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向蔚藍天空致敬

為甚麼要向另一位同文致敬,簡單來說,就是敬佩。除了題材合口味之外,蔚藍是那麼有毅力,筆耕不綴,每天一篇文章,現在已有超過一千三百篇!
封面圖片借用了Windows XP的牆紙,大家應該熟悉。他們當年的廣告中,好像有一句「窗外有藍天」,希望大家每日都「窗外有藍天」。

前言:之前寫完致敬專輯,也翻聽一些這類專輯,忽發其想,想向一位同文致敬,坐言起行就開始下筆,寫好了大半篇,卻遲疑,覺得好像不太好意思,這種題目並不多見,刊登出來會有甚麼反應呢,真不好說。於是放在草稿內有數個月之久,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完成它。突然驚見蔚藍最近一篇,竟提到期望再寫一年云云,竟有一種晴天霹靂的感覺。於是找出草稿,先完成它再說。

在這裡寫音樂的人不多,還是英文(或其他外文)歌,所以很容易便發現蔚藍,而且他幾乎每天都有文,音樂的,有些自己也有追捧,有些已遺忘了,有些完全不認識,所以吸引我追看。有一次他介紹一隊叫Underworld的樂隊,我記起自己曾買過一張單曲《Underneath The Radar》,樂隊名是一樣,歌曲當年頗受歡迎,但之後好像消失了一些時間,後來再有繼續,但我已沒有留意。我找到一張他們的精選專輯,但偏偏沒有這首歌,我還以為他們的是另一支同名樂隊。看到蔚藍的文章,我又再翻查紀錄,才證實是同一支樂隊,真有種奇妙感覺。

除了介紹不同音樂之外,蔚藍還會寫一些相關的文章。例如會選輯一些同歌名但實際上是不同的歌曲,第一次見到,我已暗裡偷笑,因為我也曾做過這種事。從前還未有互聯網絡,只是留意到有不少叫《Hold On》的歌,於是開始錄在卡帶上。當時真的是剛好遇到才會知道,甚至是逛唱片舖時亂翻而偶然找到。而知道也未必錄到,總不會因為這個原因而買入一張專輯吧。因此,前後差不多用了十年時間,才勉強錄了一餅六十分鐘的卡帶。不過,並沒有太大成功感,不竟年份久遠,歌曲的風格混雜,很多時未必是自己喜歡的歌,所以只是做了件吃力不討好的事而已,之後沒有再做。現時的科技情況,當然簡單得多,但也不是很多人去做,我想,做的人必須還有一點童心,所以特別難能可貴。有一次他用《Jump》這個歌曲名字,好幾首我都有印象。我特別為你加添一首,因為這是加拿大樂隊,當年在美國也有相當播放率,但去到亞洲,難免被忽略了。

蔚藍另一令人咋舌的,是他的稀奇樂器系列,已經寫了十三篇。不過話說回來,世界真的很大,歷史文化以千年計,我們不認識的事物還真的很多。在香港長大,最常聽到的稀奇樂器,可能就是蘇格蘭風笛,除了在步操隊常聽到之外,間中也會在流行曲聽到。然而,第一次知道外國樂隊用一些中國樂器,可能是八十年代初,一隊英國的新浪潮隊伍Japan來港演出,他們逗留期間,到處瀏覽,竟然買了些中國樂器回去。後來用在專輯中,當他們列出用到的樂器,看到Di-da,我們才如夢初醒。我們稱為啲打,應該是嗩吶。

八十年代打後,很多樂手都向世界音樂(World Music)取經,有人更開設廠牌,替世界各地的樂手出版音樂,有些非洲,南美洲以至亞洲的樂手去到歐美發展,盛況空前。我曾經在這段時間,接觸不少這些其他地方來的樂手,眼界大開。當中一隊叫Uakti的巴西樂隊,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Uakti 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他們所用的樂器,全部是自己創造或改良的,可以說是只此一家!他們在台上就好像擺地攤般,一堆看似爛銅爛鐵的東西,他們隨手拿起來就開始表演了。他們的音樂會比較接近那些New Age音樂,帶一種原始神秘的氣氛,不過那些怪異樂器不時給觀眾帶來笑聲。

蔚藍也經常介紹新歌,新人,而且五花八門,各地區各類型的音樂都有。我這些有點年紀的人,對新生代難免有點隔膜,甚麼新不如舊的思想作祟,自己聽的新歌,很多是一向聽開的,追隨多年的歌手樂隊推出新作而已。因此蔚藍的推介,成了我接觸新音樂的主要渠道。我想,因為看多了,知道大家的音樂口味相近,所以多了一份信任,因此自己是相當感激的。在這些推介中,有一首當時特別觸動,好像是去年尾,他介紹一個叫邱軍的一首新歌,叫《不是不會痛》。歌曲其實簡簡單單的,沒有特別花巧的流行搖滾風格,但聽着聽着,看着歌詞,放到今天香港的處境,竟然有淚崩的感覺。大家看似若無其事,但心裡其實痛不欲生!我明白歌曲不是關於香港的情況,但好的音樂就是有空間讓聽者可以自由演譯,發揮想像,才觸到痛處。

我特別去找歌手的資料,看來他只是個新人,應該還是他發表的第一首歌,所以沒有蔚藍的推介,我可能永遠不會遇上。而那個MV也夠窩心,大家常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這種MV的故事,我是無法想像會在香港的歌手中出現。香港的一定要Grand,要大堆頭大製作,總要俊男美女配合舞蹈。但這個MV,就只是兩個同是天涯淪落人的相遇,為加油站的員工送上一包牛奶,是那麼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反映的人情味卻是如此濃郁,也反映了一個地方的底蘊。如果我這篇拙文能做到近似那一包牛奶的效果,於願足矣。朋友,大家繼續寫,繼續閱讀,加油,Rock On!

後語:自己看回這篇文字,不禁失笑,甚麽致敬,還不是借題發揮,寫幾段音樂有關的文字罷了。但由此可見,蔚藍的文字經常給我啟發,好像已成習慣,每天閱讀成了理所當然。如果有一天,蔚藍決定要停止,或者只是減產,我們只能尊重他的意願。或者,我們可以從頭再聽他介紹過的歌曲,我敢打賭,要聽盡那些歌,可能不止用三年時間。





彩蛋

阿線(Sunline)也是自己一直追看的另一位作者,知道她自己也做一些設計。有一天,我在路上走着的時候,突然抬頭看到前面行人穿的這件T- Shirt,覺得有點兒熟悉,在那裏見過呢?突然便啞然失笑,會不會是阿線設計的衣服,在香港也有出售?有此巧合,我偷偷地拍了下來,今次想起,就放在這裡分享,也是一種致敬。阿線,你也加油啊。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