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 《Demon Slayer:Kimetsu no Yaiba the Movie:Mugen Train》

竈門炭治郎和善逸、伊之助,鬼妹妹禰豆子搭乘無限列車,與「炎柱」煉獄杏壽郎會合,要共同殺死藏身在這班列車上的惡鬼。

沒見過火車的善逸,上車後興奮的吱吱叫亂竄,伊之助忙著制止他這丟臉的動作。

炭治郎去別車廂找到正享用豐盛便當的杏壽郎,這他心中崇拜最強劍士杏壽郎,正大快朵頤,對炭治郎的問話只答好或是。

杏壽郎飽食後,勉勵炭治郎幾句,還能輕鬆斬殺偷襲他們的鬼。

列車長查票後,車廂人員全陷入沉睡。

睡夢中炭治郎揹著竹簍踩著厚厚積雪回家,父母弟妹都在等炭治郎,準備一起享用母親烹煮的食物。

弟弟們纏著炭治郎玩鬧,不肯讓他離開視線。

杏壽郎在夢中向父親稟報成為炎柱,和弟弟練習劍術,和生病的母親談話,母親問他知道為什麼你長得比別人高大?

杏壽郎回答不出來,母親說:因為你要保護比你弱小的人。杏壽郎對弟弟說:去做你喜歡的事就好。

伊之助在夢中成為老大,帶領小弟炭治郎和善逸、禰豆子在岩石洞穴鍛鍊。

善逸傻笑的和禰豆子追逐嬉戲。

列車長被魘夢鬼蠱惑在車票動手腳,讓所有乘客皆陷入沉睡,換取在夢中和妻女重聚。

四名少男少女也和魘夢鬼做了交易,他們分別將杏壽郎和殺鬼隊員的手腳綁上繩子,就可潛入他們的夢境,找到精神核心摧毀,核心被摧毀的人,就會在夢裡長眠。

睡夢中的杏壽郎仍有能力對抗襲擊他的鬼,讓魘夢鬼非常驚訝。

夢中的炭治郎發覺不對,想離開屋子,原本笑呵呵的弟弟變臉猙獰的指責害死全家人,面目慈祥的父母也變成怒目相向,怒罵他拋棄家人,棄家人不顧。

原本震驚的炭治郎想起慘死的家人心有愧疚,靈光乍現,不對,他的家人不可能說出這種話,跑出屋外,他見到採野菜回來的禰豆子,仍是人的禰豆子問他怎麼了?

炭治郎極力掙脫夢境,他發現拔刀砍自己脖子,鮮血四濺…死…就能從夢中醒來。

他著急呼叫善逸和伊之助,也把藏身在背蔞的禰豆子放出來,讓她幫忙叫醒同伴。

炭治郎跳上車頂找尋魘夢鬼展開對戰,鬼被斬首就會死,炭治郎斬斷魘夢鬼的頭,他很快又恢復,再次對炭治郎施幻術,讓他沉睡。

炭治郎一次又一次自刎讓自己醒過來,雖說是夢,但無懼舉刀砍自己的脖子也要有莫大勇氣,魘夢鬼對炭治郎刮目相看。

魘夢鬼告訴炭治郎,他已經和列車合為一體,他砍殺的只是幻影。

掙脫夢境醒來的伊之助趕來相助,兩人合力找到魘夢鬼藏匿在引擎室的脖子,準備砍斷時,不滿美夢被破壞的列車長,並不感激炭治郎的解救,反而刺傷他。

砍斷魘夢鬼的脖子,列車翻覆停下來。杏壽郎和禰豆子保護了兩百多名乘客不受傷。

杏壽郎為炭治郎治療傷口,還教他以呼吸法讓傷口儘速癒合。「上弦之參」猗窩座從樹梢跳躍出襲擊炭治郎,杏壽郎挺身相救,和這隻鬼開始打鬥。

炭治郎他們驚訝猗窩座怎會出現在這裡?

杏壽郎負傷,仍堅持戰鬥保護其他成員,猗窩座提議杏壽郎變成鬼,加以他們吧。杏壽郎拒絕,一路苦戰,炭治郎氣自己受傷無法協助,要善逸和伊之助趕快幫忙,倆人根本不是對手。

猗窩座給予杏壽郎致命一拳,穿過心臟,渾身傷滴著血的杏壽郎反握那隻手掌,黑暗漸褪,曙光已現,準備要和他同歸於盡。

害怕陽光的猗窩座奮力掙扎逃進樹林,悲痛的炭治郎把手中的刀朝他擲去,哭罵:卑鄙小人怎能這樣。

杏壽郎為能保護了比他弱小人的安全,帶著笑容死去。

信使烏鴉向所有殺鬼隊員傳遞杏壽郎戰亡的消息,所有人震驚不已,並流淚哀悼炎柱的犧牲。


《鬼滅之刃劇場版 無限列車篇》前一小時,悶,後面小時進入戰鬥才開始精彩。

這兩小時沒有電視版的熱血沸騰,也沒有那種懸疑不安氣氛,很期待的電影,看完有點小失望。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