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rryPang
JerryPang

写作是我灵魂的炮友。

少年壮志无烟抽

高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学会了抽烟,第一包烟,4块钱的红梅。 当时我特别喜欢隔壁班的一个女生, 她总是与众不同的穿着一件红色的夹克和深蓝色的牛仔裤,我从来没见过她穿校服,就连做课间操和升国旗的时候也是。 我开始怀疑她家的某个亲戚是学校的高层领导以及幻想把她成功追到手之后我也可以不用穿校服的种种画面。

后来我成功的把她追到手了,而她也因为长期不穿校服,不服从管理被学校找了家长,不穿校服的伟大梦想就此破灭。

我们两个都特别喜欢听音乐,所以经常在坐公交车的时候一人一只耳机听音乐,这样的行为直接导致了一种极为悲催的场面,就是我每次想从她正面亲她的时候,我这边的耳机线都会勒住她的嘴唇,然后,她厌恶的推开我的大胖脸,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那时候没有QQ音乐和网易云等手机App,只有那种每次都要拿去网吧下载音乐的MP3,富二代用的是MP4,恐怖分子用的叫MP5。

每天晚上等父母都睡着了之后,我都会偷偷的走到卧室的窗户前,小心翼翼的打开窗户,将半个身子探出窗外,戴上耳机,点上香烟,开始短暂的神游在寒冬的深夜里。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我的行动天衣无缝,永远都不会被父母察觉,膨胀的我最后发现我错了,而且,还挨揍了。 那是在一个伸手不见六指的深夜, 窗外风雪交加,我正伴随着耳机里周杰伦的歌声, 幻想着下一次亲她时候的步骤以及场景,殊不知我妈已经悄然出现在了我的身后,静静的看着我把烟头弹出一条完美的弧线, 我关上窗户,转身的一瞬间,一种不祥的预感告诉我,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当我看见我妈妈的时候,我看见了夜空中最亮的星。 不得不说,我妈妈的正手抽脸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闪电般的出手速度,精确制导般的击打部位。 瞬间的耳鸣和皮下神经传递的麻酥已经超越了香烟带给我的快感,我不禁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自从这件打击抽烟不正之风的行动之后, 我每天回家都要接受在我家楼下垃圾站举行的最高等级的安全检查。 所有跟学习没关系的物品直接扔进垃圾堆填处。 用我妈妈的话说就是,这多方便。

我现在长大了,妈妈买菜回来会帮我带一盒烟, 然后说上一句,少抽点~ 而我则会在妈妈睡了之后, 打开窗户,探出窗外,点上香烟,戴上耳机,让回忆肆无忌惮的在同样的深夜里飘荡。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