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雪
夢雪

這是我的寫作小天地,雖然我不是很會寫

宗教學概論05二神宗教:怎麼解釋世間的苦難與罪惡?

祆教的二神論有什麼盲點?

瑣羅亞斯德教,俗稱拜火教,它是二神宗教的代表。它也有不止一個神,但它設定了善惡兩個最高神;和印度教不同,這善惡二神都是「超餘」層面的。可見,瑣羅亞斯德教最獨特的地方,就是這個「雙重超餘」的設定。

為什麼要設定這樣的雙重超餘呢?原因是因為它想要用一種最直接的方式,去處理宗教在「意義生產」中的一個帶有普遍性的問題:怎麼解釋世界上存在「痛苦」、「惡」以及各種「不美好」?

瑣羅亞斯德教嘗試用雙重超餘的設定解決這個問題,但最終卻走向了一個糟糕的結局:由於意義生產的不穩定,它在現實中衰落了。雙重超餘的設定究竟是怎麼處理惡的問題?為什麼瑣羅亞斯德教處理好了罪惡問題,卻走向了衰落?

先來看一看到底什麼叫「惡的問題」。

宗教歷史上有一個著名的事件,就是1755年發生在葡萄牙帝國首都里斯本的大地震。這場災難造成了當時里斯本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亡,毀壞了城市中85%的建築物。這些建築物中,包括許多著名的大教堂和修道院,比如里斯本主教座堂,這是里斯本最古老的天主教教堂。

就今天的知識來看,這只是一場自然災難,但是對於當時歐洲的天主教徒來說,要怎麼理解這樣一場大災難?一場發生在一個尊奉天主教的國家的首都,難道這也是上帝的旨意嗎?把這個問題再往前推一步,有些信徒就要問:為什麼全知全能全善的上帝會允許這個世界充滿苦難呢?

其實,這是所有宗教都必須面對的一個重大問題:怎麼解釋世間的種種惡和苦難?

對此,多神教和一神教都有自己的解釋。

多神教要解釋痛苦和罪惡並不難,比如印度教認為人世間的痛苦和罪惡其實都是幻象,並不是世界的本來面目。有朝一日當你領悟到它們都是幻象,這些痛苦和罪惡就會立刻消失。

一神教也有自己的解釋。天主教系統裡,對惡的問題有兩類回答:

一類叫做「上帝計畫論」,認為上帝允許苦難和罪惡存在一定有他的原因,只是人類無法理解而已。

另一類叫做「靈魂塑造說」,認為上帝允許苦難和罪惡存在,是為了幫助人類塑造靈魂,變得成熟。

但這些說法,似乎都不能完全讓人滿意。畢竟,如果上帝是因為某種特殊的理由才允許罪惡存在,那罪惡有沒有一個限度呢?為什麼上帝不能採取別的、更好的辦法呢?

其實,這是多神教和一神教系統中比較突出的一個缺陷。不論是印度教的「大梵」還是一神教中「唯一的真神」,都代表「最高的善」,同時又是「世界的本源」。但如果最高的超餘代表著善,那怎麼解釋現實存在的種種痛苦罪惡,這就成了一個大問題。

歸根結底,如果把超餘設定為一個整體或者一個真神,那麼罪惡問題似乎就會在獨一的超餘內部引起某種矛盾。說到這裡,可能你也想到了,那如果設定兩個最高神,一個善一個惡,是不是就能比較徹底地解釋世界上的“惡”了呢?不錯,這就是二元神論的做法。

二元神論想要從最終極的超餘設定入手,把超餘設定為一善一惡兩個神,從根本上解釋苦難罪惡的來源,為世界的不美好給出了直接的終極依據,同時也能避免自己內部發生矛盾。

最具代表性的二元神論宗教就是「瑣羅亞斯德教」,它是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這個宗教的名稱來自創始人:瑣羅亞斯德,一個生活在西元前6世紀的波斯貴族。瑣羅亞斯德教傳入中國後被稱為「祆教」,「祆」字是左邊一個示字旁,右邊一個天,俗稱拜火教,就是「崇拜火焰的宗教」。瑣羅亞斯德教創立幾百年後,一個叫「摩尼」的波斯人吸收了它的思想,創立了一個新宗教:「摩尼教」,也傳入了中國,這就是金庸小說中提到的明教。

