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足球音樂文化(英國篇)

英國自稱是足球的發源地,一路以來,有點質疑的聲音,但漸漸,大家都有點無謂再爭拗了。但足球的打氣歌,還是英國的好。

英國可算是足球強國,起碼歷史悠久,但戰績比較普通,只贏過一次世界盃冠軍。歐洲國家盃從未染指,但每逢大賽,都被說成是爭標分子。

現代的流行音樂搖滾樂,普遍認為是起源於美國,即使是披頭四,滾石樂隊這些,出道時也會玩美式搖滾,藍調,以至Motown的RnB。但發展下來,人才輩出,青出於藍,多元又創意無限,倒過來反攻美國,被稱作British Invansion。

而英國的足球會都有相當歷史,動轍有過百年歷史,球迷們都非常投入有熱情,在看台上大合唱為球隊打氣,是常見現象。而每隊都有自己的代表歌曲,例如利物浦的《You Never Walk Alone》,一邊唱一邊搖動旗幟或頸巾,一片紅海,場面動人,更有震懾客隊之作用。他們很多時是用傳統歌曲或民歌,改動部分歌詞而成,因此曼聯球迷唱《Glory, Glory, Man. United》,熱刺球迷則唱成《Glory, Glory, Tottenham Hotspur》。

Liverpool, You’ll Never Walk Alone 現場大合唱的威力

這類歌不必太専業,最重要有幾句人人識唱,能夠全體參與。在英國,很多球隊在打入盃賽決賽時,會拉隊全部球員進錄音室合唱一曲,甚至以單曲推出發售,和球迷分享,後來更發展至國家隊。據記錄,1970年在出發往墨西哥準備衛冕之旅前,一起錄了一首叫《Back Home》的歌,很多英國人仍然記得。之後,要到1982年,才再有機會,因為英格蘭連續兩屆都未能打進決賽週。當年也算球星如雲,一位同學還給我在英國帶回一張單曲膠碟《This Time (We’ll Get It Right)》,是我第一次接觸這類足球音樂,還可接受。

82年首次接觸這種球隊大合唱,算可接受。

到1990年,竟找來樂隊New Order合作,球員只是擔任和唱,但有個別球員有一兩句主唱,當中利物浦的前鋒John Barnes更獨白一段Rap詞,頗有看頭。各種元素配合,很自然成為流行榜冠軍歌曲,不過。也是這種球員參與的歌曲的最後一次,在下一屆(1994年)英格蘭未能入圍,到1998年,找來Echo and the Bunnymen 的歌手Ian McCulloch作曲,再配上部分Spice Girls成員和其他歌手合唱(沒有球員參與)的《(How Does it Feel to Be) on Top of the World?》,卻遇上另一首在兩年前(1996)在Euro 96而推出的一首《Three Lions》重推一個98年版,完全蓋過其聲勢(註一)。

《World In Motion》1990, New Order 的主導,展開了新的一頁。
England United 就是Echo and the Bunnymen和Spice Girls的合作,只此一次。(1998)

2002年在日韓舉行的一屆,有一首由Ant and Dec的《We’re On The Ball》,再一屆,英格蘭足總只安排了樂隊Embrace創作了《World At Your Feet》作為官方世界盃歌曲,最高打上流行榜第三名。而此後,英格蘭國家隊聘請了意大利人卡比路(Fabio Capello)作領隊,他竟然禁止球員再花時間去唱歌,而球員們也認同,情願專注在足球上。於是,到2010年在南非舉行的一屆,雖有歌手Dizzee Rascal 和James Corden將 Tears For Fears 的名曲《Shout》,改成《Shout for England》 ,而足總准許其使用足總的標誌,甚至讓其在MV中使用一些比賽片段,卻不肯承認為官方歌曲,但歌曲仍做出一定成績。

Embrace 的《World At Your Feet》(2006)只能算是不過不失。
將 Tears For Fears 的名曲《Shout》,改成《Shout for England》 , 2010
Gary Barlow (Take That)和一眾過氣球星的參與,竟然有點慘不忍睹,倒是在MV所見,他們好像有個愉快經歷。(2014)

到2014年,找來Take That 的Gary Barlow負責,用他的舊作《Greatest Day》改成的《Sport Relief's Greatest Day》,還找了幾個元老級的前國腳如連尼加(Gary Lineker),奧雲(Michael Owen)和荷杜(Glenn Hoddle)等,加上兩個Spice Girls合唱,結果是慘不忍睹,被認為是史上最差的一曲!不知道是否這原因,此後便沒有官方的歌曲,上屆(2018)沒有,這一年也沒有甚消息。

不過,坊間一直有球迷和擁護者做一些歌曲,有些甚至有專業水平,但篇幅已有點長,如果我還有興趣,可能再開一篇繼續吧。暫時就先聽這些吧。


註一:Euro在足球圈通常是歐洲國家盃的簡稱,如果你不熟悉,就當是世界盃一樣,但只有歐洲的國家才能參與。1996年由英國主辦,原本他們一向沒有特別做歌曲,但那一屆是主辦國,所以特別做了一首,由 Baddiel 和Skinner(兩位都是棟篤笑藝人)加上樂隊Lightning Seeds主唱的《Three Lions(Football is Coming Home)》,竟然大受歡迎,歌曲主題說英國上一次主辦這種大型足球比賽就是1966年那次,也是唯一一次取得冠軍,之後每次總是這麼近那麼遠,三十年後再次主辦,會不會重溫舊夢呢?歌詞中一句「Thirty Years of Hurt…」,特別引起國人共鳴,大賣特賣。而這屆賽事是做了一首主題曲,由Simply Red主唱的《We're in this Together》,結果完全給比下去。

而《Three Lions》這首歌,可以算在那天開始,被認定為國家隊的隊歌,所以當時兩年後(1998)又再版推出,改動一些歌詞,繼續賣個滿堂紅。此後,每有大賽,便重新再版,有人已戲稱為好像聖誕歌一樣,每年出版一次。事實上,它已成為一首歌歷史上,先後四次打上流行榜冠軍!而今年,在沒有官方歌曲的情況下,又接近聖誕,他們又真的推出新版《Three Lions (It's Coming Home for Christmas)》,天時地利人和之下,如果英格蘭隊又爭爭氣氣的話,真的會升格為傳奇神曲了。

暮然回首,三十年的傷痛,已經double,變成六十年了,怎不教人咋舌?也許世界盃叫人着迷之處,就是一眨眼就是四年,物換星移,抑或地老天荒,前塵往事,都在彈指之間,都令人措手不及。

《Three Lions (It's Coming Home for Christmas)》卅年的傷痛,廿多年內的四次單曲榜冠軍,國家隊神曲就此鍊成,今年還再來一個2022版,集聖誕歌打氣歌於一身!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世界盃的音樂文化

世界盃是國際足協的金蛋,也是搖錢樹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