」,爵位為「左庶長」,賜給農田十頃,還向天下發出佈告,使每個人都知道這件事。

起初,「卜式」是河南人,以耕田與畜牧為業。他的父母去世後,留下一個年少的弟弟。等弟弟長大成|人,就與弟弟分家,只要了百餘隻羊,其餘的田地、房屋等全都留給弟弟。從此「卜式」入山牧羊十多年,羊隻繁育到一千多頭,於是便買了田地宅舍。可是,他的弟弟卻將所有家產都傾蕩,「卜式」於是又再分給他弟弟,這樣重複了好幾次。這時,漢朝政府正數次派遣將領出兵對匈奴作戰,「卜式」上書給皇帝,願意把一半家產捐給官府作補助邊防費用。

天子派使者問他說:「你是想做官嗎?」

卜式說:「我從小放牧,不習慣做官,我不想做官。」

使者問:「是家中有什麼冤屈,想要申訴是嗎?」

卜式說:「我生平與人沒有爭執,我的同鄉們有貧窮的我就借貸給他,品行不好的我就教導他,使他馴良,鄰里人都願聽我的話,我怎會受人冤屈!我沒有什麼要申訴的事情。」

使者說:「果真如此的話,你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卜式說:「天子要討伐匈奴,我認為有才略勇力的人就該效死於沙場,有錢財的人應當捐輸財物,這樣的話,才能滅掉匈奴。」

使者把他的話回報給天子。天子把這件事情告訴給丞相「公孫弘」聽。

公孫弘說:「這不符合人情。這樣不守法度的人,不可以作天下楷模而擾亂了正常的法紀,希望陛下不要答應他。」

於是天子很長時間不給「卜式」答覆,過了幾年,才打發「卜式」離開京城。卜式回家後,依舊種田放牧。過了一年多,正趕上漢軍屢次出征,加上匈奴人「渾邪王」等人投降,官府為了安置這些歸降者而導致花費過大,倉庫空虛。第二年,貧民大舉遷徙,都靠官府供給,官府無法全部負擔。這時,「卜式」拿出二十萬錢交給河南太守,作為遷徙百姓的經費。河南太守上呈富人資助貧人的名冊,天子見到卜式的名字,記得這個人,便說:

「這個人以前就想捐一半家產來補助邊防費用」

於是賜給「卜式」可免除四百人戍邊徭役的資格。卜式又把這些全都交還官府。那時富豪們都在為了逃稅爭相隱匿家產,只有卜式想著要如何捐錢來資助官府。天子於是認為卜式的確是位有德長者,所以要讓他尊貴顯赫,藉此教化百姓。

─────────解說與心得─────────

當漢朝政府頒布了針對商人的「鹽鐵專賣」以及「算緡令」後,富商們都在思考著如何少報財產之際,漢武帝突然想到了一個名叫「卜式」的人。

這位名叫卜式的牧羊人,之前曾經多次向漢朝政府表示,願捐自己一半的財富,以協助漢朝政府在軍事上的開銷。然而,這一反常態的行徑,引起丞相公孫弘的質疑。有趣的是,明明公孫弘自己也曾做出反常態的行徑:「布被,食不重味」,還被時人認為有「沽名釣譽」之嫌的人,當他看到有人也跟自己有類似的行徑時,竟然認為卜式的行為違反常理,如果鼓勵反而會破壞法制,所以應該忽視,不能張揚才對。

公孫弘的說詞其實有打自己臉的嫌疑,但漢武帝似乎沒有多想,就同意了丞相的建議,決定忽視卜式的提議。直到漢朝再次陷入財政危機後,又看到卜式仍繼續捐錢給漢政府時,漢武帝才體會到卜式的偉大。

這位不想當官,沒有冤情,單純只是想幫漢朝政府解決財政問題的卜式,為何這麼堅持要捐出自己一半的財產呢?我想,應該就只是單純地想為朝廷盡一份心力吧!雖然說,不少史學家都認為,對古人來說,他們心中「只知有朝廷,不知有國家」,但對卜式這個牧羊人來說,只要朝廷有錢能辦事,人民就可以免於匈奴入侵與黃河水患之苦。因此,卜式或許不知道什麼是國家,但他單純地想為朝廷出錢出力,還是很值得肯定的。

相反地,漢武帝之所以獎勵卜式,其實想藉此讓人們多少能效法卜式的行徑,進而得到更多奧援,以解決漢朝政府的財物危機。漢武帝的目的是否會達成?另一方面,牧羊人卜式被封官晉爵後,是否能適應這個城府很深的官場?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這段史料給我的小小收穫。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