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高與小狗ThankYou
米高與小狗ThankYou

我是米高,我與太太有一個很懂事的小朋友 - 小狗ThankYou。 曾經放下畫筆30年,疫情下重新開始繪畫,運用原子筆描繪及追憶逝去的孩子,願他繼續帶歡笑給我們。這個帳號是為小狗而開,In memory of our beloved son

考核

(edited)

我已有一段長時間沒工作,這九年裡,都與太太一起做社福項目。半年前,突然收到十年前公司的一位下屬的微信,他是上海的主管,對話中,不停跟我說現時的情況及危機,不停叫我要回去看看,要不然,就倒下了。

最終,回去看了一看,實在。。。看不下去。

想了一天,就決定聯繫上總公司老,說「我自己能幫的,就幫;但是,我只有半年時間。之後,我可能要離開香港一段時間。」

半年,剛剛昨天過去了。

重新整頓了公司,問題及難題,解決了絕大部份,前路亦明確了,幾位主管也一一訓練,令各人重建信心。

昨天,我約了總公司的幾位老闆及高管,一起聽聽三位主管的方向簡介。

原本,我只約了30-45分鐘的時間,最後談了兩個半小時。

大老闆,笑著離開會議室;財務負責人留下一句 Very Good。 看來,這分公司,算是可以挺過了。

今天,是太太的生日,原本也是我離開這公司的時候。

今天,我沒回公司,就只與太太在餐廳及路上逛逛。這兩週,太太在腦中風後開始學走路,是推著輪椅,一步一步走。她今天問我「大約走了多少步?」我跟太太說「有一千二百步了!」

三年多時間,從原本只能睡在病床上的腦幹七成中風,到現在能推著輪椅走一千二百步。其實,已沒有甚麼可以求了。

今天,太太說「再留下來把,這一班同事,值得幫,這一位老闆更值得您去學習。」

這幾個月的「工作」時間裡,確實令我經歷很不一樣的體會。

若換轉為三五年前,又或者十年廿年前的我,心已熊熊烈火,又回到當年「上班如走上舞台」的態度。

現時,自己成不成功已不再重要,能幫到同事成功,就幫。同事有遺漏的,已知無法去完成,就靜俏俏的去幫他們辦了。並在我放工一刻,才發一個Whatsapp信息說「我辦了這些了,放心,努力去做下一件事。」

要救即將倒閉的公司,無法之下,必須要走裁員的路,被裁的同事,我都盡力去幫他們整理好履歷,甚至能在離職時調節好適當職位,我也可以做,並且有缺乏及未完整的工作經驗部份,也在他們離職的最後一個月,讓他們去負責完成,成為履歷的一部份。

也剛好,在這一週知道,我辭退的同事,全都找到新工作,並且也是不錯的公司。

九年沒工作,再回到工作崗位,原來,我真的成熟了,成長了。半年過去了,我沒有向老闆要求甚麼職位,也沒要求名片,只要求一週我只上三天班,因為我需要與太太去看醫生覆診,與及要在社企中訓練自閉症學員。但,我上班的日子,我一定會最早一個上班,全力去解決問題。

而金錢上,我也不求薪金,直接將金錢,以捐款贊助形式,成為我們做自閉症人士的培訓經費。

個人,我一分錢沒收。

雖然,這樣的安排很「天方夜談」,不過,卻令我兩袖輕鬆。無需為權力、職位及地位競爭而傷神;更無需成了職場金錢的奴隸。

原來,心態上,工作不是以金錢為目標,反而做得滿有樂趣及積極性。

這半年,看似是老闆對我的考核;原來,也是上天或我自己給自己的考核。以前,很看重名利成績的我;看來,真的過去了。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