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牛Dreamyak

從小喜歡靈性相關,書寫自我探索與療癒,剛好是個INFJ,曾為律師法務,現正開糧倉休息重整中~ 方格子:https://vocus.cc/user/@dreamyak 傳送門:https://linktr.ee/dreamyak

釋放被出軌的傷—談原諒對我的真義

原諒不是在認同對方的作為,是將自己從過去的傷痛受害中釋放,知道自己遠比任何傷痛事件強大,有能力重獲自由去創造想要的體驗跟人生,並把對方帶來的惡從心中刨去,不受陰影的束縛跟控制...將過去留在過去,傷痛都在過去結束了,你可以選擇無所牽制的未來。

對自己誠實是第一步

談「原諒」出軌的戀人之前,我想先說,這是我個人走到現在(分手快四個月)的經驗與選擇,也許不是其他人會作的選擇,但我想分享自己這麼做的感想與原因,因為我確實從中獲益。

不過真正重要的是,我們能在受傷的過程裡誠實面對自己,接納外在衝擊所帶來的第一波情感震盪,在情緒釋放的過程裡,傷痛感與憤怒、怨恨會浮現都很正常,不用勉強自己在這時候去原諒寬恕,因為勉強表示你正在偽裝,而療癒自己內在的傷需要的是真誠接納,如果你可以尊重自己的真實,內我即會自然而然地隨著時間顯露出真相給你。

我想分享的這些,也是自然而然發生在我身上的轉變。


我們說的原諒是什麼?又要原諒什麼?

其實講到「原諒」這個詞,我是有點彆扭的。身為一個法律專業者,原諒會讓我想到「加害者」與「被害者」的權力關係,我會說「權力」不是「權利」,是想著重非法律面的一種對峙狀態,也就是新聞報導畫面中,記者常會追問殘害被害人的兇手說:「你要不要跟被害(家屬)道歉?」。

刑罰裡面是沒有道歉這件事的(只有緩刑有),但人們卻十分渴求它,甚至成為量刑的隱性指標之一,為什麼?

道歉是一種承認自己有過錯且愧疚的行為表達,從實際層面來看,人們期待道歉者,未來應該能學到教訓不再犯錯;從情感層面來看,人們覺得這是受害者應得的尊重,好似加害者必須道歉,正義的天秤才會再次回到平衡。

作為被害者,我們獲得「原諒」的權力,可以決定是否認可加害者的道歉。這一來一往,很像權力的角力,雙方地位高低來回擺盪。但對一個想要療傷的人來說,加害人的道歉對我們的療癒真的這麼重要嗎?

我的感情事件裡,出軌伴侶道歉請求我的原諒,我原諒了,但我的原諒不是在「認可」他曾有的出軌行為,而是我「接受」這件事的發生,這當中包括他對我的傷害,我接受一切,也接受他現在表現出的悔意。

這一來一往,對我的意義是,他藉由道歉釋放自己心中的愧疚,我則藉由原諒去放下過去受害的自己,這是我們各自想要回歸自身的平衡,跟控制對方(的權力意圖)沒有關係。至少,我清楚自己的原諒是不帶條件的,因為就算對方沒有道歉,我的「原諒」其實也會發生。


原諒是跟過去道別 並回歸自己應屬之地

「謝謝你的誠實…我很慶幸自己看到了真相,這一切都只是讓我更了解你是什麼樣的人,還有我是什麼樣的人。」當我前任Y跟我坦承出軌時,我這麼說過。

我的原諒不代表我會繼續跟對方維持戀愛關係,事實上,在我提出分手後,我認為彼此就已經自由了,當我們自由時,真實的自己更能展現,在分手後的幾個月裡,我也發現自己慢慢脫離了「受害者」感受,體驗到有一個我,可以完全捨棄傷痛的包袱。

