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蘋果舊作重貼系列: 一代笑匠許冠文

際此蘋果日報停止出版一年事刻,特別揀選了十篇舊作在此重貼,是紀念,也是拒絕遺忘。"許冠文年近八十,仍然在追尋他的代表作。"

前言:在香港,有太多數字代號,8964,71,689,831,612,101(讀:十一),721,以至200萬+1,真香港人一定知道背後故事,當然數字越來越多,有時是需要提醒一下。624是甚麽日子?正是最後一份蘋果日報出版之日,轉眼便一年了!自己有幸曾為蘋果網站供稿,但蘋果一朝覆滅,所有文字圖片錄像頓成泡影,虛擬世界的脆弱,真是「㩒個掣就唔見哂」!早已有人將舊文重新放回網上,但數量太多,際此事刻,特別揀選了自己十篇舊作在此重貼,是紀念,也是拒絕遺忘。


在網頁的原題:許冠文影展 |一代冷面笑匠作品横跨半世紀 大家最愛 還是《半斤八両》

我大概記得,在許冠傑宣布退出樂壇的時候,應該是1992年,在一些公開場合,許冠文也會出席,就在那時,他會笑說,我下午才跟記者朋友說,仍未拍到自己覺得滿意的作品,要繼續努力,但晚上便來自己細佬的榮休晚會。而此後,他多次提及這個未竟的心願,講下講下,快近卅年。

今年(2020)的國際夏日電影節遇上疫情高峰期,戲院關閉近兩個月,就在七、八月的檔期,到戲院重開,電影節決定延期至秋季。今年的焦點導演正是許冠文,共選了十部他的電影,由最初的《大軍閥》到最近期的《一路順風》,包括他自編自導自演的,以及純以演員參與的。另外今年有一些社區放映,免費入場之外,還有講者分享映後談。《半斤八両》和《雞同鴨講》同列社區放映之內,而《半斤八両》更由他自己親自上陣作映後談,門票一早派完。

這部戲在1976年上畫,距今44年。時間的確是最誠實的,當年在戲院觀看的人,今天大概年過半百,而許冠文剛在九月渡過78歳生日,差不多要八十歳了。但這天出席映後談,卻在外觀上完全看不出來。觀眾也相當熱情,不過,大家似乎都習慣了一見到他便期望他說幾句引人發笑的話,但笑話總要有時間巧合的節奏,有時未必碰巧遇到。他也準備了一些不少人所共知的出道故事,在他口中說來,仍娛樂十足,觀眾反應不錯。倒是在觀眾提問環節中,出現另一種電光火石之間的互動。

《半斤八両》劇照

有一位觀眾提問,但他的前設和提問都相當長和失焦,許冠文說了兩句,便回問:你其實想問甚麼?觀眾又再重複那相當長的提問,許冠文干脆打斷他,你可不可以用兩句話來概括你的問題?可以見到,他仍有一點火氣!到最後一個提問,這位觀眾大談當年在戲院觀看,然後每一部電影又如何如何,主持人催促他提問,時間無多,他卻依舊長篇大論,不着邊際,主持人多番打斷他,最後他問許冠文是如何想出這些笑話。許冠文也順勢借力打力,靈感來自觀察,現實生活,就如現在,你問問題非常長氣,好像不給我回答一樣,便很好笑。如果要拍成電影,那我會想做你的角色。這下子便引來哄堂大笑,而這應該不是事前大家預料得到!

喜劇也許就是有這種局限,有自己的節奏,又有時無法事前控制。許冠文仍未拍到一部自己滿意,引為經典的喜劇,但觀眾呢?大家都認同他是一代笑匠,從電視,電影,到舞台上,大家都有自己的心頭好。而看今次電影節十部選片,也見端倪。他們兄弟合作最初的四部全部有選映,事實上,頭六部之中,只有《賣身契》沒有包括在內,加上和邵氏拍的《大軍閥》,即共佔去六席,再加上2016年的《一路順風》,即是説在八、九十年代和千禧年後的近卅年時間,只有三部入選,不是已說明一點,經典的,都在七十年代那批。

今次的《半斤八両》放映,因為是免費場,加上是週末,又有許冠文隨片登台,很自然成為入座人數最多的一場。不過觀乎反應,大家對電影中幾段主戲,都印象深刻,和雞做體操,廚房打鬥和戲院打劫,都是前無古人的經典,今天再看仍然能笑出聲。而不少喜劇都是這般模式,一個gag接一個gag,很可能沒有上文下理。例如,如果將雞體操一段拿到另一部電影,大概一樣好笑,也不會破壞電影的結構。

許氏三兄弟最後合作的是《新半斤八両》(1990),因為片名差不多,橋段也差不多,可以作一對比。,一邊是偵探社,另一邊是雜誌社,然後也是一段gag接一段gag,甚至結尾的自助餐式打劫,明顯是戲院打劫的變奏出來,珠玉在前,效果便打了折扣。之後他試過只演不導,只編不演都不算理想,反而他做棟篤笑更受歡迎。至2016年,受邀到台灣拍攝一部《一路順風》,不再攪笑,更獲金馬獎提名。今次在場內,他直接問觀眾,喜歡他攪笑的,還是嚴肅的,居然是後者佔大多數。那下一步何去何從,也真費煞思量。

創作之難,有時在於不能刻意,不是你要拍一部能千秋萬世的電影,便可以隨手拍出來。你只能花盡心思,做好一切,然後讓製成品公諸於世,假以時日發酵,在時間裡昇華,慢慢被認同為經典。或者,許冠文未肯認同,但今天的觀眾便告訴他,《半斤八両》就是他的代表作。如果他堅持要另闖高峰,可能要完全跳出框框,觀眾完全沒有預期的領域,一個藍海,譬如悲劇。

我突然想起一首古老的歌,

I started a joke which started the whole world crying
But I didn't see that the joke was on me oh no
I started to cry which started the whole world laughing
Oh If I'd only seen that the joke was on me
Barry Gibb / Maurice Ernest Gibb / Robin Hugh Gibb (Bee Gees)


座談會足本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蘋果舊作重貼系列: 生不逢辰 時不與我《末代皇帝溥儀》

蘋果舊作重貼系列: 我們和這種生活的距離

蘋果舊作重貼系列: 南北(韓)一家親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