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丸
呆丸

【劇情式紀錄片】埃及豔后

近來演員膚色議題延燒,由極具爭議的非裔演員主演埃及豔后,但影集究竟如何描述這位曾經的女法老呢?https://dyonepodcast.soci.vip/

這副標實在是長得有點礙眼,但考量到這部作品的內容,又覺得多一點描述是必要的。只是還是有點想偷懶,畢竟要認真討論這個議題要花太多篇幅以及考證太多東西,我決定只以作品所呈現的面向來做談論的主軸,當然,一定會參雜我個人觀點,這部作品實在是個危險又很有趣的主題。

最近不少作品在上映前就造成很大的轟動,而在我接觸的圈子裡燒最大的大概就是《埃及豔后》和最近上映的《小美人魚》吧,這兩部作品都因為找了非裔演員來主演原本形象偏白人的角色引起很大的爭議。其中《小美人魚》由於原著是童話,可能還存在一點想像空間;但是《埃及豔后》一方面是實際存在的人物,另一方面宣傳時又主打紀錄片的形式,這個自行解釋的空間就更小了。「劇情式紀錄片」其實蠻常見的,由於在講述歷史的時候不可能真的找歷史人物來演出,又不想單純找幾個專家學者來單調的唸書,所以有時候會擷取一些片段找演員來詮釋當時的情境,因為是找演員來演,他又不可能跟原本的人物長得一樣,所以看起來好像可以有一些些想像空間,把它當成高預算的學校話劇表演也未嘗不可。學校話劇如果是整班非裔,要演耶穌降生還特地去外找一個猶太人來出演顯然不切實際,這種情況連東方三賢者都會是非裔。那《埃及豔后》找非裔來當主角,就當作是編導放飛了想像力吧。(以上就是一段充滿爭議性的廢話XD)

【以下涉及劇情,請斟酌閱讀】

但演的部分或許可以含混帶過,學者解釋的地方就閃避不了了。《埃及豔后》最引爆討論的言論大概是其中一位學者雪萊海莉在片段中回憶起祖母告訴她:「我不在乎他們在學校告訴妳什麼,埃及豔后是黑人。」這句話由一個研究學者口中說出來還真的蠻衝擊的,就算退個兩百萬步說這可能是學者想要開開玩笑,但直接的結果就是負面攻擊者放大這句話在整部劇中的地位攻擊這部劇,看看最近的許多事件,想開玩笑可能還是要多思考時間場合與話語的力道。如果她不是開玩笑,一個講求嚴謹求證的研究學科,以一句看起來相當任性的發言當作起點,觀感一定很差。

這邊就要先說 Netflix 一定有故意編排順序,有關學者們描述認為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是非裔的關鍵片段在第一集中段才出現,這樣編排不意外是想吸引人去看然後累積瀏覽量,只是可能也沒想到觀眾會選擇乾脆不看?

片中的學者們認為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可能」是非裔的關鍵原因在於她母不詳。我大概翻了一下維基,只能說托勒密王國蠻精彩的。的確很多人去查可能會看到托勒密王國很多是近親通婚,但那是「很多」,也不是「都」。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生父是托勒密十二世,他被認為是私生子,生母同樣是存疑、不詳,是妾室;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生母可能是克麗奧佩脫拉五世,但五世被認為是個私生女,而且那還是因為克麗奧佩脫拉五世是托勒密十二世唯一登記在案的正牌妻子,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三個弟妹還是在托勒密十二世沒有妻子的時候生出來的。

光上面那段就已經是兩個母不詳的私生子可能一起生出一個母不詳的女兒成為故事主角,再加上隨後克麗奧佩脫拉七世跟尤利烏斯凱撒的孩子還成為了托勒密十五世,可見連托勒密X世都不一定會是純血的托勒密皇族。那會混到誰?片中提到埃及有各種人,你要混到誰還真的都有可能性。兩千多年前的事情,又沒有明確的詳細記載,在考古學者找到決定性證據之前,解釋權注定就是會隨人跑。

至於能引起尤利烏斯凱撒與馬克安東尼的興趣,被後世稱為埃及豔后,她的長相如何,只能說審美觀是很主觀的,我比較喜歡東亞國家的人,有些人覺得烏克蘭妹超正,歐美白人超帥,同樣也有人喜歡非洲人啊,非裔也有普世覺得帥或漂亮的明星。所以要說尤利烏斯凱撒與馬克安東尼會看上怎樣的外表(或內涵?)也是個無法確定的事情。