假如我不停產生對Y的憤怒或渴求對方受到懲罰,那 是因為我心裡還掛念著已逝去的事實,想要用罪罰為「過去受害的自己」實現某種平衡,但一直待著執念中,等同變相將自己跟對方綁定,持續維持受害與加害者的角色關係。這種一想到對方,就把自己受害的形象重新演一次,會造成自己無法真的獲取自由,去實現人生其他重要的任務,和去享受真我的平靜與快樂。

將過去留在過去,傷痛都在過去結束了,你可以選擇無所牽制的未來。

原諒不是在認同對方的作為,是將自己從過去的傷痛受害中釋放,知道自己遠比任何傷痛事件強大,有能力重獲自由去創造想要的體驗跟人生,並把對方帶來的惡從心中刨去,不受陰影的束縛跟控制。


真正的我未曾失落受創

我曾跟Y說,我不會因為出軌這件事恨你,也做不到恨你,因為我們的確真心相待過,你也帶給我很多美好回憶。

我一直覺得,在內心深處,我的真我從未評斷過「出軌」這件事的對錯,即便我因為這件事受傷,不代表這件事是絕對的「錯」(雖文化評價裡是錯),就像我前面跟Y說過的話,這件事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意義是在我了解對方是怎樣的人(至少現階段),以及他面對事情的選擇跟作為;我也了解到自己對愛情、生活的需求已不再跟對方契合。

愛情永遠是進行式,雙方都是自由的,所謂的在一起,是雙方持續每一分每一秒選擇跟你在一起,選擇愛你。不管什麼因素造成雙方無法繼續並行,與其將愛情的中斷看成一種「破壞」,我比較希望能用「完結」的眼光看待。拋去受害情結的我,更清楚知道每個人都是自由的,無法被掌控的,我們隨時都在做出各種選擇,而每種選擇都產生出新的變化,包括連結或斷裂。

我們來到地球就是在體驗並創造實相,所有的人事物變化,皆未曾對我們的真我造成損傷。我們常因「失去」感到悲傷痛苦,是因為忘記了真我本來就具足一切的本貌,另方面,我們卻把自己「擁有」的人事物,作為定義「我是誰」的證明,一旦我們失去擁有的,就感到巨大痛苦,有如自己一部分被割除了,或是被否定、羞辱。然而,真我知道那是虛假意識,真正的我,不需要靠外物來證明自己的完整與價值,因為我本具足,且有力量去創造。

不論感情與否,害怕失去是小我的一種恐懼和自我貶低,真我未曾感到失去,它只明白創造,當我們陷入自己構築的恐懼幻象時,就會執著過去擁有的,無法發揮更好的自我創造。


聚焦自己的創造

所謂的創造,最簡單的,可以包括離開痛苦源。我在之前的文章有寫過,在Y坦承出軌後,我在沈澱思緒與看清恐懼後,明白回覆對方沒有要復合,便立即搬離了同居處,盡快給自己脫離負面環境與獨處的機會。

好在那段期間我沒有忘記自己是誰,不然我想自己可能還會延遲個幾天,陷入三角戀情後續的波折糾結,但那絕非我想繼續營造的關係。所以,我選擇終止戀愛關係,不再讓別人製造的問題,變成我更大的課題,我選擇不涉入這場慾望、憤恨的糾葛裡,一切外在紛亂,通通止於我面前,不再延續。

接著,自我療癒之路開始,我必須看向內在的紛亂,做出讓自己離苦的決定。我發現自己勢必要放下受害的意念,否則我的心不會真的自由,當我理解到真我永不受威脅及痛苦時,我立刻明白自己沒有任何理由需要帶著過去的傷痛前進,或不停「重播」負面情緒,這些東西開始變得越來越單薄、虛假,好像是我刻意去扮演受難者一樣,但我已經厭倦了這個裝扮。

現在,讓過去的都留在過去吧,此時此刻起,只有我渴望的才會生長,未來由我獨創。

FB、IG@dreamyaks
FB、IG@dreamyak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