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Over

@dreamover1010

塑料《繁花》

随便聊聊,写到哪是哪

近期观影报告

一言难尽的《封神》和《芭比》影评

码色市征文推荐 丨 隐秘的伤痕

第一次当神秘嘉宾,不太熟练

离婚的人

苦哈哈的东西写烦了,写点开心的...

坐车的人

伞很少有用坏的,都是丢掉的,你也不知道它们是找不到了,还是自己跑了。伞是会跑的吧,我想,被人彻底遗忘的时候,就长出两只脚,啪嗒啪嗒跑起来。不然,大家怎么这么容易丢伞呢。(小说)

拾荒的人

小说。每个人都在不停生产和展示自己的切片,这些切片组成关于“我”的幻象,然后用幻象支撑自己的生活,用幻象丈量别人和世界,用幻象去爱别人的幻象,直到幻象吞噬本我在轰鸣中宣告重生...

冷漠的人

她举起相机,从镜头里看着我说,你和你的照片一样冷漠,你拍的人看起来都是无关紧要的样子。明明是充满欲望的肉体,拍出来却和肉摊上的肉一样没有灵魂。

最黑的夜

前女友分手之后唯一一次联系我,是她加班到深夜,回家路上感到有变态跟踪,让我去接她。我觉得这是一个诅咒,自那以后我总被当做变态。

无法做爱的日子

无法做爱的日子里,我开始思考为什么需要性生活,因为它不像吃饲料那么刚需,也不像做核酸那样有强制性,但隐隐又觉得它很重要。这种思考就像是太监思考皇帝和妃子们是否和谐差不多,本质上是吃饱了撑着。

吃泡面的日子

我是个挺悲观的人。元旦的时候,关于2020年所有不太美好的畅想里,我甚至想到生命以某种方式终结,但没想到我会吃一个月的泡面。这说明我的悲观是现实主义的,而现实却更像超现实主义。家里余粮吃的差不多之后,我就开始了吃泡面的日子。我对泡面没有什么敌意,偶尔嘴馋还会买来吃,但是疫情来...

没有SIM卡的日子

去年有段时间在云南拍片,忘了从哪天开始手机一直都是无信号,开始当是深山老林里信号差不在意,后来回到县城也没信号,一检查是SIM卡发霉了,刮了金手指也没用,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营业厅换卡,只能将就着先把片拍完,这就开始了一段没有SIM卡的日子。刚拍的几天我还很白头几天忙着拍片,没太在意。

That's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