總之,原本以為是個明確歷史人物,但看了才知道一堆不詳,的確是有說服我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有非裔血統的可能性。可以說是取巧,或奸詐,但對任何發展中的科學都一樣,沒有明確證據或理論,那就是存在各種可能性。至於從血統到膚色再加上演出角色的演員彼此之間的關聯,片中的說明是他們想強調這個印象,那這個選擇好不好,也只能交給觀眾決定。

跨過了開頭的克麗奧佩脫拉七世膚色爭議,接下來整部劇的敘事角度我覺得更有趣,很可惜多數人連第一關都不想過。用最淺薄直接的方式形容,就是用女性主義的角度在詮釋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一生以及當時的埃及—羅馬關係。

托勒密王國蠻特別的,片中描述他們大概是基於陰陽調和之類的理由,托勒密王國將男女法老神格化成歐西里斯與伊西斯的代表,主要採男女雙王共同統治。雙法老看起來很威風很平等,但我看王朝傳承下來感覺還是男性的主導權多一點,直到末期手足爭權以及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硬起來才比較有平等的感覺,然後就沒有然後了。而且看你們歷史文獻整天在母不詳又私生子的,可見對女性的史料保存也沒有多重視,真的有多平權我也是很懷疑。不過還是比隔海遙望的羅馬強不少啦。

甚至老實說,在記述托勒密王國的傳承時,仍舊很明顯的是以父系血脈為傳承主軸。這呼應了整個有關影集選角爭議的一個根源,也就是血統問題。誰來決定血統的傳承以誰為主?回顧托勒密王國的傳承,以克麗奧佩脫拉為名的一世出生於敘利亞,王國初始的托勒密一世、托勒密二世,也都曾經娶過希臘異邦女子。如果以母系血脈為主軸,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搞不好就是色雷斯人、敘利亞人,甚至是她那母不詳的不知名種族人。也許今日還要再回朔數千年來人類社會的血脈太複雜,但純由單一路徑解釋血脈傳承,或許已經到了該調整這種作法的時刻。

只是整段從獨裁者凱撒崛起到他被刺殺,再接到馬克安東尼與屋大維的政爭,片中以一切都與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有關的角度來詮釋讓我覺得相當微妙。從埃及的角度以及在這些學者心中,也許他們真的認為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是平起平坐的在跟凱撒、馬克安東尼相愛、合作、抵抗政敵。但羅馬就已經是男性霸權為主的社會了,還不要說羅馬元老院對於克麗奧佩脫拉七世的各種抹黑,甚麼豔后啦、妖女啊,蠱惑凱撒操控他啊,凱撒想成為獨裁者一定是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帶壞他的啦;光凱撒自己,我都覺得他搞不好只是橫掃地中海後打到埃及,覺得這個異國美女不錯,背後家產又這麼雄厚,先睡個幾晚,就算留下了一個種也是頭也不回地回羅馬爭他的權,從來沒有把她視為平起平坐的一國之主,是男的搞不好早就一刀砍了;馬克安東尼大概也是因為在國內還有兩個政敵,跑到東邊想利用克麗奧佩脫拉七世鞏固勢力,誰知道自己蠢連這點資本都玩爛了。這兩個羅馬統治者從頭到尾的目標都跟羅馬本身一樣,只想吞掉整個埃及。克麗奧佩脫拉七世反而被描述成有點一廂情願的癡情女子。

有一句話是「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也許這句話本身還有一些爭議,但看完《埃及豔后》我覺得這句話真的有點道理。羅馬是那時代的勝利者,他們可以用想要的角度詮釋歷史,可以將克麗奧佩脫拉七世描述成魅惑偉大君王的妖女,可以將以男性為統治主幹的制度帶往地中海沿岸,推翻原先男女共治的埃及,多少影響了之後兩千多年世界上的權力分配。當然全都描述成是由勝利者書寫的有它不精確的地方,畢竟也還是有其他落敗者的史料被保存,才會讓後世能翻案,或進行轉型正義。我覺得或許能將這句話改成「歷史是當代勝利者傳承的故事」,在事件發生的當下,在思想的浪潮衝擊的時候,故事或許混亂而充滿各種面向,但當每個時代的勝利者出現,他們就掌握了解釋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的權力,並將此傳給下一代,直到後世新的挑戰者崛起,尋找出新的證據來推翻前一代勝利者所詮釋的故事。也許現在男女平權的浪潮洶湧,種族意識有著激烈的碰撞,但當這波爭議過去,數十年後當一切塵埃落定,也許對於那些沒有明確證據證明是高矮胖瘦黑白男女的「歷史人物」,又會有新一輪的推測?不過羅馬依舊征服了埃及、凱撒依舊是個被刺殺的獨裁男子。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