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江湖兒女《Ash Is Purest White》

2001年山西大同開採煤礦已沒落,工人賦閒等待轉業,或是隨廠遷移新疆。

斌哥(廖凡 飾演)跟黑道大哥混成了小頭目,掌管當地的舞廳和賭場。

巧巧(趙濤 飾演)是斌哥的女朋友,跟在旁邊看他跟兄弟賭博,或是唱歌給來跳舞的客人助興,有時也跟斌哥在舞池跳舞,或跟五湖四海的兄弟們用臉盆喝酒。

斌哥的小弟們恭敬的喊巧巧大嫂,巧巧聽了臉笑開成花,可無論她明示暗示,斌哥就是不肯說:我們結婚吧。

斌哥的黑道大哥剛決定開國標舞廳,就在停車場讓人暗殺了,兇手還沒抓到,斌哥又在小巷遭一對雙胞胎兄弟襲擊,一隻腳差點被鐵棍打瘸了。

斌哥的手下,很快把雙胞胎兄弟押到斌哥跟前,等待發落。

巧巧問那兄弟兩為什麼打斌哥?不認識嗎?

哥倆含混說:認錯人,磕頭求饒。

為在巧巧跟一班小弟面前表現氣度,斌哥只訓誡幾句,沒下狠手,讓他們離開。

其他人感慨這些小後生越來越不懂倫理輩份,出來混不拜碼頭,還敢暗算大哥…。

某晚斌哥和巧巧的轎車在大街遭大批機車少年圍堵,砸車。原來雙胞胎兄弟率幫手來報復,斌哥和司機下車迎敵,寡不敵眾,被揍得無處可躲。

車內的巧巧從皮包拿出手槍,下車,朝空開槍,嚇退動手少年們跟圍觀人群。

巧巧被捕,監禁審訊時,警察問她手槍是誰的?從那來的?暗示她要說實話。

巧巧低聲說:槍是我的,其實槍是個欠錢不還的傢伙帶來賭場,斌哥扣下做為抵押。

斌哥帶巧巧去山谷教射擊,她才敢在大街開槍。

警察說:非法持有槍枝是要判重刑。

巧巧為保護斌哥,堅稱手槍是她買來的。巧巧以非法持槍判刑五年,斌哥判刑一年。

2005年,巧巧出獄,搭車轉車搭渡輪到奉節找斌哥,在船上不停打電話無人接聽,好不容易聯絡到昔日拜託斌哥給工作機會,如今已是潮州商會負責人的林家棟。

兩人講電話時,巧巧的錢包證件被同室女人偷走。下船後,滿頭大汗的她找到潮州商會,斌哥躲著不見她,林家棟告訴她,斌哥不要她了,現在他妹妹家燕才是他的女朋友。

巧巧堅持斌哥要跟她分手,也要親自跟她說,不要派人傳話。

身無分文的巧巧,從街頭藝人那裡拿到一朵花,路過街頭辦宴席,靈機一動送花給主人,冒充新娘的同學入席大吃一頓。

在渡輪前廣場遇到偷她錢包的女人,要回身分證。

大膽在酒樓尋找酒色財氣的男子,謊稱對方欺騙妹妹感情,妹妹傷心流產,需要營養費,成功詐騙了兩人一筆錢。

有了錢的巧巧雇摩托車載她去奉節發電所找斌哥,半途大雨,躲雨時,司機起色心欲性侵她,巧巧使計騙走司機,趁機騎走摩托車去派出所報案,讓警察打電話要斌哥接她。

斌哥帶巧巧去飯店開房間,巧巧向他討人情,為救他坐了五年牢,只有玩伴來看過她,而他不曾探視她,連託人看看她也沒有。

斌哥從床下拿出臉盆,裝模做樣替巧巧辦過火去霉運儀式。

開始訴說他這五年來的難處,地盤被佔,不再是大哥,沒臉待在大同,跑這麼遠,還靠著林家棟施捨工作給他。

巧巧黯然乘火車回大同,半途上來個要轉車去克拉瑪依,口若懸河的男子(徐崢 飾演),說自己從事尋找幽浮外星人的旅遊,慫恿巧巧去他那裡工作。

等待轉車往新疆時,男子對巧巧說自己是開便利店的,探勘幽浮旅遊是開玩笑的。

巧巧說:我剛出獄。男子愣住。

巧巧半途下車,轉車回大同。

2017年,中風半身不能動的斌哥回到大同,要求巧巧去高鐵站接他。安排他住在自己家。

現在巧巧是賭場的老闆娘,過去那群老少兄弟都在她那裡賭錢,聽說斌哥回來了,都來敘舊。

巧巧為斌哥找名醫治療,正統民俗療法都試,盡心陪他復健。

斌哥能拄著拐杖走路後,某日清晨給巧巧發訊息,我走了,便離開。

巧巧追出門,斌哥早已不見人影,她落寞倚牆而立。


《江湖兒女》並不是黑幫電影。

以趙濤和廖凡長達17年的愛情起落,對照中國社會巨大變動。

趙濤所乘渡輪廣播三峽大壩完工後,水將淹沒什麼什麼地區,地貌改變。

電影留住城市風景舊模樣,及生活方式大變化。

廖凡對趙濤說有情,其實很自私無情又殘忍。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