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ryPang
JerryPang

写作是我灵魂的炮友。

关于我

老式东北男生。


我记得我在幼儿园的时候,跟女生亲嘴就知道伸舌头,那时候我记得我们班有个额头很大的女生,看起来像老寿星的那种,但是五官还可以,幼儿园午睡都是大通铺,我俩就趁着午睡的时候偷摸的亲嘴,刚开始挺新鲜,我俩也研究了一些千奇百怪的花样,后来有点腻了,不是亲嘴腻了,是对这个女生腻了。

后来我记得有个比她颜值逊色一点的女生我俩总在一起玩,她挺瘦,额头不大,后来我就培训她亲嘴,她学的挺快,而且领悟能力还挺强,有时候给我亲的昏天黑地,五迷三道的。地点还是通铺,时间还是午休,有时候也会被老师提醒几句,让我们别瞎捅咕,但是我都当没听见。

哈佛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做分享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有些人不记得童年发生的一些事情,但实际上,这些事情已经潜移默化的影响了现在的你,你还是童年的你,没什么变化。

我至今都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个情种,因为从小感情线就发达,别人都是学习线经营的风生水起,我的感情线最起码比同龄孩子先行3年-5年左右。所以我的早恋任务线开启的很早,小学一年级下半学期就接任务了。

从小到大都是,能唤醒我感情的东西我都喜欢,音乐,文字,影像等。

偶尔发现了这个地方可以写一些真实的东西,说一些实话。

所以,就在这给自己写个回忆录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