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在Beatles之前,已有Motown音樂

(edited)
近日披頭四推出最新也是最終單曲《Now And Then》,做成話題,倒是引起自己另一些聯想。
Motown的幾個品牌。

自己對披頭四並不特別熱衷,究其原因,大概是沒有在對的時間遇上。我開始認真聽音樂的時候,他們已解散。之前一直是在收音機聽那些流行曲,他們的音樂自然也算熟悉。後來,大概是接受搖擺音樂的反叛基恩,也想建立一個自己的,與別不同的音樂口味,追求艱澀的,複雜的,少人認識的,想自高身價。後來遇上八十年代的翻天覆地,各種新音樂,新品種,百花齊放,自己是完全投入,那時認識的好幾支樂隊或樂手,一路相伴成長,有些便相隨超過四十年!因此回頭看披頭四,我和他們的相交不算很深,只此而已。

那時候聽音樂的心態也比較狹窄,一些類型如古典音樂,爵士音樂,鄉謠音樂,騷靈音樂等等,會拒之門外,可能有些比較流行,較為大路的,可能一聽無妨,亦很少主動購買這些音樂唱片或卡帶。所以我很後期才知道Motown音樂,甚至由完全抗拒,花了很多時間,年紀漸大,眼界才擴大。回頭再看,才驚訝Motown音樂的偉大。

Motown就是Motor Town的合併寫法,當時就是指美國底特律(Detroit)市,它是有名的美國汽車工業中心,在五、六十年代是最輝煌的時期。而1959年,Motown音樂公司就在這兒成立,它們旗下的歌手樂隊全是黑人,玩的是類近RnB的音樂,也稱作騷靈音樂(Soul Music),那時的底特律是紙醉金迷的煙花地,也從音樂中反映出來,有些歌曲會帶性暗示,甚至帶點挑逗,因此很自成一格。他們旗下的歌手如Marvin Gaye,Smokey Robinson,Stevie Wonder等等,日後都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但更厲害的,是他們的創作團隊。後來的天皇巨星級的Diana Ross和 Lionel Richie 等,其實早期已是The Supremes和Commodores的成員。

而當披頭四,以至滾石在六十年代初在大西洋另一邊掘起之時,他們都曾翻唱Motown的歌曲。可能在改編之後,顯得比較硬朗,或打磨得圓滑,大家一下不為意。實在是,一路下來,不斷有人翻唱Motown的歌曲,甚至憑此而一舉成名,製造不少後來的冠軍歌。以下便是一些分享。

先來一首正是披頭四翻唱Motown歌曲,這首《You’ve Really Got A Hold On Me》是Smokey Robinson的作品,在1962年出版,由The Miracles樂隊主唱,是十大單曲。而披頭四的版本在一年後推出。

這首《Please, Mr. Postman》當年(1974)是木匠樂隊(The Carpenters)的受歡迎的流行曲,後來才知道是The Marvelettes在1961年的冠軍歌,再後來才發現披頭四也曾收錄。

《I Heard It Through the Grapevine》歌曲由Norman Whitfield和 Barrett Strong 合寫,先由Gladys Knight & the Pips在1967年出版,相當成功,佔據流行榜第二位。其後有幾位Motown單位翻唱,其中Marvin Gaye的版本在1968年推出,最終登上流行榜冠軍,成為他的經典歌曲之一。在1970年,一支美國搖滾樂隊Creedence Clearwater Revival(通常寫成CCR)收錄在他們的《Cosmo’s Factory》專輯內,改編後加上一節純音樂,全曲變成超過十一分鐘,卻又成了他們的經典歌曲。

歌手洛史超域(Rod Stewart)一直喜歡翻唱歌曲,他的突破專輯《Foot Loose & Fancy Free》在1977年推出,除了經典的《I Was Only Joking》和《You're in My Heart (The Final Acclaim)》之外,翻唱的《You Keep Me Hangin' On》也頗受歡迎。原曲在1966年由The Supremes主唱,是她們的另一首冠軍歌。

當年聽到這首歌時,根本不知道是翻唱歌。Japan的編排絕對合乎他們的風格,歐陸情懷,淡淡然的新浪漫。後來知道是一首Motown作品,完全不敢相信,卻好奇原曲(由Smokey Robinson作曲)是怎樣的。當時未有互聯網,沒有其他甚麼途徑,最後敵不過好奇心,購買了單曲。天啊,那根本是兩首完全不同的歌曲,我當時完全沒法接受。

八十年代,電子舞曲興起,有些電子樂隊也來翻唱Motown歌曲。這隊Soft Cell便以一首翻唱歌《Tainted Love》(1981)而走紅,在單曲背面,他們收録了The Supremes的1964年冠軍歌《Where Did Our Love Go》。最奇妙的,是在十二吋單曲上,那個加長版本就是將這兩首歌混合而成,天衣無縫,為他們自己製造了一首冠軍歌。

Paul Young在八十年代冒起的歌手,有點懷舊,主要是翻唱別人的歌,他接連改編幾首Motown作品而走紅,這首Marvin Gaye的1962年歌曲《Wherever I Lay My Hat (That's My Home)》,當年並不起眼,只收錄在單曲背面(B-side),但Young的1983年版本,卻打上英國流行榜冠軍,而且停留了三星期。

Phil Collins相當喜歡使用管銅樂器,因此十分適合Motown歌。事實上,他的生涯最後的專輯《Going Back》(2010),就是向對他影響深遠的音樂致敬,自然包括多首Motown名曲。但他早期時,已憑翻唱The Supremes的名曲《You Can’t Hurry Love》(1966),得到他個人生涯的第一首冠軍歌。

有人認為是江郎才盡,也可能是真誠致敬,洛史超域在千禧年的一系列American Songbook,翻唱多首美國經典老歌,一張《Soulbook》更特別聚焦Motown歌曲。不過,上面也提過,他一直有做這種翻唱,而其中一曲《This Old Heart of Mine (Is Weak for You)》很值得一提,因為他前後翻唱過兩次。原曲是The Isley Brothers在1966年出版,他們當時是簽到Motown旗下的Tamla公司。洛史超域先在1975年收錄,並作單曲發行,成績不錯,但不及另一主打歌《Sailing》。到1989年,他準備一套四光碟的盒裝回顧事業段落時,特別加插一些新錄音,其中翻唱Tom Waits的《Downtown Train》是最為人熟悉。而他也想重錄這首歌,還特別請來原唱的Ronald Isley合唱,亦作單曲發行,結果是成績最好的一次。

上面九首歌,大概只算是冰山一角,大家有興趣的,可以自己繼續發掘。

如果說披頭四是歷史上最偉大的樂隊,而他們也是受Motown音樂的影響,大家可以想像Motown音樂的廣濶深遠?我不肯定是否因為亞洲人對那時的黑人音樂,就是不對胃口,所以接觸不多,也認識很少。但隨着接觸面擴大,連亞洲歌手也有不少以這種風格和唱腔佔據部分市場,因此回頭一看,Motown歌曲真是一個音樂寶庫。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