瑣羅亞斯德教最獨特的地方就是它把超餘設定為兩個神靈。它的宗教經典《阿維斯陀》是這樣說的:

「有兩個神靈,一個善來一個惡。善神叫阿胡拉‧馬茲達,惡神叫阿利曼。」

這兩個神分別代表光明和黑暗,也解釋了世界上為什麼會存在善與惡。


光是解釋還不夠,宗教還要為惡的問題給出解決方案。摩尼教繼承了瑣羅亞斯德教的一些理論,它提出了一套說法,中國古人把它概括為「二宗三際」。

二宗,就是兩個本源,善神和惡神。三際,就是過去、現在和未來三個時間階段。

首先,設定了善惡二元作為世界本源。

然後,在三個時間階段,世界有著不同的狀態。

「過去」是第一階段,也就是創世階段,善神創造了「原人」,就是最原初的人類,但惡神來搗亂,給人加入了肉體元素,換言之「人的肉體」是黑暗屬性的。

在第二階段「現在」時,善惡二元在世界中反復交戰,所以世界中既有善的一面也有惡的一面。

到了「未來」這個第三階段時,善神註定將打敗惡神,世界徹底進入光明時代。

這套解釋看上去很完整,結局也很美好,但其實裡面隱藏了一個很大的漏洞,問題就出在它的善惡二元設定上。

這套理論既然設定了善惡兩個神,它就不得不面對一個追問:善神和惡神之間是平等的,還是一主一次?

如果說二者完全平等,就意味著苦難罪惡永遠也不會消失,直到世界末日之前,人類都不可能擺脫苦難罪惡。對於一般的信徒,這在精神上很難接受。所以,瑣羅亞斯德教還是承認「善神優先」,宣稱善神最終會取得勝利。

但問題來了,如果善神優先,就意味著善惡二元只是一個過渡,最終還是會變成「一神獨尊」。事實上,瑣羅亞斯德教中也確實出現了這樣的神話:善惡二神是一對孿生兄弟,他們還有同一位父親,這位父神才是更根本的神。這樣設定顛覆了「善惡二元」的原則,走向了一神論。換句話說,在理論層面,瑣羅亞斯德教的二神設定很不穩定,很容易走向自我顛覆。

在現實層面,善惡二神的設定還導致了「信仰成本的提高」。根據這個設定,人被一分為二,靈魂是光明的,肉體是黑暗的,但代表光明的善神終將獲勝。這就意味著信徒有個重大任務,就是抵禦惡神對自己的侵襲。所以,瑣羅亞斯德教中有著極其繁瑣的淨化儀式,因為一些我們看來很普通的東西,比如剪下來的頭髮、鬍鬚、指甲,甚至呼吸中呼出的氣,都被認為「會導致污染」。所以祭司在宗教活動時必須要用布遮住嘴巴,日常生活中普通信徒也要經常念誦複雜的淨化咒語和經文。結果就是,信徒的日常生活變得十分麻煩,信仰這個宗教需要付出的行動成本非常高。

理論和現實上的雙重不利,為瑣羅亞斯德教的衰落埋下了伏筆。西元7世紀,阿拉伯人打敗波斯的薩珊王朝後,瑣羅亞斯德教便失去了國教的地位,遭到伊斯蘭教的衝擊。伊斯蘭教是徹底的一神教,瑣羅亞斯德教的二神設定本身就不穩定,自己還有著一神的傾向下,當它遭遇了真正的一神教,很容易遭到碾壓和覆蓋。從此,波斯地區的許多瑣羅亞斯德教信徒就改信了伊斯蘭教。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