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香港慢步足跡:鎖羅盆

香港有不少荒廢了的村莊,有些附帶一種傳說,令人有好多想像,鎖羅盆是其中最多傳說的。

其中一個傳說稱,村民一夜之間全部消失,但牲口卻無事,甚至有稱,有些家庭正準備用餐,桌上還有飯餸,就是人不見了,好不嚇人!亦有介紹文章特別加鹽加醋,叮囑遊人千萬不要離群獨自遊走,還引述某年遊客失蹤事件,驚動警方入村尋人,繪形繪聲。

而地名也能大造文章,羅盆就是羅盤,也就是指南針。這個地方會令羅盤失去作用,有沒有驚嚇效果?不過,最好的效果,就是仍有以前村民,定期回來,過年前替各破落的村屋,貼上對聯,一眼望去,在一片頹垣敗瓦,磚頭和樹木混然一色之下,幾道紅色散落其中,如果是陰天,或者是煙雨朦朧之際,真能令人一下子心寒起來。

以前,鎖羅盆村是偏遠地方,甚至說外人不知道如何入村。現在有街渡直到荔枝窩,從碼頭一條路直到,不過要攀越山峰,路不算好走,一邊是岩石樹根加泥土混成的崎嶇山路,另一邊則是用木板和泥土砌出來的梯級,高低不一。由碼頭走到村口大約要一個鐘,當然視乎個別體能和速度。

沿途沒有風光可言,一直向上爬。在最高點可以看到另一邊山下的海邊有一道堤,而向海的遠處已是鄰邦。走過堤壩,一邊便入去鎖羅盆村,另一邊可以直去鹿頸。在這裡有些工人在開工,我們好奇,他們不會每天走個多小時山路來開工吧?他們也直接回我們,他們是由鄰邦乘船而來的,堤壩旁有個小碼頭,黃昏有船來接他們回去。第一個跳進腦內的問題,那會不會是非法出入境?

這條村位於山腳下,應該已荒廢了一段時間,有濃密的樹木遮蔽,在路口是看不見的。走著走著便開始見到那些紅色的對聯,幾乎每間屋都有,很多其實已剩下三面牆,屋頂也沒有了。我們也只是隨意看看,打個卡而已。相對來說,這條荒廢了的村落的確有其特色,但是不是必遊,又或者是人人感興趣,便因人而異。這天在荔枝窩下船的遊客不少,但只有我們一隊過來這邊。

我們沿來路回到碼頭,再去另一邊的景點,所有吸引遊客的設施都在這邊,有文化歴史的故事館,以前居民的住家擺設,當然一些賣手工紀念品小店,自然有吃東西的地方。辛苦了半天,大部分吃的地方都全滿,這才是最實際。


後記:這個月頭,沙頭角公眾碼頭開始開放,可以乘船到鴨洲和吉澳,再到荔枝窩。暫時要跟旅行團,亦仍需要領禁區紙,不過相信不少人有興趣。而北區地方的發展,其實是以香港人着眼,還是其他人,似乎不易一口咬定,但觀乎之前的規劃,港府何曾以香港利益為重?甚至是規劃中有多少Say,大家也心中有數。香港仍然有不少有趣的地方和歷史,假如當局沒有規範和保育政策,或者在一些地方,暗中私私相授,將某些保育項目交給某些團體,偷步改變發展,做成既定局面,不能還原,便只好繼續破壞。這種方式其實由來以久,現在再加上被動地規劃,情況只會越來越差。作為一個普通市民,所能做的,可能就是早些去打個咭,做個紀錄而已。

不要問我們會留一個怎樣的香港給我們的下一代,隨時攪不好,我們就是最後一代的香港人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香港慢步足跡:吉澳、鴨洲、東平州

香港慢步足跡:鹿頸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