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402《史記》卷三十〈平準書〉13:皇帝突然來我這兒!沒準備好怎麼接待!?

皇帝突然來我這兒!沒準備好怎麼接待!?

──────────原文──────────

所忠言:「世家子弟富人或鬬雞走狗馬,弋獵博戲,亂齊民。」乃徵諸犯令,相引數千人,命曰「株送徒」。入財者得補郎,郎選衰矣。

是時山東被河菑,及歲不登數年,人或相食,方一二千里。天子憐之,詔曰:「江南火耕水耨,令饑民得流就食江淮閒,欲留,留處。」遣使冠蓋相屬於道,護之,下巴蜀粟以振之。

其明年,天子始巡郡國。東度河,河東守不意行至,不辨,自殺。行西踰隴,隴西守以行往卒,天子從官不得食,隴西守自殺。於是上北出蕭關,從數萬騎,獵新秦中,以勒邊兵而歸。新秦中或千里無亭徼,於是誅北地太守以下,而令民得畜牧邊縣,官假馬母,三歲而歸,及息什一,以除告緡,用充仞新秦中。

既得寶鼎,立后土、太一祠,公卿議封禪事,而天下郡國皆豫治道橋,繕故宮,及當馳道縣,縣治官儲,設供具,而望以待幸。

──────────翻譯──────────

「所忠(人名)」上書說:

「世家子弟和富人,有的在鬥雞、賽狗,或賽馬,有的在打獵、賭博遊戲,擾亂了普通老百姓的生活。」

於是懲罰所有犯法者,受牽連的人數有數千人之多,稱為「株送徒」。另外,向官府捐獻財物的人可以補為「郎官」,導致選拔郎官的制度更加衰敗。

這時山東遭受黃河水災,一連好幾年都沒有收成,災民只好易子而食,災區範圍有方圓一二千里。天子心中憐憫,便下詔書說:

「江南地區燒野草為肥料,引水灌溉,可以讓饑民遷徙到江、淮之間找口飯吃,想留在那裡的,可在那裡定居。」

派遣的使者很多,他們的車子絡繹不絕,護送這些饑民,並從巴蜀地區運來糧食賑濟他們。

第二年,天子開始巡察郡國。向東渡過黃河,「河東太守」沒想到天子的車駕會來到這裡,供應的食宿不完備下,畏罪自殺。西行穿過隴山,「隴西太守」因天子的車駕來得太突然,使天子的隨行官員沒吃到飯,隴西太守自殺。於是皇上向北出了「蕭關」,數萬人馬跟隨,在「新秦中(地名)」狩獵,以慰勞手邊的士兵,然後回到京城。由於發現「新秦中地區」有的地方千里之間沒有設置任何亭障、關塞,於是殺了「北地太守」以下的所有官員,命令百姓可以到邊境各縣畜牧,官府借給母馬,三年歸還,生下的小馬每十匹給官府一匹,廢除當地的「告緡令」,藉此充實新秦中地區。

漢武帝獲得寶鼎以後,設立了后土祠、太一祠,公卿們在討論有關封禪的事宜,而天下郡國都在預先修橋鋪路,修繕原有的宮殿,馳道經過的縣,就準備好物資,準備供天子用的器具,並企望等待著天子車駕的幸臨。

─────────解說與心得─────────

這幾段史料中第一個出現的人物是「所忠」,他曾在〈封禪書〉中短暫出場過,當時方士「公孫卿」上呈一本古書要給皇上,但所忠卻認為書籍內容荒誕不經,所以拒絕上呈。這麼一位思緒清晰的大臣,此時卻認為富家子弟的鬥狗賽馬有礙老百姓的生活,所以建議禁止!以今日角度來看,我們不容易理解這些活動為何「亂齊民」?主要還是因為今日是現代工商業社會,而兩千多年前的漢朝是農業社會的關係。對農業社會的政權來說,百姓們老老實實地務農,就是社會安定的根本。倘若有人不認真務農,只想著鬥狗賽馬,勢必為擾亂農民的心,耽誤耕作的進度。因此,「所忠」的建議仍與他在〈封禪書〉裡面的給人們的印象一致,以農業社會來說,他的邏輯仍舊是很清晰並符合社會需求的。

另一方面,為了救助災民,漢朝政府下令遷徙災民到南方耕種,甚至還允許災民定居在南方。這也透露出一個訊息:在古代,人們是無法隨意搬遷的。除非戰亂,政府無力控制下,人們才能自由遷徙,否則即使是天災頻仍,也不能隨意離開。

再者,由於漢朝距今有兩千多年之久,那時根本沒有任何定位系統,傳送訊息也只能以人力或騎馬傳遞而已,所以出於好意到各地巡視的漢武帝,卻因為車隊太快到訪,或是臨時停留在某些計畫外的地區,而導致地方官因為準備不足、擔心受懲處而自殺。這到底該怪地方官準備不力?還是漢武帝沒有體恤地方官呢?其實問題是出在古代的那個環境下,計畫的變數太大,很容易因為任何因素而臨時改變行程,所以實在不能怪官員準備不力。站在帝王的高度,我比較覺得漢武帝應該體諒一下各地官員才對。

不過,也因為漢武帝的巡視,才會發現新秦中地區沒有按規定設置「亭徼」。也由於發現了這些弊端,才讓朝廷對新秦中地區格外照顧,甚至該地區還廢除了天下百姓最害怕的「告緡令」。但為何得等待皇帝巡視才發現弊端?由此看來,此時的漢朝官員中有些人並沒有按規定辦事,而多在敷衍了事。

為何漢朝官員只想敷衍了事?是因為花錢買官,所以只想撈一筆?還是擔心多做多錯,不如少做少錯?總之,在「腹謗罪」與「株送徒」相繼出現後,漢朝官民都只想活命就好,不想試著改變什麼,以免惹禍上身。

接下來,準備要舉行封禪典禮的漢武帝,更讓各地官員嚴陣以待,除了要準備足夠物資外,也許更希望能像新秦中地區那樣廢除「告緡令」吧!?至於還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這幾段史料給我的小小收穫。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