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世界盃2030(黃金三國)

(edited)
國際足協(FIFA)日前宣布2030年世界盃決賽週的主辦國,結果又是三國聯辦,而且另有三個國家,亦會參與主持一些賽事,令人覺得變成有六個主辦國!
國際足協會長恩芬天奴:「在一個分割的世界中,國際足總和足球正好在團結大家 。」

大家熟悉的世界盃賽事,首次在1930年於烏拉圭舉行,因此,到2030年就是百週年紀 念,可算超大盛事。但國際足協(FIFA)最近宣布那一屆賽事的安排,卻引起不少質疑和混亂。驟眼看以為是由六個國家主辦,況且國際足協甚至將六個國家的國旗放在背景,包括歐洲,非洲和南美洲國家,令人費解。然後解釋又有點含糊,倒是引起多方議論紛紛,製造不少話題。

因此,先詳細解說一下。第一點最重要的,今次的宣布其實是委員會會議上大家的共識,提議這個方案,還需要在明年的大會上,各成員國投票通過才算落實。不過,據過往經驗,通常都會通過。不過,現今國際足協會長恩芬天奴(Gianni Infantino)領導下,強調新人事新作風,而且利益關係又擴展至多個地區,人人都想分一杯羹,是否會出現任何變數,很難預料。

據說在這次申請主辦的,有好幾個組合,一是歐洲的西班牙,葡萄牙和烏克蘭,另一是南美的烏拉圭和阿根廷。摩洛哥作為他們的第六次申請,亦提議若情況必須,可以跟其他的非洲國家合辦。而埃及和沙地阿拉伯亦有意跨洲合辦,最後更拉攏了希臘加入。後來發展出來,烏克蘭放棄,換成是摩洛哥加入西班牙和葡萄牙一組。而南美一邊,有巴拉圭,後來再有智利加入,變成四國聯辦。但最終智利退出,南美一組仍維持三國。

國際足協早前已宣布,希望主辦單位由五個聯盟輪流,期望減少爭拗和相互競爭。因此在大會上,先説服了沙地阿拉伯,改為爭取2034年的一屆(有沒有承諾甚麼,大家沒有白紙黑字寫明,因此不知道有沒有法律效力)。然後遴選委員會在歐洲和南美兩組之間,屬意前者,所以西班牙,葡萄牙和摩洛哥成為2030年的世界盃決賽週的正式主辦國,直接取得決賽週(48個)一席位。但這一屆是慶祝世界盃百週年,因此特別加插一場比賽在烏拉圭舉行(相信會是開幕比賽)。而因為阿根廷和巴拉圭原先和烏拉圭一齊申辦,也順道安排他們也在自己主場舉行一場比賽,以示公平。由於他們只主辦一場比賽,所以不算是主辦國,不會自動取得決賽週的一席位,要跟其他南美國家經外圍賽爭逐。

這是第二次由三國聯手(第一次將在2026年由北美三國,加拿大,美國和墨西哥)主辦,亦會是第一次跨洲(歐洲加非洲)舉行。如果將南美三國的特別安排的三場比賽也計算,這一屆的比賽將會是橫跨三洲,和南北兩半球,聲勢浩大!國際足協亦提醒亞洲和大洋洲的地區國家,準備申辦2034年的賽事。是為沙地阿拉伯舖路,還是終於讓澳洲和新西蘭這些被遺忘了的地球角落,守得雲開見月明呢,還得聽下回分解。

希望這個解釋令大家明白,我覺得混亂的地方,就是既然知道要慶祝百週年,何不干脆選擇三個南美國家主辦,不是更直接了當嗎?當然,體育運動發展到今日,都是金錢掛帥,還記得1996年,原本是奧運會百週年,大家都覺得由雅典舉辦(正是歷史上第一次舉辦的城市)是最合適不過,但那時希臘財政問題嚴重,無力負擔,又沒有白勇士出手相助,最後由阿特蘭大主辦。而且當年,可能最大的支出是,給評核員的費用!

當年讓鳥拉圭主辦,主要因為他們是足球強國,連續兩屆奧運會足球項目的金牌得主,而1930年也是他們國家獨立百週年,都是合理的原因。當然這個決定對歐洲球隊來説是不受歡迎,那時由歐洲前往烏拉圭只能乘坐郵輪,來回需要三個月!今次的決定,是否要展示,全球的交通網絡比百年前進步千里,今天在烏拉圭首都蒙特維多(Montevideo),明天便可以飛到西班牙的巴塞隆拿。只是這樣的炫耀,對世界盃比賽又有何實質幫助呢?2026年將由加拿大、墨西哥及美國三國主辦,具體安排仍在商議,但明顯地,各國的參與程度必然有分別。

今次宣布消息之後,有業內人士估計,西班牙應該是主要的主辦單位,葡萄牙則是輔助性質,而摩洛哥更只會主辦有他們在內的第一輪分組賽事而已。雖然這個說法只是一個揣測,但也算有道理,不竟三國之間,各樣的背景實力都有分別,能者多勞,似乎是天經地義。西班牙上一次主辦世界盃正是由十六隊增加至廿四隊的1982年,證明他們可以應付廿四隊,故此這樣理解,可以約莫說,西班牙就是再主辦一次廿四隊的比賽,而葡萄牙和摩洛哥就處理另外廿四隊的賽事。之所以要三國聯辦,就是因為參賽隊伍不斷膨脹,我一直認為,將參賽隊伍增加,其實只是將最後一輪的外圍賽,也改叫作決賽週而已,這種只重量不重質的舉動,只會令世界盃之名聲沒落化,現時有二百多個成員國,卻有四十八個可以打進決賽週,實在毫不矜貴,真是阿豬阿狗都得!

相信此後,每一屆都會由三國聯辦,更可以跨洲, 跨南北兩半球,可以漠視天氣和季節,簡直有點能呼風喚雨的感覺,只要它高興,可以將主辦權交給任何一個國家,不理會其人權狀況,或其政治立場,甚至無端白事讓你主辦一場比賽咁大把,有錢齊齊搵,你便已經要謝主隆恩了!這種將事情有咁大攪到咁大的做法,自己是有些擔憂的。

國際足協會長恩芬天奴在發言中多次提到:「在一個分割的世界中,國際足總和足球正好在團結大家 (In a divided world, FIFA and football are uniting)。」我卻聽到弦外之音,他說的團結其實也可以解釋為集中權力。現在世界盃賽事已經是全球最大單一運動項目,再進一步,國際足協的權力更加至高無上,它的影響力早已超越其他如聯合國等這些組織。在財源滾滾的引誘下,人人都只有俯首稱臣,那誰可以監管它?

那些神奇國度會不會考慮另起爐灶,攪一個甚麼一帶一路形式的世界盃,與之抗衡呢?

世界盃決賽週越改越不變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